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九死无全尸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知其 书名:择夫教子
    “冰冰不是杜萱娘那妇的女儿!”曲翠栊突然绪激动,狂喊道“她是我女儿!是我女儿!是我生我养的女儿,是那妇硬生生地从我手中夺去的!”言语中竟然全是对杜萱娘的怨恨,仍然舍不得埋怨李进或者稍微反省一下自己的恶毒之意。

    史朝义更加莫名其妙,她的女儿被杜萱娘夺去与我有什么相干?

    “请王妃息怒,那杜萱娘的确狡诈,据报杜氏一家已经避入果州,破城之便是我们两家雪恨之,王妃要夺回亲生的女儿自然也是易如反掌,王妃只需耐心等候便是。”史朝义终于从自己昔上女人,摇一变成了王妃的震惊中恢复过来。

    “什么?冰冰还在杜萱娘手里?”曲翠栊大惊,霍地站起来“如今李进在哪里?也在果州城内?”

    “你说的冰冰在哪里,朝义可以让探子再探,想必多半还是在杜萱娘边,至于李进在哪里,暂时还不清楚,有密报说昨上午还见他在果州城内出现过。”史朝义不敢隐瞒,他听说小浑脱王妃深得小浑脱王的宠,同时也是小浑脱王的左臂右膀,他不喜那位蛮族小浑脱王,却对与曾是自己畔女人的小浑脱王妃的合作很期待。

    曲翠栊却眼神复杂地看着史朝义“你竟然还不知道?难道李进还没有对你说?”

    “说什么?”

    曲翠栊权衡了一番,觉得还是说出李冰冰是史朝义的女儿为妙,李进当初想方设法让她生下史朝义的孩子,说不定便是为了今,她不能让自己从小没怎么好好疼过的女儿成为绑在战车上,如崔颖的老母亲一样的人质,她更不能保证史朝义不朝这个从来不知道的女儿上也来上一箭。

    “李冰冰实际上是你的女儿。”

    “什么?我的女儿?你在说笑话?”史朝义嗤之以鼻,大唐朝最出名的太医诊断过,他得子不易,他家八房美貌妾至今一个蛋都没下出来,而且因他至今膝下无子女,就算他是正经的嫡长子,却至今未被史思明立为太子,这一直是他最大的隐疼,他怎会突然有一个十多岁的女儿?

    “没有说笑话,实际上在遇到你之前,我是李进的女人,李进将我献给你的目的是什么,现在不得而知,但当他得知我有了你的孩子后,便让我将孩子留了下来,我相信他是在下一盘大棋,你明白我的意思?”

    史朝义被这消息惊呆,在他不知道的地方竟然有个女儿!也就是说他不算真正的无后,虽然仅仅是个女儿,但对目前的他来说意义的重大不言而喻,至少可以让他父亲及那些大臣们相信他并不是永远都生不出儿子,这个女儿便是明证。

    “说她是我的女儿,你有什么证据?”史朝义的声音勉强保持着镇定。

    “第一,冰冰今年十二岁,你可以算算时间,也可以去李进求证,以他的子,你必能看出端倪。第二,冰冰耳后有一块火焰形的胎记,不知算不算证据。”

    “若果然有火焰形标记”史朝义难掩激动“那她的确是我史家的女儿,难怪上回我掳了她家一个姓顾的女儿,李进与杜萱娘来与我谈判时,竟然带了一个叫冰冰的女孩儿来,李进几次想说什么都被杜萱娘阻止。”

    “将军还真是拿着宝不当宝,你可知那个叫顾青橙的是谁?那是李进唯一的嫡亲姐姐的遗孤,你当时即便是叫李进自杀他都不敢说二话,难道你也和今抓住的崔老夫人一般又不知如何利用?”

    史朝义听明白了曲翠栊的话,一时之间脸色变得十分古怪“你果然很了解李进,只是你如何敢肯定那老妇真是崔颖的老母?世间有敢死亲母之人?”

    “他可有真的将她死?这是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先不说这个,重要的是冰冰如今在哪里,如果她在果州城中,老夫人便是最好的筹码,请将军看在昔的那点份上将那两个人送给我,冰冰一定要回到我边,否则将军和我做任何事都有可能会受李进与杜萱娘的掣肘,还有我们从前的事一旦让大王知道,恐怕对将军也极不利。”

    史朝义沉思了一下,李进那个从十多年前便开始布局的险家伙,若要利用冰冰出手时,不知会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当然得将冰冰换回来为妙。

    “多谢王妃提醒,不过我打算自己亲自去向崔颖换回冰冰,毕竟她也算是我史朝义唯一的女儿,到时朝义会让我女儿常来拜访王妃的。”史朝义也不是傻瓜,立刻明白了李冰冰的重要,这种好处当然不能让这个吐蕃王妃得去,曲翠栊一愣,没想到史朝义会拒绝将崔老夫人交给她,便冷笑一声道:“凭将军便能将冰冰换回来?你可了解龙泉驿镇上之事?你可知杜萱娘与崔颖之间的关系?若不仔细策划,我怕将军会偷鸡不成反蚀把你,将军不若将这事交给我来做,冰冰是你的女儿,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既然王妃也知道冰冰是我的女儿,王妃便更应该明白这事朝义不敢假手于人,多谢王妃为朝义生下这个女儿,朝义将来有机会时再来感谢!”

    史朝义转离去,带着几分得意,原来以为这一趟吐蕃大营之行是极为无聊的,谁知竟然得知了这样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不顾怎么说他史朝义也算有个女儿了,同时那曲翠栊也提醒了他,那两个人多半是真的,只是差点着了崔颖那一箭的道,当时回营便想将掳来的两个人杀了。

    曲翠栊目送史朝义离去,目光中露出嘲讽之色,史思明一世英雄又如何,有这样的儿子即使夺来江山恐也守不住。

    “可成?”曲翠栊突然森地朝帐角喝道。

    “回王妃,幸不辱命,已将那老妇人偷捉来。”一个隐在黑暗中的人影答道。

    “带上来!”

    两个黑衣人抬进一个被黑布蒙住的人,放在地上便迅速隐去。

    曲翠栊拉开黑布,蹲下去仔细看那双目紧闭有老妇人,当年虽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崔老夫人的背影,但那雍容的气度却一直深印其脑海里,但此时的崔夫人却头发蓬乱,面目肮脏,连原本的肤色都看不出来了。

    曲翠栊扔开同样肮脏的黑布,嫌弃地说道:“果真是落毛的凤凰不如……。”突然瞳孔大张,地上那孱弱的老妇人竟然张开眼睛冲她笑了一下。

    “不如鸡是吧,喝喝喝……。”随着那老驴叫唤的沙哑声音传出,曲翠栊子一软,被地上缓缓坐起来的老妇人伸手点了麻

    “噫,你竟然是曲翠栊?”那妇人站起来,扯掉曲翠栊的面纱,仔细端详面如土色的吐蕃王妃“原来是故人,那我们这生意便好谈了,先将你帐蓬周围那些狗赶远一点。”

    “你是谁?竟敢对本王妃无礼!”曲翠栊若失了水的鱼,瘫软在地,却偏要做最后的挣扎。

    “你不必知道老子是谁?你现在的小命在老子手上,想活命便乖乖听老子的话,否则老子让你那脸更huā上一点!”那妇人突然将脸一抹,赫然现出陆掌柜的长脸“嘿嘿,想必让你这狗王妃出马,史朝义那王八蛋的大营进出就容易多了!”

    陆掌柜挟持着曲翠栊大摇大摆地出了的帐蓬“呔,叫你们那狗浑脱王出来见老子,若有片刻延误,老子便叫你们这狗王妃尸体!”

    帐蓬周围的护卫与吐蕃兵大惊,不知这个着妇人打扮的刺客是从哪里钻出来的,竟然在大军中将她们的王妃劫持,不多时,小浑脱王领着一群人气势汹汹地从吐蕃大帐中冲将出来。

    “何方刺客,胆子不小,竟敢闯我大营!”小浑脱王眼见王妃被擒,大怒道。

    “嘿嘿,其实老子胆子很小的,所以先请了你们这群蛮子出来谈谈条件,看清楚了这个是你老婆,我老婆被史朝义那个王八蛋拿了,可惜史朝义那小王八蛋没女人,正好你老婆送到老子面前来,老子便沾沾你这蛮子的光,将我老婆拿来换你老婆,不二价,一个时辰内尔等不将我老婆寻来,老子便让你老婆陪老子去间做个小老婆!”

    陆掌柜一阵你老婆,我老婆的,绕得小浑王脱大怒“兀你野汉,立刻放了本王妃,赐你全尸!”

    陆掌柜冷笑一声,彪悍地将提着曲翠栊往地上一惯“老子先让你狗妃死无全尸!”

    小浑脱王心疼得“嗷嗷”叫,却也不敢挥刀上前,正在对峙时,史朝义带着一队人马杀到“大王,刚才有人劫持了我营中的人质往你们这边来了,为何只见这一个人?”

    原来曲翠栊从见到史朝义那一刻起,便定下了用崔老夫人去换李冰冰的计谋,知道那史朝义在阵前用人质与崔颖交换受了挫,看守一定会松懈许多,她退席后便让心腹前去史朝义大营去将老夫人抢到手,自己则拖延住史起义,为心腹争取足够的时间。(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择夫教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