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我?不想活了!

    曲线朦胧的世界,朦胧的曲线,同样的呐喊,都在喊着‘救救她’

    难道,她得救了?竟然还能听到其他人的叫声,这说明,她还活着。

    只是为什么整个体都痛,似是被人拆了又重新装上一般,让她无力支撑起自己。

    “救救她!救救小姐吧!夫人!我求求你了!”

    一声声歇斯底里的呐喊声,颤人心悬,那么的撕心裂肺,却没有人理财一般,周遭格外的沉静。

    “她就该死!打死她,给我打死她!”一个尖锐而冷酷的声音,突地大喝,似是不解恨一样,在叫嚣着。

    让灵珑听见声音就不爽,娘的,难道上一阵阵的剧痛,就是那个丑女人在折磨她?难道她落到那个组织里了?

    这么想着,灵珑用尽力气,张开酸痛的眼睛,入目的就是几个对着她不断拳打脚踢的人影。

    这还了得,造反了?她是什么人?竟然有人敢对她动手?内心中的怒火,瞬间点燃,一切的痛都没有内心的屈辱重要。

    灵珑霍的一声,单膝跪地而起,一把抓住那打她的人手中的一根木棍,顺势抓着这一头用力的一推,木棍的彼端,登时正中那人的口,将那人撞得连退两步,撞在了后的红柱上,吃痛的滑倒在地,蜷缩成一团。

    “该死!反了!竟然反了!”那尖锐的女声再度大叫。灵珑如杀人般的视线立刻投过去,一把抓住自己另一侧的人,对着那女人一把丢了过去。

    “啊!”那女人一声尖叫,被灵珑丢过来的人砸个正着,椅子轰隆一声仰面倒在地上。

    刚刚还对着灵珑拳打脚踢的其他人顿时中愣住,再也不敢落下任何一拳或者一脚,都如同看着鬼一样看着那满是血,却站立的如同刀刃一样笔直的少女。

    “打我?你们不想活了?”灵珑发狠的看着一屋子的人,眼睛猩红,她这辈子,只有打人和杀人的份,什么时候,挨过别人一拳头?NND,这些看起来就是一副小喽啰相貌的人,竟然敢动她?她饶不了他们?

    “小姐……”房间内,一丝瑟缩的声音响起,让灵珑侧目,望向那在自己不远处,哭的跟个泪人似的小姑娘,她的眼眸如同一只可怜的流浪狗一样看着玲珑,让她不莫名的蹙起眉。她,难道是在叫她吗?

    “你们都是死人啊!还不快点把他给我拉开!”突地,先前那尖锐的女声又再度响起,让那愣在一边的人,纷纷的涌向那椅子上的人。

    灵珑这才发现,这些人穿的竟然都是类似古代的华服,那被扶起的女人,是一个美貌的妇人,只是望着她的视线极为憎恶,让她美貌的脸孔看起来有些狰狞。

    “你这个臭丫头片子!竟然敢还手!你不想活了!”那华美的妇人刚一起来,就对着灵珑大叫,似是一只要将灵珑撕成碎片的母狼。

    灵珑则是出神的望着妇人的穿着,为什么,她头上戴着的发簪看起来是那么真实,一看就是价值不菲之物,哪个剧组这么有钱?

重要声明:小说《灭世狂妃:凤戏九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