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九四诱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知其 书名:择夫教子
    小浑脱王辰时拔营,午时后才来到龙泉驿镇,按他的行军计划,扫完龙泉驿镇后便让大军稍事歇息,吃点东西再继续南行。

    只是当吐蕃大军来到寂静无声的龙泉驿镇时,长街当中竟有一骑傲然而立,颇有一马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此人着猩猩红的披风,金冠束发,穿时下大将军才有资格穿戴的软金甲胄,手提偃月刀,腰悬宝剑,马鞍旁挂着一把强驽,光看这装扮便让识货的吐蕃兵妒忌得眼中冒火,恨不得立时冲上前去将那人上的东西全数扒下来,然后归为己有。

    再看那人成熟英俊的脸宠,冰冷而又高贵的神,犹如传说的神仙人物降世,连一马当先的小浑脱王都有些自惭形秽,大喝道:“李进,今何故挡我路?”

    “小浑脱,你在装傻!早在七年前,我便警告过你,不要妄想觊觎我蜀地一寸土地,你偏不听,可惜了你一片心思弑父篡位,此时此地便你的葬之处!如果你还有一丝明白,便立即滚回康定府之北,说不定还能保得尔等小命!”李进冷冷地说道。

    “你既知我的生平夙愿便是带领族人离开那苦寒之地,况且大唐正值内乱,蜀地,滇南仿若无主之地,而且唐廷在北边受制于史思明,正是我等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李进,我敬你也是一方豪杰,不如你我合二人之力共分西南如何?”小浑脱王也是一个人物,基于对地下蜀王的了解,知道攻占蜀地最大的阻力不是唐廷,而是李进,于是自以为是地开出条件,说要与李进共分西南。

    李进冷笑一声,“我本就是西南王,为何要与你共分?况且你既与史思明那种鼠辈合谋,还敢与我谈合作?你当我也与你们一样不知死活,非要逆天而行?休说废话,原本还同吐蕃人生活在环境恶劣的高原上,物资匮乏,我李氏商行从前在暗中不知支持了你们几多,谁知你们竟然拿着我卖给你们的铁器来屠杀我的族人同胞,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今,你便让你们这群恶狼血债血偿。”

    小浑脱王见利不行,目中凶光毕露,“不成同谋那便是死对头,儿郎们,杀啊!”左手一挥,一排弓箭手应声而出,齐齐对准李进,竟是上好的黄杨木硬弓,看来这史思明为了拉拢小浑脱王,还真是下了血本的。

    李进那容对方的箭羽出,冷笑一声,双手一翻,一把连发强驽便到了手上,“咻咻咻”一阵响,早就看准的小浑脱王边的几名大将去,随着一声惊呼,有两名大将中箭,应声摔下马去。

    李进大笑一声,在小浑脱王弓箭手的铁箭到之前,回头便跑,“吐蕃狗们,有本事便来追你爷爷,你爷爷们在前面等你们来送死。

    小浑脱王大怒,带着手下的精骑潮水般追去。

    李进跑得并不快,就在小浑脱王的大军面前时而叫骂,时而狂奔,将个小浑脱王激得红了眼地急追。

    小浑脱王的人马如蝗虫般从龙泉驿镇中涌出,朝李进追去,李进一口气跑了三里多路,来到一处四处有山,山洼里有田野村落的地方才停下来。

    回头看看差不多有一万多轻骑追了上来,突然冲着气势汹汹地追赶而来的小浑脱王大笑三声,大叫道:“兄弟们,练刀的时候到了!”

    随着李进一声喊,四处的村庄里,山头上,草堆里,密密麻麻地钻出了几千拿着各种奇形怪状武器的青衣人,这些人高矮胖瘦不等,男女老幼皆齐,军不军,民不民,匪不匪,却个个凶悍无比地盯着吐蕃兵,似乎想将吐蕃兵们活活吞吃。

    小浑脱王打了一个激灵,示意手下摆开阵势,严阵以待,他当然知道李进虽然只是大唐境内最大的商贾,没有一城一地为他训练一兵一卒,但是手下聚集的却都是天下那些很有本事且无路可走的亡命之徒,面对普通的兵士那绝对是一人横扫一大片,再不济以一对二是没问题的,好在看李进的人数只有几千人,自己这边至少追来了上万人马。

    小浑脱王嗤笑道:“就凭你们这几只猴子?儿郎们,谁若捉了这李进,赏金千两,赏妇十名!”吐蕃兵们立即沸腾了,怪叫着就要纵马朝前冲。

    李进见状,一声唿哨,转便跑,那些青衣人也立刻抱头蹲下,同时好几声惊天巨响从吐蕃骑兵站立之处响起,立时人仰马翻,吐蕃阵营中传来阵阵惊叫声及惨叫声。

    原来是李进埋在泥地里土陶炸弹发威了,这是由杜萱娘构思,李氏作坊刚刚造出来的第一批成品,竟被李进用到了这里。

    小浑脱王也被四溅的陶片划伤了手臂,又惊又怒,再看吐蕃兵们,因这几声突如其来的巨响惊了马,正无头苍蝇似的四处冲撞践踏起来,忙一声声号令发出,试图安抚受惊的人马。

    李进等怎肯放过这种好机会,早如潮水一般涌了过来,这些江湖好汉们与群体作战的军队打法有很大区别,大体是采用分割打法,一上来便将敌人分割成小股,然后分堆撕杀,最重要的是他们的武功路数和打法,那些吐蕃兵们见都没见过,要么被人夺了马,要么马腿被砍或被绊,要么莫名其妙地中了毒,任人宰杀,而且打法灵活多变,一击不中立时退去,一时间吐蕃兵伤亡惨重。

    从前吐蕃兵仗着骑术精湛,打了不少胜仗,谁知他们这种优势在李进这些马下的江湖好汉面前完全失效。首先,军人马,知道养一匹战马不易,所以敌我双方作战的首要目标都不是马匹,除非不得已,属必败之局,才会去伤害战马。

    而李家军的好汉们的首要目标却是那些精心喂养训练出来的战马,先将人从马背上弄下来再说,一些吐蕃兵惜自己和战马,不敢与李家军硬拼,于是战场局势开始向李家军急转。

    小浑脱王又惊又怒,看着越来越多的青衣人从山野间涌出,自己的族人们则陷在泥潭里,越陷越深,忙传讯增援。

    看着在远处周旋,根本不让他近的李进,怒火冲冠,几下冲出重围,带领自己的贴护卫朝李进方向杀去,李进轻笑一声,回带着保护他的死士又跑,气得小浑脱王破口大骂,“无胆小人休跑,有本事与老子单挑!”

    “我呸,你个无耻贼蛮,谁有兴趣给你单挑,有本事你便杀来,老子的命是我女人的,你小子算什么东西,也想要老子的命!”李进不甘示弱地回骂,就是不给小浑脱王近的机会。

    这两拨近侍又杀成一团,李近看着远处不断赶来的吐蕃兵,大概到了三万之数,于是又一声令下,一支烟火升空,远处卷起一片铺天盖地的尘土,几千骑兵从对面山坡上杀下来,个个披轻甲,手拿与李进手中一样的强驽,对准马上的吐蕃骑兵一阵杀,吐蕃骑兵连忙后撤,于是那些浑浴血的好汉们立即扶着伤者后撤。

    骑兵后面还跟着无数空骑战马,这是要上马撤离的意思,小浑脱王哪有不明白的,立即下令冲杀,誓要将那些李家好汉们留下。

    李进冷笑一声,朝小浑脱王一箭出,“你小子不是想与老子单挑么,来呀!”

    马上的李家军再次展开新一轮进攻,无奈人数太少了些,留给地上的李家军的时间很短暂,于是许多重伤者自动留下掩护其它人上马,上马后仍有战斗力的好汉们立即又刀杀入敌群。

    受了伤的或双人一骑,或单骑直接退走,很快战场上除了死者,李家军的先遣好汉们完全上了马,李进与小浑脱王两个杀得正酣,小浑脱王力大无比,耐力惊人,李进虽战场经验不足,但胜在武艺高强,时而大刀狂舞,时而拔剑便刺,冷不防还甩出几支袖箭,反倒迫得小浑脱王手忙脚乱。

    眼看伤者退得差不多了,李家骑兵也开始慢慢后撤,小浑脱王自然是紧咬不放,试图将李进这几千骑兵包棕子。

    看着黑压压的吐蕃大军,李家骑兵突然大白天地点燃火把,又从马后的皮袋子掏出黑色的陶罐,一声令下,点燃引线的陶罐飞入敌群,然后又是一阵阵巨响,炸得吐蕃兵哭爹喊娘,受惊的马群四散奔逃,而李家军的马匹却毫无影响,再仔细一看,原来每匹马的耳朵都被棉花塞住,再大的声音对它们都不过是蚊子哼哼。

    于是,李进趁机退小浑脱王,领着人马迅速退去,小浑脱王哪受过如此折辱?正要收拾人马去追,却听一名浑是血的吐蕃兵来报,说是断后的粮草还没进龙泉驿镇便遇劫,粮草辎重全数被焚,押送粮草的人马也全部折损。

    小浑脱王差点跌落马下,方才发觉中了李进的计,自己带人轻骑来追,发现李进的几千人马连马都没有,以为可以顺势将李进拿下,又传讯大队人马速来,原来人家根本就是冲着他后面来不及跟上的粮草辎重来的。RS

重要声明:小说《择夫教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