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烈之痛发作!

    夜,静谧如水,如死一般寂静……

    背靠碧水山的平阳镇,中央的豪华楼阁,现今被打造为瑞国的皇宫,虽然比不上龙阙国,但是丝毫不比其他的小国差。

    皇宫中央的楼阁之中,是紧挨着会议厅的瑞凤之内,便是瑞灵珑的寝宫了。

    午夜,月上西楼,格外皎洁的月光从榻跟前的创口洒进房间,落在榻上熟睡的少女脸上。

    蓦地,少女猛然张开了眼睛,额间瞬间布满了汗水……

    “唔……”强烈的痛楚袭来,让少女忍不住坐起子,一只手却捂住了她的有眼……

    “该死……”她忘记了……她右眼的灼烈之痛。

    每年到三月份,她的有眼都会有半个月的时间处在这剧烈的灼烈之痛中……

    她穿越到这个世界前正好是二月末,她年休之前的最后一次任务……

    因为她右眼的灼烈之痛,每年三月都会发作,所以,她每年的三月,都会被迫年休,暂时离开组织。

    她到了这个世界之后,完全忘记了这件事,因为,这个世界的时间,正直未月,用现代的时间理解的话,便是八月……

    可是,她的右眼却一天都不会差……

    烧灼的疼,从她的右眼逐渐的扩散到全,遍布四肢百骸,只穿着白色睡衣的她,不多时便疼的汗流浃背……

    却只能咬牙隐忍……没关系的……这种疼每年都有不是么……疼痛算什么……可以忍的……

    夜,依然宁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是翌的清晨,却让龙司,段青海和蒋威,都陷入了愁云惨淡之中……

    瑞灵珑生病了……得了一种奇怪的病,问她她又不肯说,找遍了整个国内的医生都没有头绪……

    瑞灵珑的宫内,内室与外室之间仅仅隔着一层金纱帐,蒋威在帐外急的直跳脚,就差伸出手一把扯下幔子,冲进瑞灵珑的闺阁去!

    “怎么办?难道就看着她疼下去么?”蒋威焦急的忽左忽右,来回转圈圈,一脸的烦躁。

    终于段青海忍不住了“不要再转了!你转她就不疼了么!”段青海的表,前所未见的激动,他向来是三个人当中最冷静的,但是面对瑞灵珑这突如其来的怪病,也是六神无主“难道是有人给她下毒了么?”

    “不可能!她的吃食,每一次我都有检查过。”龙司在段青海旁边站起来子,面色也是十分的焦急,他就差每天亲自端饭给瑞灵珑了!就怕她有个闪失!

    可是,还是发生了……可是奇怪的是问她她也不肯说……

    就仿佛,她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

    “况……进展的怎么样了……”忽然,帐内传出了一丝咬牙隐忍的声音,依然悦耳而又气势,但是却有些嘶哑……

    听的帐外三个大男人的心都皱成一团了……

    他们三个都未曾察觉,他们三个人的心在不知觉中,竟然已经被这个少女的一举一动所左右。

    “什么况?现在你还有心管这些?”龙司在帐外,忍不住打断瑞灵珑。

    他们是没用,但是也绝对不至于让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生病了都要去心政治!

重要声明:小说《灭世狂妃:凤戏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