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信手掐死亲爹!

    “灵珑?你这是什么样子?大呼小叫!还懂不懂礼数?”男人看着灵珑,仅一眼,就皱起眉头来,似是看不到她满的伤痕和染红的衣服一般,一脸不悦的看着他。

    男人话音还未落,眼前只听见一阵风声,喉间便被一道冰凉的触感所扼住,让他喘不过气来。

    “老爷!”屋内的美妇看到这景,吓得登时脸色都白了,慌忙大叫出声。

    被灵珑扼住的男人,奋力挣扎,一把抓住灵珑的藕臂,自丹田中提起一丝内力,瞬间一道闪电一般的麻痹感刺痛了灵珑的胳膊。

    灵珑一惊,却依然压下胳膊的痛楚,眸光瞪视着那中年男子,眼中充满冷峻“你怎么知道我是灵珑?!”她的份,是个秘密,除了组织内的三个高层和她的两个助手兼接应,没人知道她真实的名字,而这个男人竟然叫她的名字,这就是她要杀他的理由!!

    任何知道她份的人,必须死!无论是谁,都难逃这样的厄运!!

    “你疯了!他是你爹!”那美妇的声音如同一道闪电一般,钻入灵珑的耳中,让玲珑一愣,松开了手,手臂上的麻痹感也瞬间略去。

    她没明白,这个能够叫出她名字的男人竟然是他爹?她怎么会多出个爹?

    她是孤儿,三岁起就一直在组织的最底层接受各种培训,直到十岁开始正式收编到组织的狙击暗杀队,她从来就没有尝试过找她的亲生父母,怎么会突然多出个爹?

    “谁……谁教你的……武道?”从灵珑有力的手中脱离的中年男人一脸震惊的看着灵珑,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与不敢置信,自己的女儿,怎么会突然之间有这样的力道,就连他这样的武道大将,都让他对她刚才的力道无法反抗。

    灵珑实在不明白现在的状况,看着面前被称为自己父亲的男人,惊愕的倒退一步,现在的状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这些演员太入戏了?可是为什么眼前的人竟然知道她的名字,且惊骇之中没有一丝破绽。

    灵珑的脑海处于一种前所未有的慌乱之中,眼睛不断的环顾四周,竟然没有看到摄像机,连一个穿现代人衣服的人都没有。

    低首,便看见自己着一绫罗绸缎的长裙,上满是血迹,露出来的胳膊,满是淤青的鞭痕,那丝丝缕缕的痛,是真的,并不是假的,即使她再觉得这是拍电影,可是没有哪个电影会真的打演员吧,唯一的解释就是——一切都是真的。

    “****!”天啊,打死她都不敢相信,那小说中的节,竟然会在她的生活中发生,难不成——她真的穿越了?

    这么想着,突地她的脑海中一阵剧痛,似是有无数翻江倒海的影像,钻进她的脑袋一般,让她吃痛的皱起眉头。

    “唔。”众目所瞩的少女,在众人的注视下,猛地捂着头跪倒在地,却不服输的咬住下唇,不肯发出任何一声闷哼,直到昏死过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那中年男子,吃惊的看着昏过去的少女,不知道这般突如其来的景象到底是怎么回事,吃惊的望向室内的美妇和众人,想要得到答案,却一切都不得而知。

重要声明:小说《灭世狂妃:凤戏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