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三交底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知其 书名:择夫教子
    杜萱娘有些惭愧,自己竟然没有想到李进再厉害也不过是血之躯,从益州连夜赶回来恐怕早已经是强驽之末,自己竟与他一直缠夹不清。

    第二,杜萱娘打开房门便看到李进住的屋子外面站了三位侍女及李进的贴小厮小金,手中捧着洗漱用品及衣物,正在等候李进起

    小金见到杜萱娘,忙带了三个侍女过来见礼,杜萱娘瞄了一眼三个如花似玉的侍女手中的衣物,靓青描金的袍子,鹿皮软靴,也亏得这厮

    到哪里都带着这些行头。

    “你们要用水可去厨房自取,李进的早点可准备好了?”杜萱娘问,那三个侍女隐密地交换了一下诧异,显然对杜萱娘敢直呼李进名讳

    感到不可思议。

    小金答道:“已经备好,但不知大当家用不用。”

    “当然是要用的,我们家的饭食简陋,恐不合他的喜好,便不准备他那一份了。”

    “是。”小金低头答道。

    杜萱娘刚要去厨房打水,早起的苟花与周玉娥早已替她打好了一盆水过来。

    洗漱好,苟周二女仍在屋里,似有话要说,“你们两个是有事要和我说?”

    苟花便过来神秘地说道:“二嫂,这几人好厉害哦,我亲眼看到他们不走院门,直接从我们家的围墙上飞下来,比陆忠师傅的轻功强多

    了,二嫂,青橙的四舅舅到底是做什么的?竟有如此大的排场?”

    杜萱娘诧异地看了满脸好奇的苟周二女一眼,实际上她家的这些女孩子是极懂事体贴的,从来都不多嘴多舌,也没有多余的好奇心,一直

    都是杜萱娘愿意告诉她们便罢。不愿意讲的她们也从来不问,比如杜萱娘与陆掌柜一家及崔颖的来往,实际上她们偶尔也能从外人嘴里听到一

    些不好听的闲言碎语,但是她们两个,包括几个孩子都选择了相信杜萱娘,没有一个人在她面前多问半句。

    唯独这回这个李进,让这两个细心的女孩子们感觉到了某些非同寻常之处,所以才有苟花这一问。

    “难得你们两个现在才问我,”洗漱好的杜萱娘在妆台上坐了下来,周玉娥忙过来拿了梳子帮她梳头。“你们两个一直是晓事的,有些事

    我便提前与你们说了吧。尚儿青橙的四舅舅份比较特殊,所以你们不论看到什么都不要觉得太奇怪。也不要声张。后面马房的小方,还有那

    两个守夜人,包括陆掌柜一家都是尚儿四舅舅派来保护他们的人,这件事你们心中有数便是,面上千万别露了形迹。同时以后做事也要尽量绕开他们。为了义儿尚儿几个,我已经不得不掺和进他们的事中去,你们两个将来还要另外成家,一定要注意尽量与他们撇清。还有也别对孩子们说,因为这事连尚儿与青橙都不知道。”

    苟周二女吃惊得嘴里能放下两只鸡蛋,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说道:“我们知道怎么做了。婶子,你真的要嫁给青橙的四舅舅?”

    杜萱娘在堆螺髻的旁边插了一根玉簪,看看觉得有些碍事。仍旧别上那只双梅争的银钗,觉得还算利爽,便笑着回头对两个大女孩子说

    道:“在你们两个没有好的去处,及五个小的没有成家立业之前,我不会考虑嫁人之事。至于我和李进之间的事,还有很长远的路要走。不

    说想娶便能娶,想嫁便能嫁的,你们两个不用替我担心。算算子,韵儿的哥哥们也该归家了,这回玉娥的事无论如何都要有个结果,至于

    花,二嫂也一直在替你留意着,不论是出嫁,还是入赘,只要有合适的人,我想着尽量在乱世到来之前将你们的终大事解决了。”

    周玉娥一听到她与赵梓农的事便羞涩地低下了头,双手绞着帕子,根本没有认真留意杜萱娘后面的话。自从婚事受挫,又遭逢家变的苟花已经学会了遇事多在自己脑子里转几个弯,这回一听杜萱娘的话却抓住了重点,“乱世?二嫂是说我们将来会遇到乱世?”

    “是的,不久的将来会有一场很大的兵乱,如果你们在这之前不能成家,便会被耽搁了。再则,我之所以将这事告诉于你们,是因为你们

    两个是我能说得上话的最亲近的人,希望你们自己心中及早有个成算,同时也能看明白我将来所做的事,另外这事目前也只有你二人知道,切记不可外传,包括你们将来的家人,你们自己悄悄准备安排着便是。”

    苟周二女愣愣地点头,对于杜萱娘的话不敢不相信,同时也对杜萱娘从心里更增加了几分敬畏。

    张义顾尚带着妹妹们进来请安,对院子里的几个美貌侍女甚是好奇。

    “母亲,院子里那几个姐姐都是冰妹妹父亲带来的人?她们的衣服好漂亮!”赵韵儿羡慕地说道。

    “嗯,的确好看,以后除了冰冰,你们几个都称李进为四舅舅,义儿尚儿,你们两个也别老缠着他,他会的那些子东西不适合你们,母亲

    正在为你们寻真正行过军打过仗的武师傅。”

    “是,母亲,”二人齐声答道,顾尚还朝着张义偷笑一声,想着兄长正在谋划着求四舅舅将他的剑谱借给他看看,这回有了杜萱娘的

    ,张义恐怕是不能再缠着四舅舅了。

    “韵儿,冰冰你们两个今天就别上山了,去烘房陪着青橙记帐,玉娥,今天针线娘子会上我们家来,你将家里的布料都拿出来,预备一人做两中衣,等过几天空下来时,我再带你们去果州城挑布料做秋衣和冬衣,另外还要先给义儿尚儿做一件青色襦衫和一件白色斜衽长衫,中秋节快到,今年要给师长和同窗们送节礼了。”

    “是,婶子。”周玉娥答道。

    “花,这几天便要辛苦你了,不但玉娥的事你要接过来做,你得空时亦可帮二嫂将马房旁边的仓房整理出来,中秋节快到,前面的铺子

    也快要建好了,家中恐怕又得忙乱一阵子,到时有那个仓房,一些厨房收不了的东西可以放里面。”

    “是,二嫂。”苟花也脆声应道。

    “好了,我们去吃早饭,再晚他们两个上学的就要迟到了。”杜萱娘站起来替张义正了正头巾,又帮顾尚拉直了后背的衣襟,带头朝饭堂

    去。

    一家子来到饭堂,却见他们家的饭桌早有人捷足先登,穿戴整齐的李进兴致勃勃地招呼着众人,“我已经等你们很久,等到这些饭菜都要

    凉了,快点过来坐好!”

    李进毫不客气坐了主位,也就是杜萱娘平时坐的位置,大家相继入座后,便只剩下李进右手边的一张加了软垫的椅子,“萱萱,快过来,

    这椅子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

    杜萱娘黑着脸坐下,“李四,你这是喧宾夺主,希望下不为例!孩子们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用完饭做自己的事去?”

    古人讲究食不言,寝不语,杜萱娘闷头喝了一碗粥,吃了一只煎蛋,便与苟花一起忙着给张义顾尚准备中午的食盒,根本就不屑于搭理

    李进,李进只得在饭桌上与三个小女孩子“眉来眼去”,逗得几个女孩子半天都放不下手中的饭碗。

    杜萱娘送走张义顾尚,回来的时候看到将顾尚的屋子收拾好的小安及三个侍女正想越墙而出,杜萱娘皱眉道:“有前门,也有后门,为何

    你们一定要翻墙?当我们家是什么地方?”

    小安忙不迭地过来请罪,说下次再不敢了,那几个侍女却有些不以为然,一个穿红衣的上前说道:“其实我们也是为杜娘子着想,若是被

    旁人看见你家里突然有这么多陌生人进出,恐怕会生许多口舌……。”

    “红袖,你话太多了些,你们三个过来见过夫人,以后你们便归夫人调教差遣,我的一些常用东西也备一份放在这里,你们还回李家商铺

    住着,我不在的时候,你们每都要过来向夫人请安。”李进站在饭堂门口说道,一只手拉着幸福得冒泡泡的李冰冰,旁边站着用仰慕的目光

    看着李进的顾青橙与赵韵儿。

    三女脸色各异,但都规规矩矩地过来重新以主仆之礼拜见杜萱娘。

    杜萱娘忍无可忍地回过头来看着李进,“你这是什么意思?夫人?你怎能如此随便地将这话说了出来?是因为我是一介寡妇,所以可以胡

    言乱语?”

    “萱萱,难道你这一辈子除了嫁给我,你还有别的想法?”李进笑得邪恶,“你放心,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你绝对没有这个机会,要么你

    不嫁,否则你只可能是我的夫人!她们三个是我边用得最顺心的,先让你调教着有何不妥?”

    杜萱娘瞪着李进那得意而又妖魅的笑脸,又将自己的破眼光给狠狠地埋怨了一番,亏得当初她还以为那个冷傲的冰山男至少应该是一位豪

    爽硬气的男人,没想到竟是大大地走眼,冷峻的外表下竟是另外一番风景,不但风无俦,还霸道无赖。

重要声明:小说《择夫教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