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等我回来。

    夜,渐渐接近尾声,阳光取缔了黑暗,普照大地,一片生机盎然。

    风澔朔和越翔骑着一白一红的高头骏马,在一辆精致的马车前驰骋,马车由马夫驾驭着紧跟其后,一路疾驰,飞奔进入昂龙京都的城门,笔直向东区进发。

    风澔朔与越翔长驱直入,有风澔朔开路,七道关卡,不需查验便敞开放行,不多时,两人便抵达了狂逸将军府。

    两个家丁见到主子回来,立刻恭敬的冲上来牵马。

    风澔朔和越翔形利落的从马上跃下。

    后的马车也在此时停靠,马夫恭敬的下了马车牵马,等候主子发落。

    越翔想了想,转走向马车,一个叛军的女人,风澔朔的份何等高贵,怎么可能去接这样的女人。

    怎料,他刚迈开驸马,风澔朔却已经转走向了马车,很自然而然的拉开车帘,伸出手,便将那精致的下马车中蒙着白色衣衫,看不见容貌的影抱了出来……

    越翔还在仲愣,风澔朔却已经大步流星的率先进入府中,越翔在他后张了张嘴,最终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风澔朔,这几天真是太反常了……已经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冷静自持,最擅长冷眼旁观的风澔朔了……

    这一切,难道都和那个小女娃有关么……

    被遮蔽的视线,豁然开朗,瑞灵珑一双水灵却满是厌恶的眸子,恢复了视线,笔直的向风澔朔。

    她,依然缄默不言,仿佛对他说任何的话,都会脏了她的口一般,只是不屈服的瞪视他。

    这个卑鄙的男人,总是用着她所不知道的异能来束缚她,让她动弹不得。

    若非如此!她有自信,她一定会杀掉他!

    他将她安置在自己富丽堂皇,近乎奢靡的房间中精致高贵的紫檀木榻上,将她轻柔的放平,才对上她的视线。

    几乎东西她所有的想法,他内心不苦笑。

    他,堂堂一个异承者,纵然没有风之翼也是武艺超群的狂逸将军,驰骋沙场,毫无敌手,偏偏面对这个毒辣的小女子,他的风之能成了唯一能够牵制她的办法……他所引以为傲的才能,竟然被她得,时不时的就使用出来……她竟然还用鄙视的眼光看着他……好似他除了这点卑鄙手段,什么都不会一样……

    这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娃,他真的想撬开她的脑袋看看她到底在想什么,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的他,被她这样的视线,刺激的想要狠狠的惩罚她……

    但是他现在,还有重要的事要做……

    “乖乖的等我回来。”他找回一丝邪妄的微笑,顿时气的瑞灵珑眼光烈焰灼灼,刚刚那种心有不甘的心,顿时好了起来……

    瑞灵珑依然没有说话,看着他离开却几乎咬断牙根,在他回来之前,她一定会逃离这里!

    风澔朔换了一流光溢彩的朝服,与越翔去上朝。

    明天,龙阙国的大军就会回来,在那之前,他必须向龙武帝汇报战果……并且,安排好那件事……

    风澔朔走出他的宅邸之时,越翔也换上了华丽的深紫色朝服,恭候在风澔朔门口。

重要声明:小说《灭世狂妃:凤戏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