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四房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知其 书名:择夫教子
    六辆空马车下午时回返,开始装个人的东西,平时看着也没什么东西,轮到要搬家的时候才发现,每个人的东西都不少,尤其是沈玲珑的那些嫁妆,很是伤脑筋,估计五辆马车都装不完,杜萱娘只得让她排在最后。

    颜彦与张义的东西相对较少,最多的反而是颜放留下的那些书籍和字画,杜萱娘特意拨给她一辆,看看还有空隙,不收藏东西的王谏之便将自己的几箱子书放了上去。

    “谏之,你先送你大嫂,恒儿,还有小姑姑的玛瑙进城,在果州的宅子里帮雪竹姑姑收拾这些东西,别让你大嫂累着。”看看坐人的马车上还能挤上人,又让张恒与玛瑙的娘也坐了上去。

    王谏之带着小妩护送颜彦母子几个离开后,便是孙宝儿与崔念两个人的私房,足足装了两马车,还剩下三辆装东西的马车,便全让四个女孩子装了。

    由孙宝儿与梅兰菊三女护送着四个妹妹和崔念第二批去果州,李适居然说这一拨护送的人太少了些,自告奋勇地表示要当一回护院,你说杜萱娘能不答应么?

    待到杜萱娘终于可以歇一口气的时候,苟花却拉了拉她的袖子,示意他朝新院子那边看,正好看到沈玲珑在抹眼泪,不由得一惊,“出什么事了?”

    “还不是因为你偏心,把心尖尖上的都先送走了,留下我们这些没娘疼的呗!”苟花故意撅着嘴道。

    原来如此,杜萱娘不有点灰心,这个沈玲珑什么都好,就是这个小心眼让人烦,小心眼便小心眼吧,你大大方方地说出来,说不定人家说你直爽,偏她遇到不称心的事,不是闷在心里,便是莫名其妙地抹泪,一副受气包的样子,让人半天摸不着头脑,杜萱娘不有些怀疑她是否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嫡长女,难道是从前的报有误?

    “当没看见吧,花,我渴死了,快去倒杯水来喝!”

    结果好半天,苟花才端了半怀凉开水回来,“怎么去这么久?”

    “家里煮茶水的锅都搬去果州了,偏茶壶里也一滴水没有,我便去尚儿院子要开水去了。”苟花喘了一口气说道,“你猜我听到什么了?”

    杜萱娘一口气喝干开水,对一旁的小婉说道:“小婉,去对面陆家说一声,请他们备着我们的晚饭,然后再要一壶开水过来。”

    小婉离开后,杜萱娘白了苟花一眼,“多半又是听壁角的,打量着有用的说吧,没用的废话就别说了。”

    “二嫂,你现在是越来越脾气了,我怎么知道什么对你是有用的,什么对你是没用的?”苟花现在才是对杜萱娘越来越随意了,不过杜萱娘并不介意,苟花越是这样,说明她越是把她当亲人。

    “好啦,趁现在没人快说吧,是不是说我偏疼恒儿的母亲了?”

    “才不是呢,两个丫环在说尚儿在外面有人了,还说尚儿除了新婚之夜碰了沈玲珑,其余的时候都是蒙头睡大觉,根本不理沈玲珑,还说沈玲珑想回沁阳娘家去,我早说这个沈玲珑不是个省心的你不信,看看吧,这才几天呢,也不问问尚儿不什么不碰她,就为这点事回娘家,都不晓得她怎么开口给她母亲说原因。”苟花劈里叭拉地说了一通,十分激动。

    “你这话是听哪两个丫头说的?”

    “好像一个叫妙相,一个叫妙云。”

    杜萱娘沉默下来,看来以前误会了沈玲珑,是因为她和顾尚之间出现了问题,所以这个沈玲珑才如此绪化。

    妙相与妙云都是沈玲珑的心腹,不但刚才她抹泪可能是故意让她们两个看见,妙相与妙云两个的说话也可能是故意让苟花听见的,因为她知道她们两姑嫂几乎是无话不说的,苟花知道也相当于杜萱娘也知道,说不定厨房会没开水,也是这几个人弄的,单等着苟花上他们的院子要开水。

    她们如此处心积虑地想让杜萱娘知道这件事,可见这事已经到了让沈玲珑无计可施的地步了。

    顾尚在外面会有女人,杜萱娘是十二万分存疑。他们新婚不到一年,且这沈玲珑也是顾尚自己挑中的,没有包办或婚这一说,再说军营里哪有那么多女人让顾尚一个小小的参将随便去找?

    唯一的可能便是这两个人的夫妻生活在什么地方出了差子,这两个人年轻脸皮薄,既不好意思互相讨论,更不好意思去问人,所以便成了现在的局面。

    苟花见杜萱娘发愣,便摇了摇她的肩膀说道:“二嫂,这事你怎么办?可不能真让尚儿老婆回娘家,这可都丢死人了。男人不碰便不碰呗,有什么大不了的?还乐得轻松,玛瑙她父亲折腾起来没完没了的时候,我恨不得一脚蹬他下!”

    杜萱娘眼神怪异地看着苟花,又是一个不懂鱼水之欢的可怜女人。

    夜里,李进疲累不堪地摸回房里,发现杜萱娘还大睁着眼睛了无睡意,“萱萱,你特意等我么?”

    “嗯,是有一件非你不可的要紧事与你说!”

    李进一听又来了精神,随便洗了洗便上搂着杜萱娘,“什么要紧事等我这么晚?是不是想我了?”

    杜萱娘揪揪李进的耳朵,“我的要紧事除了等你,便是想你么?你能不能想点别的?”

    杜萱娘将白天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说了。

    “胡说八道,尚儿不是喜欢拈花惹草的人。不过不碰自己夫人倒真是有些可疑,一般况下,属于自己的漂亮夫人就睡在自己边,唾手可得,只要是正常男人都会忍不住快活一下的。”

    “你是说尚儿体不正常?也不对,听那两个丫环说,他们的新婚之夜还是正常的,要不,你私下里去问问尚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进为难地说道:“我可是他的舅舅,问外甥这种闺房问题恐不太好吧?”

    “正因为你是他亲舅舅,才能去问这个问题,换个人更不好意思去问了。等你去问了尚儿后,视况我再去问玲珑,难道你不想想他们早点有后,安慰你姐姐有泉下之灵?”

    最后一句话戳中李进的软肋,李进跳起来便往外跑,“萱萱,你先别睡,我立刻便去将那小子叫来问清楚,不行,我只好现场示范给他看了!”

    和谁示范?又示范给谁看?杜萱娘差点没让一口口水给呛晕,这李进真是……。

    很快顾尚便被叫了过来,也只穿着中衣。

    “你母亲睡了,我现在有重要事要问你!”李进的声音很是严肃,杜萱娘可以想象得到顾尚惶惑的表

    “四舅舅请讲!”

    “你和玲珑为何现在都没有孩子!”

    “……”

    “你是不是根本没碰玲珑!”

    “……”

    “你们新婚之夜是如何弄的?说出来让四舅舅给你们找一下原因!”

    “……”

    “你是堂堂男儿,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可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们若是一直没有孩子,你让玲珑怎么办?别人不会说你两个根本就没在一起做那事,只会说玲珑不会生,你忍心她受此责难?难道你果然在外面有了女人?”

    “我没有别的女人!”顾尚终于被得说话了,“我,我只是不忍心玲珑痛苦!”

    “这怎么会痛苦?男女之事乃最大的人生乐趣,男人如此,女人也同样如此,真正的丈夫能让自己的女人体会到这种极致的快乐,如果你做不到,便不是合格的夫君。”

    顾尚更加期期艾艾,“可是玲珑她流了好多血,还痛得哭了,所以我不敢再碰她,晚上睡觉时连看她一眼都不敢,我怕我会忍不住……,四舅舅,这样也能让她快乐!”

    “女人的第一次都这样,第二次,第三次就好了,你只管放心吧,还有你看看现在,你不让她痛问题更严重,她以为你去找别的女人了,还说想回娘家去了呢?”

    顾尚的声音紧张起来,“这外面兵荒马乱的,如何回得沁阳?”

    “所以你就赶紧让她痛一痛去,你自己也能享受一下,何乐不为?四舅舅虽没你读的书多,可也没你这么笨,连这种事都要让人教,赶紧去办事吧,不过要注意节制,否则会伤的。”

    外间又传来李进将顾尚推出门外,然后重重关门的声音。

    “萱萱,我决定了,以后家中男孩子成亲之前都由我来教他们如何洞房花烛,女孩子便交给你了,所以为了当好老师,我们两个应该多练一下……。”李进的声音越来越模糊,似是被什么软绵绵的东西堵住。

    第二天一大早,顾尚与沈玲珑两个来给李进与杜萱娘请安,李进故意假咳一声,羞得沈玲珑的头都快埋到顾尚的腋下去了,顾尚脸红红的,也十分的不自然,不过握着沈玲珑的手到底也没有舍得松开。

    “别捉弄他两个了,我们快点去用早饭吧,今天可要将东西贵重东西都搬完,搞不好又是一天时间。”

重要声明:小说《择夫教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