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旁需要一个你这样的女人!

    “机会不多哦,你可以选择的说,一个问题的筹码是——龙司。”风澔朔的神下一秒变得玩味从容,恍若漫不经心的松开她的下颚,踱步向房间中间内的茶桌,口中话锋一转却提出问题“你到底是谁,你肩膀上的胎记,我几乎已经知道,不过你的答案会更加细致是么。”

    瑞灵珑凝视着风澔朔,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却格外的可恶,刺痛瑞灵珑的眼。口中的声音却是依然冷酷绝傲“那你先要告诉我,你有什么目的?”

    这世界上,任何人做事都是为了自己,她现在明显不在大军押解的队伍之中,而是被这个狐狸一样狡猾的妖孽男人带到了不知道的地方,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这要看你的回答罗。”风澔朔,看也不看瑞灵珑,端起桌上的茶盏,缓缓为自己倒插。

    银色的玉壶,清灵的水流,以灵动的声音,缓缓落入玉杯之中,将他的慵懒衬托的淋漓尽致。

    恍若,他根本不在乎她是不是能回答问题,但是却那么可恶的将人的命捏在掌中。

    第一次,瑞灵珑觉得她几乎要被眼前这个长相妖娆的男人气的火冒三丈。

    该死的……她明明谁都不在乎,可是她不是铁石心肠之人……龙司救过她,他也是她的得力助手……在这陌生大陆上,他们三个人与她出生入死,不知不觉,她竟然在乎起他们的生死……就仿佛她同样在乎她的国民一样……这种责任感,让她咬牙切齿,却终于冷笑着开口。

    “瑞灵珑,龙阙国瑞府九小姐,这些你都知道了,你还想知道什么?”他既然看到她的胎记都能猜到她是谁,还想知道什么?真是可笑之极!

    “是啊,我想知道什么呢……”风澔朔的眸光沉,饶有兴致的再度投向他,声音富有深意的拉长音“比如——年纪,还有为什么会成为獠牙的首领,这些怎么样?”

    瑞灵珑忍不住投去多事的目光,表最终定格在嘲讽上“如果你知道我的胎记代表什么,就应该知道为什么我会从瑞府离开,而剩下的答案,只有四个字——机缘巧合。”

    瑞灵珑的答案,简洁而不罗嗦,回答了,却和没回答几乎一样,风澔朔依然好奇,但是,眸光却闪过一抹欣赏“好一个机缘巧合——灭世魂。”

    他是龙族的后裔,怎么会不知道家族史上的传说,纵然连太子都不信,但是,他对这个传说,却十分的有兴趣,尤其,在真的看到她肩膀上的胎记之时,竟然和他家族史书上所描绘的相同,不让他更加好奇。

    瑞灵珑的眸光一瞬间蒙上霾冷嗤“既然知道我是谁,为什么还留我在这里?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灭世魂在这个世界,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她这具体的记忆,清楚的写着,爹不疼,娘不,兄解欺负,下人侮辱,纵然不是她亲经历,那即使做梦都会出现的场景,依然会让她感同受。

    灭世魂,根本就是一个被所有人厌恶的存在。

    “我当然,有我自己的目的,不过,要看你的选择。”他的视线,从慵懒之中,映着烛火,瞬间变得幽暗精明。“我旁,需要一个像你这样的女人。”

重要声明:小说《灭世狂妃:凤戏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