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要的,我给不了。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这样的十六岁的女孩,会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那么瘦弱,她的眼底为什么没有人间的温,只有冰冷和无

    莫名的,他的心,看到她的那一刻,就会有点莫名的心疼……

    这,是他对任何人都未曾有过的绪……

    “你都查清楚了,也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现在,你打算怎么做。”瑞灵珑转过面对风澔朔,危险的眯起,她不是心思单纯的人,只相信任何人做事,都有着他自己的目的。

    “我想做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不想报仇。”风澔朔的眸光微眯,脸上的笑意收敛起来,十分严肃的说道。

    莫名的,他就是想要让那些曾经欺负过她的人——付出代价……

    反正他的计划,还有时间……

    “报仇?”瑞灵珑有些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因为,她在风澔朔的眼中找到了陌生的愫,那使得她开始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瑞府,虐待你的姨娘,欺负你的兄长,以及——追杀你的人。”风澔朔话到此处,眼底闪过一抹疑虑。

    因为她是灭世魂,从小所受到的刺杀,不计其数,她只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躲在宅子里,但是却依然时常的被冒充的下人刺杀,可是这些人却十分神秘,竟然查不到出处……这让风澔朔匪夷所思。

    到底是什么人,如此歹毒,必须要对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出手。

    瑞灵珑听着风澔朔的话,怀疑的上下打量着他,脑海中迅速旋转,想要看出风澔朔的意图……

    最终确认了他对她的示好,消除了敌意。

    纵然他有目的,他这一切的示好,就代表,他对她毫无办法。所以,她没什么可怕的。

    最终她勾起一抹狂妄的笑意道“想。”尤其是那追杀她的人。

    她瑞灵珑向来有仇必报!此仇不报非君子!她瑞灵珑可不是好惹的软柿子!

    即使对方是天王老子!她也会把这个人揪出来!

    “但是,你想要的,我给不了。”聪明如她,风澔朔这样的野心家,这样的世地位,他想要的东西,显而易见,但是,纵然他百般示好,她绝对都不会成为她的马前卒。

    风澔朔的眼神中瞬间划过一抹利如刃的锋芒,从来,没有人敢这么直面的说出他的野心……她,太过聪**黠,看着她的眼眸,就知道,她已经洞悉了他的野心……

    一个作为天朝皇子,都有的野心——皇位。

    所以,他的旁,需要一个像她这样的女人……

    他要的,她绝对能给。

    “我绝不勉强。”他笑,笑的一如风,第一次笑得这么无害。

    而瑞灵珑却能够感到,他这样的笑容,来自于他的自信,那种,是女人就该上他的自信。

    瑞灵珑嘲讽的双眸,落入风澔朔的眼中,他顿时洞悉。

    对于这个小东西,他一直以来的自信,莫名的有点动摇……

    可是,对于她,勉强根本无用,她不是一般的女子,但是也正因为如此,他需要她。

    “哦?”瑞灵珑冰冷的笑容,开始升起一丝真正的笑意,那是在等着他继续说的神

    风澔朔笑容不由得更加富有深意,看来什么都逃不过她的眼睛“一年时间为期,如果一年内我依然得不到你的认同,我自动放弃”强扭的瓜不甜,尤其是对她,强扭她,有可能引火烧

重要声明:小说《灭世狂妃:凤戏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