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七四捣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知其 书名:择夫教子
    这个狡猾的李斑明里是为清风楼的厨艺比试,及给李进说亲来的,其实是亲自来买孙家那铁矿山,因此在灵岩诗会上才那么轻易地放过了杜萱娘,同时让李进三天后亲自去为姬秋霜解

    这一切同时也说明了一事,三天后他便可以腾出手来对付李进了。

    杜萱娘与陆掌柜互看了一眼,同时感到了事的危急。

    “清叔,现在我们不能坐以待毙,等到李进回到果州,那李斑估计早就将铁矿山到手,然后集中力量来对付我们了,所以我们决不能让他顺利买到这铁矿山!”

    “现在我们还能做什么?以李斑的手段想来那栖霞山的地契早就到手了。”陆掌柜泄气地说道。

    “我看未必,李斑昨天才到果州,又经过了诗会上那么一闹,说明昨天那地契还在孙家手里,那孙家是地头蛇,在果州数代经营下来,绝不会是一块好啃的骨头,说明用简单的手段难以拿下,所以李斑才会用五千两银子去买,今天才过去半天,我们一定还有机会。”

    陆掌柜肃容而起,“杜丫头,我知道你脑子转得快,这回我们都听你的,你让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就算无法阻止李斑得到那山,我们也得给他添一下乱。”

    “好,首先,你和李甲一要兵人两路,一队人去果州城里散布消息,说孙家庄正在出售铁矿山,最好是能说动薛金蛮与李氏商行也去插一脚,将这池水迅速搅混,如果李斑已经得手,也要他不敢明目张胆地开采那矿山,如果还没有得手,那么李斑想使用卑鄙手段拿下那矿山就不容易了。而且还得面临其他两家的竞争。”

    “另外一队人便是立即去孙家庄看看孙家周围有多少李斑的人守着,如果只有少数几人,说明李斑不在孙家庄,只有孙家人还在庄子里,做了李斑的人质,你们不管用什么法子闯进去将孙家的重要血亲带走,比如什么长子嫡孙之类的,于孙家越重要的人越好,如果孙家周围没有人守着,说明孙家人已经被李斑抓到别的地方控制起来。那便只有听天由命,看能否找着藏人的地方了。李斑此时应该想不到还有人与他争,肯定不会布置多少人手去看押孙家人。你们此去打他个出其不意,当有八成机会。”

    陆掌柜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杜萱娘,“幸好你这丫头不是我们的对头!”

    杜萱娘笑笑继续说道:“你可知我们抢那孙家人做什么?”

    陆掌柜傻傻摇头表示不知。

    “如果地契没到李斑手上,我们当然也得卑鄙一回,那孙家人不敢将栖霞山卖给李斑。如果李斑已经得手,我们便让孙家人去状告李斑,将这份大礼送给朝廷,我相信朝廷绝不会许这么重要的物资落在私人手里,应该是立即将栖霞山收归官府,让李斑竹篮打水一场空。”

    此时陆掌柜看着杜萱娘的眼神已经是服得不能再服了。然后诚恳地说道:“杜丫头,若你将来不喜欢当家主夫人,或者郡守夫人。我不介意你来做我家的儿媳妇!”说罢,陆掌柜一溜烟跑了。

    杜萱娘气得跳脚,大骂陆掌柜“老驴蛋”,恰好陆勇进来,“杜娘子。你在骂谁?我们家今天有事,父亲让我早点关铺门。杜娘子你要买什么,我帮你拿!”

    “买你个头!”杜萱娘怒气冲天地回了皮货铺,只剩下无辜被骂的陆勇。

    晚上,一家子正在起居室或读书,或写字,或做针线,偶尔也低声交流几句,杜萱娘心里挂着陆掌柜与李甲一两拨人马与李斑较量的结局,只拿了一本游记来看。

    突听得院子里传来一声响,还有人哭喊的声音,张义与顾尚两位小男子汉立即警觉起来,赶到院子里去看究竟,如今因为外面有匠人在造房子,整个院子只用一堵简单的墙隔了一下,防盗功能不太强。

    杜萱娘示意女孩子们都呆在屋子里,自己穿了鞋也跟了出去。

    “谁?”顾尚抄了院子里的一支扫帚对着墙角里的一堆黑影喊道,张义早已经窜到自己屋里找武器去了。

    墙角一阵惊恐的呜咽声,杜萱娘总算是听出来了,是人的声音,还是小女孩子的嗓音。

    “尚儿,且等一下,花,拿一盏灯出来!”杜萱娘连忙喊道。

    苟花拿着灯与全副武装的张义同时赶到,大家一看,原来墙角那堆黑影是两个挤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小孩子,一个十岁左右的小胖墩,一个与赵韵儿顾青橙差不多大小的小女孩,看穿着,应该是富贵人家的少爷小姐,只是不知他们是如何跑到他们家来的。

    “别怕,我们不是坏人,你们怎么会跑到我们家院子里来了?”杜萱娘尽量温和地问道。

    好一会儿,惊魂初定的小胖子才说道:“我们原本在自己家里,突然来了两拨人,就在我们家院子里打起来了,后来我和妹妹就被一个坏蛋给抓走了,幸亏那个坏蛋也是个傻的,在打瞌睡的时候被我打了一棍子,我便与妹妹逃了出来,那个坏蛋一直在后面追我们,我们跑来跑去就跑到这里来了。”

    杜萱娘一阵头大,陆掌柜与李甲一这两个家伙真不个东西,竟然将她也拉下水,很明显这两个是孙家的少爷小姐,被他们设计扔到她家里来了。

    杜萱娘正在走神,却听那小胖子喊道:“喂!你们是哪一家的?姓什么?你们若将本少爷和妹妹送回家去找我父亲,我让我父亲赏你们银子!”

    张义却不爽了,“你这小孩子怎么这么没家教?我母亲岂是给你喂来喂去的?再说你如今是正被人追杀,对我们客气一些,说不定我们还帮你一下,动不动就是赏银子,谁稀罕你家的银子?”

    小胖子被训傻了,估计从来没人敢对他如此说话过,瘪瘪嘴竟然想哭,旁边的妹妹却跳了起来,“救人于危难,是大侠所为,看你打扮得像个大侠,却是个胆小鬼,不救我们便罢了,干么还要骂我们?”

    张义历来不擅长与人争执,一下子也被这丫头给堵得说不出话来,顾尚岂能眼见兄长落了下风而不出言相助?

    “是你们先出言不逊,不分长幼尊卑,还说要赏银子给我们,若我们救了你们,岂不成了贪财之辈?”

    小胖子兄妹又说不出话来了,杜萱娘无奈地上前说道:“离了家,你们两个便不再是少爷小姐,对人谦逊有礼总是没有错的,你们两个先进我们家里来歇歇吧,等天明再回家去找你们父亲不迟。”

    接下小胖子兄妹果然规矩了很多,在起居室内,在众人的围观下,杜萱娘问一句答一句。

    “你们两个姓甚名谁?父亲的又是名讳是什么?”

    “我叫孙宝儿,我妹妹叫孙金铃,我父亲姓孙名旭山。”

    “家中还有何人?”

    “家中只有我父亲与我兄妹三人,我母亲早已经仙逝。”孙宝儿老老实实地答道,不能不说这家伙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相当强的,他早已经看出面前这位年纪只有他家大丫环大小,做妇人打扮的漂亮娘子是这个家的主人,不敢再摆他大少爷的谱。

    “你说你家中有人打斗,你可知道是何原因?”

    孙宝儿面上突然出现怒容,“今年我父亲想卖掉一些收成不太好的田产,于是很多人都来我家看地,谁知田产没有卖掉,却有人看中了我家的栖霞山,一直说想花高价买下我家整个庄子,可是我父亲说祖上有训,后人添的田产可以买卖,唯栖霞山不许易姓,除非我孙氏一门血脉断绝。今天有一个秃子坏蛋突然带着人到我家,与我父亲还有我家的护院一起去了栖霞山,那秃子带来的人还不让我们出去,后来又来了一伙人,他们便打了起来,我和妹妹也不知是被那一边的人马抓走的,更不知道我父亲怎样了。”

    说到后来,孙宝儿与孙金铃都又惊又怕地哭了起来,哭得杜萱娘又是一阵心软。

    “别哭了,他们要买你家的山,便不敢轻易伤害你父亲,尤其是你们两个机灵,自己想办法逃了出来,那伙坏蛋便没有了要挟你父亲的筹码,他们更不敢伤害你父亲了,因为即使他们杀了你父亲,如果找不到栖霞山的地契,他们也得不了逞,你两个最好先藏在我们家几天,千万不能被那些坏蛋发现了,若你们又被抓了去,你们一家人便真的就没命了。明天我会托人去打听你们的父亲,等你们的父亲安全了,我便让人送你们兄妹回家。”

    孙宝儿孙金铃两个鸡啄米似的点头,小孩子可真好骗呢。

    听得入了迷的赵韵儿突然问了句,“若是他们的父亲一直不回家,他们怎么办?”

    杜萱娘还没来得及想出话来堵漏洞,孙宝儿孙金铃已经放声大哭起来。

    懊丧的赵韵儿被顾尚点了一下额头,“你也是个小挑事精!”

重要声明:小说《择夫教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