第448章 值得吗?3

    温伦竟然还不愿相信这个南宣就是他熟识的傅始宣。

    风前泪低头叹道:“真傻!”

    当初已经将他绝决在外面,他却用这种冒犯的方式进来,难道他以为这样的方式能打动傅始宣的心?

    温伦是不愿承认这个策划了这次争夺赛的主谋,那么风前泪则是从来不愿承认傅始宣喜欢过温伦,他不愿相信,所以,在看来,温伦不过是想用这种错误的方法打动宣儿的心。

    该死的是宣儿极其被这种行为感动的一塌糊涂!

    虽然宣儿没有表露,但风前泪已经揣测出她的内心。

    幸好,这个时候他跟里心在边,所以不好意思,他们只能将他这个举动的效果化作成为零。

    风前泪丝毫不知道中间的变故已经让傅始宣对温伦的举动没有多大的感受,此时她需要的仅仅是一位白阶皇者。

    可是风前泪的废话似乎有点儿多,他道:“她尚且连自己都能牺牲,你又算的了什么?还真当她喜欢你?”

    这话是带着酸意的,他不会忘记收到宣儿为温伦不管不顾往秘境冲的那回事。

    温伦依旧没有任何异动,好似睡着了。

    风前泪道:“我也不管你,是她让我来叫你,你去不去见她,随你。”

    温伦动了动,但依旧没有什么大动作。

    风前泪彻底站直,道:“不知道她亲自来见到你这模样,她会如何?”

    风前泪往后走,前一秒还死死不动的温伦却起了,“找我做什么?”

    眼睛看不到,但或许他想努力去看,因此他的头总是侧着。

    风前泪却一扫前面的和善,冷冷道:“别高兴的太早。”说完,他人已经将温伦压在了墙壁上,而手肘抵在他的脖子上,“你该清楚,南宣就是傅始宣,但是傅始宣不是南宣,你要记清楚,南宣远不是你头脑里的傅始宣,所以请你收敛一点。”

    风前泪一松,温伦立马咳嗽了几声,平静下来的他笑道:“放心,你们的南宣也绝不是我心中宣儿。”

    “闭嘴!”风前泪烦躁大吼,从他嘴里听到宣儿两字刺耳的直接想让他下狠手,很早很早他就看不惯他。

    待会温伦,收拾一通后,连的逃亡已经让这个昔温润的男子脸上染上风霜,昔的风流雅致也在连中的颓废中散发出了忧郁,失去双目的光彩好似太阳失去阳光,晴的天好似在酝酿。

    风前泪为温伦上好药,白色的纱布缠上,为本来已经黑幕的眼前更厚重,明明他已经告诉自己这药没用,明明自己也知道这双眼睛已经看不到,可他还在自欺欺人的骗着自己敷上药。

    来到门前,听见敲门声,他侧耳努力的听里面的声音,企图听出里头的曾经的舒适,可是这般沉稳的脚步声根本不同于往随时冲过来打断他练功打坐的轻灵脚步,这不是他的宣儿。

    内心的交错,他丝毫不知道自己走进的是一个密地。

    门打开,一双低温柔软的双手牵住他的手,“跟我来。”

重要声明:小说《邪神的逃妻:绝色天命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