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要让她服从他不可!

    风澔朔换了一流光溢彩的朝服,与越翔去上朝。

    明天,龙阙国的大军就会回来,在那之前,他必须向龙武帝汇报战果……并且,安排好那件事……

    风澔朔走出他的宅邸之时,越翔也换上了华丽的深紫色朝服,恭候在风澔朔门口。

    两个人以前经常商讨事宜到天亮,有时候两个人便会一起去上朝,所以,风澔朔的府中,也会为越翔准备几件朝服。

    此时,越翔已经屹立在枣红色的骏马之上,衣冠楚楚,风度翩翩,俊俏的面容,清逸隽秀,典型的俊俏公子哥。

    但是这样完美出色的容貌,却在另外一个人出现在他旁只是,便悄然逊色……

    风澔朔风姿绰约的翻上马,头戴碧色玉冠,原本半散半束的发丝全部利落的的扎起,束与玉冠之中,原本放不羁的气质,被人的英气所取代,桀鹜不驯的眸光,高高在上,一镶嵌金边,口绣着四爪金龙的银白色朝服,将他华贵的王者气势衬托的淋漓尽致,一双如鹰準的眼眸,精神矍铄,灿若星辰,如同沼泽,让人沦陷……

    对自己的容貌有着十分十自信的越翔,每次看到风澔朔这样英气人的面孔……就会没由来的有些颓废……

    既生瑜何生亮,既有翔何有朔……

    “走吧。”风澔朔不紧不慢的到,策动了马缰,马儿踏踏的向前前进,还有一个时辰才上朝,狂逸将军府距离皇宫不过半个时辰的路而已。他可以稍微放松一下神经。

    这几天,他没没夜的照顾那个小丫头,十分疲倦……

    想到瑞灵珑,他的脑海又浮现起她那倔强而愤怒的眼神,不由得微微咬了下牙。

    有机会,他非要让她服从他不可……

    越翔跟上风澔朔,看着他少有的失神模样,忍不住问道“朔,你为什么要带那个丫头回你的府上?今天,打算怎么向皇帝汇报。”

    知朔莫若翔,这是风澔朔说的。越翔早在风澔朔将瑞灵珑带离大军之时,就知道风澔朔另有打算了,直到今天他又带她回府。越翔开始觉得事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

    一个叛军的首领,即使是风澔朔,也不能够轻易的窝藏,尤其是在风澔朔现在的立场上……

    太子中庸,百姓戴风澔朔,再加上风澔朔所执掌的兵权。他已经是众望所归。

    他可以出色,也可以大放异彩,皇帝虽然防备他,但是不至于会怀疑他。但是,朝中想要整治他的人,举不胜举,太子就算了,皇后,三皇子,以及右丞相等势力党羽,都视他如同眼中钉,只需要踏错一步,就可以将风澔朔在皇帝心的地位推翻。

    圣心难测,但是历代皇帝最不能容忍的,就只是谋反,如果让人知道风澔朔窝藏瑞国女皇……传到皇帝心中,断然会将瑞国的谋反与风澔朔联系上……到时候,他就彻底的立于风口浪尖了……

    但是风澔朔一直是一个思绪很周详的人……他永远比越翔想的更远……

    所以越翔无法理解,他到底有了什么打算……

重要声明:小说《灭世狂妃:凤戏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