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第一战6

    傅始宣抚摸了一下圣将的头,接下包包拿出了凝香的凭证,一块一面印有凝香名字一面镶有桃花的莹白色牌子,这是南城爹爹为配合她悬壶救世的形象特意打造,全天下也就三块,其中两块在两三年前给了两个英俊的小子。那两位小子一位叫风前泪,一位叫楼里心,元和大陆的人都知道,两位是凝香的门人,若想要买到凝香的丹药就得通过这两人才有可能买到。

    众位心蒙了尘,但是眼神却很尖锐,这块牌子上的字可是清楚的亮在那儿,众人的眼神汇到了左边下方立着的两位少年。

    英俊的少年在白衣的衬托下面若桃花,而白衣下修为如何外人并不知道,这两位便是天下知名的桃花仙风前泪楼里心。而就在这之前,这两位少年一直疏远淡漠的站在人群之外,直到听到凝香的字眼才站到了众人前面。

    他们是被请过来看温伦的伤。

    众人的眼神即是询问事实,两位少年相视一眼,却是静静地看着。

    “两位先生,这位三小姐说的可是真的?”左首之人询问道。

    两位少年仍旧皱眉,是却不是没有作答。

    “凝成紫塞风前泪,惊破红楼梦里心。前泪,里心,我是宣儿。”

    “凝成紫塞风前泪,惊破红楼梦里心。以后你就叫风前泪,你叫楼里心。前泪,里心,我是凝香,这是我爹爹。”

    少年呆住了,是真的么,她真的活着?围城之困,他们那时正在闭关,出来兴奋的去找人。可整个南城都被焚烧。大火吞噬的一干二净,谁来告诉他们她哪里去了?

    两位少年眼睛一红,从坐上下来快步走到傅始宣前面,单膝跪地,低头恭敬道:“见过少主子,请恕刚才属下没有认出少主之过,属下……”

    声音的哽咽让众人震惊。

    这两位使者向来傲慢,一骨头是打都打不折,如今却在一个弱得如同蚂蚁的小女孩面前跪下了,而且还红了眼。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大家纷纷彼此相视,当然,更多的人还是关心凝香竟然悬浮派的人。

    “起吧!不怪你们。”如今的这副妆容又有几个故人识得?再说,她的故人差不多全死了吧!见到眼前的两位少年,傅始宣恍惚又见到了她的南城爹爹,往常她总是缠着南城爹爹带着她悄悄出去玩,那时她就会到她的地盘带上这两位少年,那时她就叫凝香,只是……

    一切都毁了!傅始宣笑着扫过左边的那一群人,这些人,她一定会叫他们飞灰湮灭。

    左手边立着的是为她不惜代价残害同门的紫阶王者,而且这位强者还是悬浮派长老院未来唯一的接班人,她的脚下蹲坐着的是讨好她的悬浮派的神兽,现在她还是凝香的传人,两位桃花仙的主子!那些人刚刚注意到这位三小姐,此时在正眼一看,分量很重,他们是决不能再动!

    而就在此时一只狼迈着优雅的步伐朝傅始宣走进,低呜一声,随即也在傅始宣侧蹲下!

    被魔法困住的王子,年轻一辈不曾听闻,老一辈却是耳闻过。秘术,失传多年的秘术是要再现了吗?他们竟然信了那么美丽的童话。

重要声明:小说《邪神的逃妻:绝色天命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