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死你!没道理!

    “不是吧……这瑞府的七千金,竟然抢自己妹妹的东西……”

    “这金丝翡翠衣都敢抢……简直令人发指啊……”人群中,一些背景稍硬点的女眷们,微微低首议论着……

    那跪在地上的瑞闻拓顿时额间不满冷汗。

    该死,看来今天,他想息事宁人已经是不可能了……

    这该死的灵珑,到底是真的不分场合,还是装傻充愣?竟然在这里,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即使那是实,也不应该让家仇外扬!这就是瑞闻拓的原则!

    可是,今天的场面,有太子,有二皇子,有太子妃,有京都内所有的名门望族,达官显贵,根本没有他一个小小的瑞闻拓说话的权利!

    “你胡说什么!明明是你这丫头一早上送过来的!我看你是居心叵测要陷害你姐姐吧!”任谁都没有胆子说话,但是萧怡却按捺不住了。她为瑞茹茵的生母!怎么能看着自家女儿陷囫囵!即使再大的场合,她也要替自家女儿推卸责任!

    瑞灵珑内心暗笑,萧怡啊萧怡,这句话,你就等于亲手断送了瑞茹茵翻盘的可能……

    她瑞灵珑,若是想要整人,你越反抗,就越是要往死里整!

    “三姨娘……你怎么能睁着眼睛说瞎话……我自幼,就一直穿着姐姐们丢掉的旧衣服活到现在,这么贵重的金丝翡翠衣……若非七早上来硬是抢走了这件衣服,怎么可能把义兄送给我的送人呢……”话到最后,瑞灵珑一副泫然泣的样子,已经博得了在场所有人的同

    是啊,谁有好东西不是给自己留着?更何况这么贵重的金丝翡翠衣!

    可是,瑞灵珑另外的话,却更加引人深思!

    瑞府可是昂龙京都最大的兵器诰商。皇帝亲封瑞闻拓为二品诰商,瑞府在昂龙京可是大富大贵之家!,可是在这样的大世家之中的小姐,竟然靠着捡自己姐姐们的旧衣服穿!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周围的议论声顿时更大了“这瑞府的九小姐,可是瑞府原嫡夫人的嫡亲小姐……竟然过着这种子……”

    “二房得志,嫡女无位啊……”

    面对这声声议论,就连夏秋华的脸色都产生了一丝裂痕……

    她真的怀疑,这瑞灵珑是不是故意的……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顶着狠毒继母的帽子……

    她最痛恨的,就是被人提起,她是二房的事……

    她是瑞闻拓的平妻……只是因为比某个人晚了一步嫁入家门,所以,即使她率先生下孩子,依然顶着二房的名头,直到那个人死了,她才成功上位,才有了今天风光的她,可是,当一切被人仿佛扒伤口一样扒开,她重新感受到了十几年前的耻辱感……

    让她暗暗的咬牙切齿……瑞灵珑,看她回去怎么收拾她!

    “不是的!真的不是的!”看着况压倒式的变得不妙,瑞茹茵彻底的慌了,这事怎么像是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了……这一刻她慌乱的想要说出实“是,我昨天早晨是找了九妹,但是确实是她送给我的!她真的没有反抗!”

重要声明:小说《灭世狂妃:凤戏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