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七九解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知其 书名:择夫教子
    杜萱娘来到烘房,此时正是烘房正忙乱的时候,从山上下来的提着新鲜忍冬花的妇人小孩们在烘房旁边的小帐房外面排成了长队,看到杜萱娘,一些相熟的妇人过来打招呼,杜萱娘一一含笑回应。

    远远的看到赵,顾,李三女穿了同色的石榴红棉绸襦衫,赵韵儿配的同色长裙,顾青橙则是白色只到鞋面的百褶裙,李冰冰则直接鹅黄色灯笼裤,不得不说三女在杜萱娘的调教下穿衣服的水平还是高,这样随便一搭配下来三人的格偏好便一览无余,赵韵儿子泼辣,顾青橙喜静,李冰冰大气。

    花骨朵一般的三个女孩儿正围在一起商量着什么,见到杜萱娘到来,立即便粘了过来,赵韵儿与顾青橙一人拉了杜萱娘的一只手,够不着的李冰冰则在前面抱了杜萱娘的大腿,母女深尽显。一旁有重男轻女的妇人目露鄙夷,几个赔钱货而已,不但穿一两银子一的衣服,还惯得如此不懂规矩,这个姓杜的小寡妇被龙泉驿镇的老少爷们夸得能干得不得了,在她们看来也不过是个没成算的,早晚得败了家。

    李冰冰仰头道:“母亲,你来得正好,刚才有位黄家娘子在山上摔了一跤,流了好多血。”

    杜萱娘看到一旁有几个明显是庄户上的娘子搀着一名衣衫褴褛,手臂上血迹斑斑的妇人,可怜巴巴地看着杜萱娘母女。

    “母亲,这个田家媳妇很可怜,没有夫君,却有三个几岁的小孩,两个不能干活的公婆,我们商量着是不是先从帐上给她支点钱去治伤,然后再让她回家养几天。将来等她伤好后再来摘花还上。”赵韵儿接过话头。

    杜萱娘见顾青橙沉吟着没说话,便问道:“青橙,你怎么看这事?”

    “若提前支钱,恐开了不好的先例,不如回头我将我的零花钱给她先用着。”顾青橙说道,带着征询的神

    “我们的零花钱也给她吧。”赵韵儿与李冰冰也觉得顾青橙的主意不错。

    杜萱娘暗暗点头,孩子们都有一颗善良的,愿意扶助弱小的心。

    “你们将这梨分吃了,这事母亲来处理。”

    杜萱娘快步来到那位妇人前,只见那妇人面有菜色。手臂被简单包扎过,眼露痛苦与企盼之色,周围的人们都紧盯着杜萱娘。想看她如何处理此事。

    “你是为我家做事受伤的,治伤的银子理应我们出,这二两银子是给你的治伤费用及补子的营养费,另外这五两银子是给你回家去找点别的什么营生做做,好养活一家人。当然你伤好了还想回来帮我,也可以回来,只希望你以后做事走路都要小心 些!”

    周围有一瞬间的安静,似乎一下消化不了杜萱娘的话,好半天那妇人才摔开搀扶她的手,就要给杜萱娘杜萱娘磕头。却被早有准备的杜萱娘上前一步将那妇人给拉住,“你若在跪拜,这银子我便收回了。你真要感激我,便回去养好伤,好好照顾家人,终于一天你会苦尽甘来的。”

    杜萱娘将一大把碎银子放到妇人手中,七两银子。只多不少,此时那妇人也就只余感激的泪水了。

    跑过来看闹的人们只以为杜萱娘最多是提前支点钱给这妇人。就算是很厚道的东家了,毕竟这个古代没有什么劳动保护法,一般百姓更不敢与有钱人家混赖,所以这些贫苦的人们帮人干活受了伤,大多都只能怨自己倒霉,根本没有人会去想雇主的责任。没想到杜萱娘不但给了那妇人医药费和营养费,还大方地资助那妇人五两银子,一时羡慕有之,嫉妒有之,但更多的还是对杜萱娘的义举所感动。

    一旁看着的三个女孩儿也露出思索地神,对杜萱娘的做法做了各自的诠释,但都是对自己母亲处事的有理有据,大方利落佩服。

    杜萱娘扫了一眼人群,发现那哑娘子与胡氏也在人群之中,便对她们微微一笑,胡氏忙推着哑娘子过来给杜萱娘行礼。

    哑娘子对着杜萱娘“吚呀”几声,杜萱娘对她挥挥手,再简单地问了胡氏她的况便转离开了,对这位儿时的邻居并没有一丝一毫的特别之处。

    下午的时候,杜萱娘到铺上去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对面的陆掌柜露头,便对老王掌柜说让他留下三十四斤好和十多斤杂骨,又让赵小六去陆家杂货铺买了十坛好酒,让燕青与他介绍来的两个守夜人抬着给工地上的匠人们送去。

    一会儿那做饭的娘子便过来替他们的工头拜谢杜萱娘,杜萱娘随口问她做何做这,那娘子想了半天才回说,太多,只好做白水吃。

    杜萱娘想了想,便带了苟花和周玉娥与那煮饭娘子一起去到他们临时抢建起来的厨房里,教她如何做卤及红烧

    杜萱娘与苟周二女忙得一臭汗,终于那将做成了两大盆香气四溢的卤及红烧,配上那十坛酒,虽不能还报昨那不知名姓的救命恩人的恩一二,让那些整劳作的汉子们开怀一回还是做得到的。

    又是一天过去,陆掌柜那边仍没有消息传来,也不知那薛金蛮与李氏商行的联合行动有没有奏效,更不知道李进在益州的事办得怎样,能不能及时赶回来阻止李斑的疯狂。

    第三天上午,孙宝儿两兄妹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家中的变故,与张家几个孩子相处融洽得很,孙宝儿想和张义顾尚两兄弟去流云庄,当然是被拒绝,待到后来三个女孩儿去后山做事时,孙金铃却死活不听劝了,非要跟着她们出去玩,不得已,只好让赵韵儿与李冰冰留下来陪她。

    杜萱娘因心中有事,也提不起精神来做费心的事,便带着三个小女孩儿将屋里的纸质书及坐垫搬到院子里去晾晒,吃过午饭后又一本本地将书收回书架。

    差不多两天不见人影的陆掌柜急冲冲地跑了进来,冲杜萱娘喊道:“赶快准备一下,崔颖与孙旭山已经来到镇头了!”

    杜萱娘一愣,脱口说道:“他们两个怎么走到一起了!”

    陆掌柜示意进堂屋里说,杜萱娘忙叫正在屋里休息的苟周二女出来帮着四个小女孩儿将院子赶紧收拾出来。

    “这几天我一直守在孙家庄外探听动静,顺便看有没有什么便宜可捡,没料到这回的大便宜竟让崔十一捡去了。昨天李珏与薛金蛮打着买地的幌子上孙家庄去,差点与李斑的人动起手来,却连孙旭山的人影都没见着,李珏也是个妙人,竟诓了薛金蛮直接在孙家庄住下,说是要等候孙旭山回家。李斑当然十分恼怒,但这两队人马是敲锣打鼓来的,还带了不少的好手前去,摆明是来搅局的,老巨滑的李斑当然不会轻举妄动,于是也在孙家庄住下,明里与李,薛二人周旋,继续暗中迫已经被他控制起来的孙旭山交出在契,并将孙家庄掘地三尺,希望找出那地契。”

    “今天一大早,三队各怀鬼胎的人马正将孙家庄翻了底朝天,希望将那‘失踪’的孙旭山与地契找出来,谁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竟被突然冒出来的崔颖包了棕子。崔颖并不是一个人前来,却是与张延鹤手下的大将孙旭光一起前来,崔颖手下的二百多府兵与孙旭光带来的训练有素的亲兵三百多人,磨刀霍霍的五百人对付庄子的一百多江湖好手,难说最后鹿死谁手。”

    “李珏与薛金蛮很识时务地向崔颖与孙旭光表明了清白,顺利出庄,孙旭光挑明向李斑要人,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体,李斑那老秃子的计划彻底破产,此时是想不将孙旭山交出去都不行了。”

    杜萱娘终于有机会开口问道:“那孙旭光又是何许人?”

    “这就是那个韩略想的好点子了,当初崔颖与韩略听到李斑要买栖霞山的消息,并不是没有动静,而是立刻便有了对策,也不知他们是怎么打听到的,这个孙旭山有个曾祖父辈传下来的旁支兄长,名叫孙旭光,在张延鹤麾下做大将军,因与这孙旭山志趣不相投,两家人早就没了往来,这韩略便连夜去请这孙旭光,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说动这孙旭光连夜赶到孙家庄为孙旭山解围。”

    “这孙旭山得了崔颖这样大一个人,看来最后得到那栖霞山的定是崔颖了,对我们大当家来说,只要不是李斑那秃子得到栖霞山便好,其余谁得到都无所谓。”

    “我看那韩略未必会建议十一要那山,没有足够力量守护这座宝藏时只能为自己招来祸患。对了,你说他们来龙泉驿镇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跟你要人呗!韩略是什么人,还能猜不出孙氏兄妹在何人手里?我先走了,你好生应对着吧,当心那个韩略!”陆掌柜说罢转急急离去,留下仍在发愣的杜萱娘。

重要声明:小说《择夫教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