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零四艰难的真相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知其 书名:择夫教子
    将军,我们此次攻打果州损失巨大,而皇上得来的东西大都送往了洛阳,我们还可以帮着皇上整理整理,免得让人混水摸了鱼去!

    史朝义一听便冷静下来,吐蕃兵已经撤走,果州肯定是攻不下来的了,不如回洛阳去捞点好处,若自己将来有没有机会继承皇位,至少也得保证自己的一辈子的荣华富贵。

    进帐议事!史朝义大手一挥,带着众将领回了帐篷。

    果州城头,崔颖,韩略,李适,顾尚四人迎风而立,看着史朝义大营中的人在做着撤退的准备。

    昨夜吐蕃军已经撤走,看这样子史贼也想撤走,我们要不要出城去送他们一程?顾尚说道。

    当然要,他们抢了我们那么多东西,总得让他们留下些什么,要让他们永远记住,咱们果州不是他们想来便来,想走便走的地方。

    叛军们正要将一路抢掠来的东西装上马车,突听果州城四门大开,杀气腾腾的果州兵几乎倾巢而出,冲向贼营,史朝义也不是傻蛋,早布置了人马掩护,于是双方再开大战。

    由于叛军心中有了退意,士气已泄,那里还愿意再拼命?不到一会儿功夫叛军便溃败不堪,扔下辎重,裹携着史起义轻装逃往崇州去了。

    崔颖带领数万军民,坚守果州一月有余,除了歼灭叛军无数,还缴获了无数金银财宝,够果州军好几年的军响了。

    捷报传至长安。北线作战的唐军士气大振,尤其是各地方军镇,有了果州的例子在前,许多地方的军民仿佛看到了希望。叛军到来,逃亡不再是唯一的选择,坚守也一样有出路。

    李亨龙心大悦,发下圣旨嘉奖崔颖,并官升三品,仍领果州郡守之职,望其能扼守入蜀要冲,尽量保蜀地不失,有了圣旨在手,也顾不上什么地方军队的人数限制。果州军迅速扩充到十万人马。

    史朝义回了洛阳后。第一件事便是接手洛阳。崇州军务,将个史思明劫掠来的大量财物补充了自己在果州的损失,也迅速壮大了自己的实力。居然也有了十万之众。

    史思明虽然作恼,但是因为与郭子仪等厮杀正酣,也顾不了天高皇帝远的不争气的长子,更在心中厌弃这个长子,不时向大臣们透露想立二子为太子的想法。

    消息传到洛阳,史朝义更加肆无忌惮,在洛阳,崇州等沦陷之地,弄得是天怒人怨,消息传至各地。唐人抵抗叛军的意志空前坚定,叛军逐渐势微。

    杜萱娘一家子仍住在山中,各大管事,及家属们先行出了山,将各项生意陆续运作起来,呼儿韩先带了一万人马回了龙泉驿镇的王家庄与孙家庄,治铁场也从果州城里陆续搬了出来。

    杜家大宅在那场大战中也有少量损坏,苟花与雪竹不得不趁还没有下雪之前回了一趟龙泉驿镇,除了修缮院子,还将搬去果州宅子的东西又搬了回来。

    布置好后,雪竹一个人返回山里,大少的院子是新造的,门窗俱都牢固,偷儿们进去后,只损失了几只空的红木妆盒。一个大箱子都搬到院子门口了,因没办法打开那院门,只好扔下,其他倒没丢什么,我叫了张管事照着大少的样子又做了几只补上。另外果州那些东西搬回来后,常用的我都放回了原位,贵重的仍放回了夫人屋里的大柜子中。猪场的第一批生猪苗已经入了猪舍,猪铺子也开了,因为山里的药材还没来得及运回,所以药材铺子还得晚几天,如今有小姑带着玛瑙守着大宅,夫人尽可在山里住到过了冬天。

    雪竹见自己说了半天,杜萱娘仍是恹恹的,心中一惊,忙问道:夫人,家里出了什么事?

    杜萱娘突然抱紧雪竹的手臂,泪水无声无息滑落,李进出事后,杜萱娘常常在无人之时抱着她无声地哭泣,但在她肚子渐渐变大后便很少出现了。

    夫人,你别哭坏了子,到底是什么事?难道是大当家……。

    杜萱娘摇头,不是阿四,是十一。

    雪竹更不明白了,崔大人也很好啊!果州大捷,声震朝野,我回山时,崔大人还特意让人给夫人带了一大车礼物。

    给李家养信鸽的那个信奴已经招了,自阿四进山的那一天,我们的每一封信都落到了凤仙楼手中,这个凤仙楼专门以收集和出售各种消息为主。我们的人又去寻了凤仙楼,凤仙楼的楼主亲自出面说明,他们再厉害也不敢打李氏商行的主意,尤其是大当家的私信,线索就此断了。

    后来阿勇请了西域来的摄魂师,一遍遍地重现他们当时见面的形。得知与那个信奴见面的人每次都是一蓑衣竹笠,嘴里含了大枣,听不出真实的声音,也看不出这人的形,唯有最后一次,那人上带了一丝雪豹油燃烧后的味道来。

    说到这里杜萱娘再一次泪如雨下,整个果州城只有郡守府才有那南海极地出产的名贵雪豹油,也只有十一书房才用它!

    雪竹惊呆了,夫人……,你怀疑那人是郡守府的人?不,这怎么可能?

    雪竹,你也不相信十一是那样的人?杜萱娘如溺水之人抓到一根稻草。

    雪竹担忧地看着杜萱娘,夫人,雪竹不相信崔大人是那种无耻小人,这事或许另有原因,夫人先不可自乱阵脚,或者当面将这事向崔大人问清楚。

    杜萱娘摇头,这不是问清楚的事,而是十一是我这一生之中最信任的朋友,我根本不敢去想如果阿四之死真的与十一有关,我将如何面对他!

    雪竹心中揪痛,杜萱娘最的男人是李进,最信任的朋友便是崔颖,如果这两个男人真的是互相残杀,最伤心的人自然是她。

    夫人,你真的能确定只有郡守府才有那雪豹油?

    我已经让人在果州城里掘地三尺地寻找这个东西,同时严密监视了所有能接触到十一书房的人,相信很快便消息有传来。杜萱娘擦干眼泪说道,有时候再难选择也得选择,不论谁不可以伤害他!

重要声明:小说《择夫教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