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身相许

    “你怎么在这儿啊?你爹娘呢?”黑衣人觉得自己多事,但闲事也只管这么一回,却不知道他这次管得是这世上最不该管闲事。

    “我没有爹娘,这儿是你告诉我的。”傅始宣开始卖可怜,“叔叔,我来找我相公。”

    相公?黑衣人头冒黑线,愣了几秒才明白过来小女孩口中的相公是他家主子。

    向来惟命是从的他竟然不住小女孩的的恳求,带他去见他的主子。

    少年脸色多变,高兴,却在看到傅始宣时脸色暗了下来。尤其是看到傅始宣一肮脏,眉头皱的老高,不要告诉他昨天他们离开后她又被打劫了?昨天他不是叮嘱了她不要一个人四处乱逛吗?看来山脚是要重新清洗一遍,省的他们一为悬浮派真的不问世事,只不过他现在真的没心管这些事。

    “属下见过主子。”黑衣人单膝跪地,一只手死死拽住激动地要扑倒主子的小女孩。

    “她怎么在这?”少年沉声问道。

    “回主子,是属下带她来见主子您的,她……有话对您说。”面对自家主子,他有心惊胆战的感觉,尤其是现在的主子处于焦虑时期。

    少年很不高兴这个回答,“我有说要见她?”

    “属下知错,自行请罚。”黑衣人脸色一变,不听主人命令最高处罚罚废去全修为,他刚才怎么没想到这,冲动,太冲动。

    “这次算了,但若有下次,加倍。”黑衣人跟从他多年,他怎么可能在现在罚他?

    黑人提起的心被放下,仍旧跪道:“属下谢过主子饶过。主子,南儿想留在主子边。”

    并不是随便的一个人就可以留在他的边,少年看向傅始宣,“南儿是吧?你的家人呢?”

    傅始宣点着头悲戚的说道:“我没见过我娘,我爹……呜呜……前些子死了。”

    少年皱眉,“这些子你是怎么过的?”

    傅始宣摇着头说:“我也不知道,反正碰到好多事,也碰到好多大哥哥这样的好人,他们给我衣服,给我饭吃,还给我一个叫银票的东西,但他们没一个愿意让我跟着他们。呜呜,南儿好可怜,好想爹爹。”

    这一哭哭的少年心烦意乱,反正也是一个小丫头,他挥挥手,对黑衣人道:“袁随,她,你看着办。”

    袁随既是黑衣人,他领命便要带傅始宣离开,傅始宣流着眼泪向少年这边哭着喊,“不行,我还没说完,我要报救命……”

    后面的声音被袁随捂住了嘴巴,走远了袁随才收回自己的手,见着傅始宣怨恨的看他,他很有耐心的解释道:“主子现在没心理会你,要想留下现在别去烦他,不然我也会赶你走。”

    傅始宣自是会看脸色,她早知道少年恐怕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若真去烦他只怕会被赶走,她不高兴的翘起了嘴巴。

    袁随奇怪这小女孩太懂事,但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打心底里喜欢她,见她不闹了,高兴的抱回了自己的院子,随即嘱咐丫头好生照顾傅始宣,然后自己回去复命。

重要声明:小说《邪神的逃妻:绝色天命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