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荣幸的“第一个”

    她的眸光,汇聚如刀,奋力挣扎,却被她腕上的大掌所死死的箍住。

    这体太没用!纵然她一直在努力的锤炼!却依然空有一技巧,输在力道!让她怎么也挣脱不了他如铁的皓腕!

    “我救治了你好几天,不是想让你这么伤害自己子的。”风澔朔的眼睛从瑞灵珑的下意识的扫了一眼瑞灵珑的光着的脚,她如玉的莲足上,还在潺潺的流淌着鲜血,可见那尖锐的石子,伤的她不轻“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他轻叹一口气,仿佛怕怀中的小老虎再折腾,投给她一个饶有诚意的眼神。

    瑞灵珑的视线却微眯,心里冷哼:猫哭耗子假慈悲。她上次到底是因为谁掉下悬崖的?

    她的视线格外的犀利,冷血,让他莫名的蹙眉……这种深沉郁的表不应该属于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少女上……

    风澔朔抱着瑞灵珑走回客栈。

    瑞灵珑的视线,从愤怒一直到冷漠,却始终一言不发,根本不屑一顾对风澔朔说话。

    这个男人,从他出现,就没发生过好事。

    “朔!怎么回事!”豪华房门口,越翔一脸紧迫的看着徐步从长廊走过来的风澔朔,视线却惊讶的定格在那昏睡了好几天的少女上。“她……”

    “没事,你下去吧。”风澔朔的眸子,深邃矍铄,狂傲的从越翔上掠过。

    瑞灵珑的眸光捕捉到越翔的时候,瞬间释放出恍如来自地狱的嗜血冰冷。

    越翔没由来的心头一寒……一直到两个人与他擦肩而过,他才回过神来……

    乖乖,他活了这么多年,驰骋沙场,什么凶神恶煞魑魅魍魉没见过……

    却从未有过任何一个人……给过他这种发自内心的寒冷……

    那小丫头……真的只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么……

    珠帘翠玉的豪华客房,雕栏画栋,金纱帐幔,古玩字画,古朴奢华。

    精致的雕花门扉吱呀打开,一席湛蓝色锦袍的男人,以风开路,又以风关门,抱着他怀中小而绝美的人儿步入其中……

    他幽深的眸光,闪烁着如水泽的零星一般的光泽,让人望不穿,看不透……却高贵狂逸……清逸出尘……

    他一语不发,只是将瑞灵珑放在上。

    瑞灵珑依然如同一只龇牙的小猫一样,一只保持着警惕……

    纵然现在的她打不过他……但是自保绝对没有问题……

    就在此时,她跟前的他,蓦地抬起一只手,瑞灵珑眸光中瞬间闪过一抹杀气……

    但是下一秒,风澔朔却只是从衣袖中拿出一个青瓷小瓶,打开红色的小布塞,倒出里面的坟墓,不等瑞灵珑反应过来,已经委蹲下,另一只手托起她的莲足,轻柔的擦拭上手中的金疮药。

    莲足上的肌肤,一股莫名的电流,瞬间从脚底流窜到心房……让瑞灵珑莫名的感到一股苏扬……下意识的想要抽回她的脚。

    他却早已经识破她的动作,死死的拉住,玉树临风的面庞上,勾起一抹笑意道“你是第一个伤了我的人,也是我第一个为之上药的女子,你,真荣幸。”他的眼底闪烁出的,是满满的占有和对她的质。

重要声明:小说《灭世狂妃:凤戏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