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二追查到底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知其 书名:择夫教子
    谁知陆掌柜双手乱摇,别的都可以,唯独这妇女生产之事我可不会,不过,我倒可以给你推荐一个人,那就是我师妹了缘师太,她学了我师父有关妇女方面的医术,平常时候云游四方,专门救治那些无钱治病的贫妇贫女,至于能不能找到她就看你们两个的缘分了。

    这个倒好办,我们尽力去找便是,不过若是找不着她,我便多请几个产婆,还得请清叔在一旁压阵可好?

    陆掌柜只好硬着头皮点头应,又为杜萱娘把了把脉,开了几剂药膳方子让雪竹照着去弄才离开。

    反倒是陆老夫人听说杜家又有喜事,又听说杜萱娘怀了双胎,现加上儿子与新儿媳也回了镇上,便在山里再也呆不住了,与陆勇夫妇急急地搬回了对面的陆家院子,与儿媳妇及孙媳妇时不时过来照看生头胎的杜萱娘。

    仍然是王亦诚那边的消息最先传来,那几个杀手都属于一个暗杀组织,这种组织接活的规矩都是不问对方的份来历,只问价钱高低及活的难度,而且这几个杀手当初被那两个忍者干掉两个,只剩下三个,王亦诚也不知动用了多少力量才出其中一名杀手,并将之活捉。

    于是,又进行了一场四方会审,郡守府仍是由崔颖独自前来,韩略的自动回避,让杜萱娘对其更具好感。

    审问方面自是陆氏父子最拿手,那位四肢俱废的杀手。瞪着怨毒的双眼看着众人,无奈下巴被错开,口水横流,连说话都不能。

    陆勇飞起一脚。将那杀手的下巴踢正,森森地说道:你若敢玩咬舌自尽,拒绝回答的把戏,我也不会把你怎么的,我敢保证,立刻让你五十多岁的老母与十一岁的侄女一起去做三等窖姐,这些地方反正你们常去,想必不太陌生。

    那杀手脸色变了几变,果然不敢乱动,转过头去干脆不看恶魔般的陆勇。

    你也别觉得亏。我这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你和那个屠夫联手灭人家满门时。唯有你还有一丝天良未泯,曾经放过五个小孩没杀,这些我们都已经调查得清清楚楚。所以。你若老实回答我们的问题,我们保证只废你武功,还帮你隐瞒你还活着的消息,现在给你一刻钟时间,你一家子是生不如死,还是找个地方好好活着?

    那杀手汗落如浆,只坚持了半刻钟时间便彻底崩溃,我要见到我母亲和哥哥一家子,还要五百两银子做安家费。

    几人互看一眼,王亦诚大手一挥。表示同意,连安家费都提出了,那算是彻底投了降。

    陆勇将那杀手提到窗户边看马车的惊恐的妇孺后,又将那杀手扔回地上。

    陆掌柜最先跳出来问道:青龙河边的尸体是谁?是谁让你们将大当家的衣物穿到那人上,冒充大当家的?

    这人是屠夫找来的,他只说这是个外快,让我们不许向上面说。这事是常有的,比如杀人顺便劫财,挖了人心悄悄买给那些做药的人,或者是将那些人家好看的女子直接卖给人贩子,所以我们都没有问这人与我们一起是做什么的,不过这个人与大当家长得没有十分像也有八分像。而且我们四个去追那逃走的忍者了,最后屠夫是怎么弄的,我也不得而知,不过我知道那个人长得像大当家的是微音杂耍班的。

    屠夫现在何处?微音杂耍班又是那里来的?

    屠夫已经死了,一个雇主指名让他去杀一个人,任务失败死亡。微音杂耍班是由运城那边的难民组成的什么都干的草台班子,统共三十多人,如今也不知道他们流落到什么地方去了。

    这个让屠夫用死尸冒充李进的人很明显就是那个幕后黑手,找到他,就能找到是谁从李家信奴手上买的消息,知道李进如今的去向。谁知竟然这么巧,最重要的人证屠夫居然死了!那个微音班在这半年来早不知去了何处,就算是将当时所有人都找齐了,能否找到有用的消息也难说得很。

    线索又断了!

    大家陷入沉默,杜萱娘突然问道:屠夫要杀的人是谁?

    平阳晓义庄庄主朱大义。

    朱大义?陆掌柜皱眉说道,这里面有问题,一般人只知道这朱大义是一名施舍乡邻的大善人,朱家也只是普通的大户人家,却不知道这朱大义是螳螂拳的正宗传人,家里是藏龙卧虎,连扫地的都是江湖归隐的大盗。若真要杀那朱大义,恐怕十个屠夫都沾不了他的边,而这雇主竟然指明重金让屠夫去刺杀朱大义,这明显是在杀人灭口。

    这屠夫是几个人去的?

    与三个人同去的,其中有一个是他最要好的兄弟屠狼。那杀手也有些后怕的样子,幸亏他知道的不多,否则也难逃被灭口的命运,同时也对这个幕后之人生出了好奇之心。

    这四人都死了?陆掌柜又问。

    是的,无一生还!

    这就好办了,这个朱大义的外号叫朱善人也不是欺世盗名的,他之所以归隐,便是不喜手上沾血,所以就算有人冒犯了他,或者他的门人弟子,也只是以教训为主,从不滥伤人命,像这种同时杀死四人之事实属反常,所以,这个朱大义是很必要去见见。

    那个杀手突然道:你们再给我们五百两银子和一辆马车,我便告诉你们从何处去找我们的接货人银狗,你们只要抓到了他,你们想知道的一样可以问出来。

    杜萱娘立即让胡小二捧上一小匣子金子,你的家人就在门外的马车上,这是一百两金,但是你如何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那杀手抬起红肿的下巴,反正我们全家都是你们毡板上的,我说的若不是真的,最后你们抓不住银狗,你们想要我们死也不过是一刀一个而已,但是银狗若知道我出卖了组织,可能我们全家要半年后才死得了,我为什么还要骗你?

    于是,仍旧是兵分两路,因陆掌柜在江湖上还是颇有名气的,于是父子二人一起去见朱大义。

    王谏之与呼儿韩两个则带了各自的人马与那杀手一起去捕银狗。

    待到屋子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的时候,杜萱娘才发现神色异常的崔颖正坐在椅子上发呆。

    十一,你怎么了?难道你想起了什么?杜萱娘期待地问道。

    没事,只是肚子有些不舒服,我先回府了,待到他们都有消息时请及时通知我。

    雪竹,快拿两粒霍香丸给十一服下!

    不,不用了,萱娘,我真有急事,我先走了。

    看着崔颖差不多落荒而逃的影,杜萱娘心中升起不详的预感。

    曲翠栊那边也有消息传来,小浑脱王离开果州后,便驻扎在了康定府,但是自从小浑脱王大病之后,体每况愈下,部落大权逐渐落到曲翠栊手中。

    曲翠栊也是个很有手段的,霸占康定府衙,将康定府土著部落一一收服,不过半年时间,康定府在她的经营下汉族与吐蕃族人口越来越多,货物也越积越多,大有将康定府经营成吐蕃族的长久定居点的趋势。

    最离奇的是年富力强的小浑脱王竟然一病不起,然后病亡,因小浑脱王的几个儿子年幼,而怀了小浑脱王遗腹子的曲翠栊顺理成章地掌握了军政大权,大力扶植亲信,铲除异己,将个吐蕃军内部杀得个血流成河。

    陆家的探子趁机将曲翠栊的寝宫搜了一遍,仍无李进的踪迹,杜萱娘并不死心,要求继续打探。这世上的女人除了她杜萱娘宁愿伤了自己也舍不得伤害李进一丝一毫外,便是这个对李进痴恋成狂,却又求而不得的曲翠栊了。

    很快十一月二十六便到来,已经是副将的张义与升了将军的顾尚同时告假回果州庆贺,顺便与亲人团聚,东宫,十六王爷的昭王府,郭子仪的将军府,沁阳沈家,俱都派了重要管事前来送贺礼。

    赵梓农与周玉娥的贺礼与韩子铮的贺礼一同送到,最让人惊喜的是颜放夫妇到底放心不下自己的女儿和外孙,还有那一门有出息的学生,居然变卖了家乡的一些不当紧的家产,带着已经成了亲的颜临举家来投。

    在得到消息的当时,杜萱娘便拿出一张离龙泉驿镇不远和一个名叫果子林的小庄子的地契单独交给颜彦,这个叫果子林的小庄子你也去看过的,果树成荫,一面背山,三面环水,有三进八成新的院子,离镇上也很近,马车只需半个时辰便到我们家了,你父亲曾感叹过好几回,说那里的风景好,风水也好。你先将这地契拿去,让张管事改成你父亲的名字,如今你哥哥已经成家,不适宜再住在我们后院,至于需要修整或添置什么的,你自己看着办,那银子就不必公中出了,你边的银子若不够,悄悄地问雪竹姨要去。

重要声明:小说《择夫教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