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的三师兄

    南城来到地牢入口,看守的两位弟子恭敬的唤道:“安师长。”

    “开门,我要进去劝劝小师妹。”南安一说,门人相互看了一眼,这位爷向来为所为,不由着他定会出事,两人开了锁,于是南安大摇大摆的进了地牢。

    这地牢也不知几百年没关人了,都有一股难闻的霉味,小师妹不知道有没有被熏晕?他来救她于水火,这下她的感激他了吧!南安摇着他无形的九条狐狸尾巴趾高气昂的往里边走,直至最里边他才找到他要找的人。

    可是她不是晕着吗?最起码也的哭了,怎么黑暗中她能叼着一根干草无所谓的坐在那儿?南安受挫了,无形的狐狸尾巴顿时消失。他取出夜明珠,柔和的光就像那外边的月色,引得一双大眼睛望向了他,同时也看到了那骇人的疤!因为刚刚看过,此时便不觉得恐怖,只是难过,多漂亮的小脸,怎么就毁了?傅初雪就该受罪!

    “小师妹,我来看你了,这里好不好玩啊?”南安嬉笑道。

    “呵,好好玩哦,三师兄,你也要玩吗?我……好想让给你!”傅始宣喷掉干草,

    南安脸抽了一下,这个小师妹啊,难道她就不能感受到他深深的谊,“还是小师妹慢慢玩吧!”

    傅始宣没理他,丢给他一个白痴的眼神后眼睛继续拿瞪着墙壁。

    南安见小师妹不理他,故意咳嗽了一声,“小师妹啊,先前的事呢大家一笔勾销,往后啊……”还有往后吗?南安打住了话,从袖子里掏出上次让林间转交但没转交成功的玉佩,“这是我的玉佩,你只要拿着它可以横行于瑞龙国任何角落,你拿着,千万不要弄丢,不然我追杀你到天涯海角。这是银票,知道怎么用吗?”

    傅始宣被他弄得愣住了,这头火鸡要干嘛?她点点头。

    “银票是用来买东西的,但你下山先找银号换成碎银和小银票才能用,还有小心被人盯住抢去了,所以换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还有,我给你收拾了包袱,藏在了外边。”南安心里想了一下,“这样还是不行,你还是到祥和客栈找那里的掌柜,把我的玉佩给他看,然后让他派人送你去瑞龙国,路上要听话,到了瑞龙国就安安分分的呆着,我过段时间久回去看你。”

    “还有,在路上不许招惹是非,别人欺负你也忍着,但要记住人,回头我替你收拾。你一个人怎么上路,这么弱,肯定出不了赤城。”南安很不放心,低头想了一下道:“还是让客栈掌柜派人护送,省的你半路逃跑。”

    见着南安嘴巴一张一合说不完的安排,傅始宣很是无语,她有这么让人不放心吗?再说,她说了要走吗?

    傅始宣想着自己要不要走,不走,她能在这里平安无事的长大吗?傅始宣摇头,确实舍不得这得天独厚的庇护所,不过爹爹交代该要找的人她已经找了,她要继续留下来看看他的态度吗?

    没有冒险的必要,她可不相信他们会轻易饶了她?到如此地步,她也算解了一些气,没解的那些气以后再出!

重要声明:小说《邪神的逃妻:绝色天命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