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问我?你配么?

    风云泽一向不喜欢刘潇过多的干涉他府上的事,纵然刘潇这样大气的女子,却也很是在意自己将来的夫君的心……

    “无妨,只要不扰了列为的兴致就好。”风云泽笑得眼目明媚,扫视众人道“本太子今天还请了昂龙京都最好的戏班子来演戏,众位就随我一同移步到湖泊边的戏台看戏吧。”

    “是!”太子发话,众人哪有不答应的份,立刻异口同声的点头。

    一场闹剧作罢,太子率先迈开步子引着众人往后花园不远处的小镜心湖边已经搭建好的戏台子去了。

    瑞府上下一家老小却只是从地上站起来,却都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直到所有人都离开,瑞闻拓才从楼梯口重新转走进落花亭,他的脸色此刻已经被气的铁青,隐忍着的怒气,让他额角的青筋颤动,他如风一样走向夏秋华和自己的一干儿女。

    但是他的眸光,却笔直的落在瑞灵珑的上。

    此时,瑞灵珑的脸上,已经找不到刚刚那个柔弱少女的一丝影子……她只是淡笑着看着瑞闻拓靠近。

    本来想要如同狮子一样咆哮的瑞闻拓,莫名的被她笑的有些发毛,所有想要爆发出来的怒气,最终却只说出来一句“你太不懂事了!这是什么场合!你怎么能如此随意的胡说八道!”

    他在京城为诰商十余载,一直独占鳌头,名誉清明,但是这一次,他的脸丢大了!他一辈子在人前都未曾这么丢人过!这都要拜他的小女儿所赐。

    夏秋华和瑞君恺瑞茹絮等人,都在看瑞灵珑。她们的眼神,恶毒的仿佛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样,看着瑞闻拓对她发火,所有人都幸灾乐祸的看着,甚至还有些意犹未尽。

    本以为瑞灵珑会和以前一样,吓得跪在地上,磕头认错,但是下一秒。

    瑞灵珑只是嫣然一笑“胡说八道?父亲这话从何说起啊?我所说的哪句话,不是事实?”想质问她的?他配么?

    瑞灵珑笑语晏晏,说出来的话,却带着一丝莫名的凉意,蓦地,让所有人都哑口无言……

    瑞闻拓瞪视着她,恨不得想要对她动手,可是,他的手,却在她的眸光之下,变得很沉很沉……

    这一刻,他发现,他的女儿,真的变了。

    变得不只是穿着和风澔朔给她的地位,还有她的内心……

    与她对视,竟然在她的眸子里找不到一点的恐惧……反而,会被她问的哑口无言。

    “九妹!你怎么能这么和父亲说话!”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瑞君恺,他目瞪浑圆的瞪视着瑞灵珑,大声呵斥道。

    瑞灵珑的视线却猛然过去!如同一把刀一样,瑞君恺立刻像是被斩了舌头一样说不出话来……

    好冷的眼神,冷的,让他心里莫名的发凉……这是什么感觉……从来没有人给过他这样的感觉……

    “九妹?当七姐把一切责任都推给我的时候,你那个时候想过我是你的九妹么?”瑞灵珑冷笑着,迈开了一丝步伐向瑞君恺走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灭世狂妃:凤戏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