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五还金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知其 书名:择夫教子
    第二天,陆掌柜介绍的车夫如期到来,看着五大三粗的,神态却甚恭谨,杜萱娘随便盘问了两句,便让他去对面杂货铺将那辆新马车赶回了自家新修的马房,住处当然是由张富贵将其安排在了猪场里。

    午后,杜萱娘将崔颖送给她的那盒金子拿出来,又将搜尸得来的金子数了二十两带上,打算去一趟郡守府,也不知那厨艺比赛何时举行,但其中的利害关系一定要提前给崔颖知晓。

    本想与一直想跟她去郡守府的陆掌柜知会一声,转念一想,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是少生枝节这妙。

    谁知走到半路的时候,恰好遇到从果州回来的陆掌柜,陆掌柜一见杜萱娘的马车直接将她的车夫赶到自己的马车上,心安理得地当起了杜萱娘的临时车夫。

    “我觉得你应该先去见崔颖,他现在做的事太高调了些,果州虽不是兵家必争之地,却是西南的人口重镇,是出蜀与进入西边康定府的必经之地,自古商贾云集,李家在果州的利益不小,尤其是这个李斑,他在这个果州的私产便有两家酒楼,一家绸缎庄,一家车马行,好几家粮油铺子,都是油水颇丰的生意。崔颖为了增加财源,也在果州城里开辟自己的财路,已经与李家及李斑的利益起了冲突,所以才有这次清风楼

    与燕回楼的厨艺比试,实际上这不过两家人互相试探的开始。”

    “他们定在何时比试?”

    “七月十五。”

    “现在不过是七月初,李斑便打算来果州,实际上他的主要目的,还是在李进上。对了,现在李进在忙什么?”

    “还能忙什么?还不是去斩草除根,大当家在当家主之初,为报父仇及巩固家主位。杀戮是重了些,这些人的后人当然也想着报仇,好好

    的安稳子不过,非得要暗中捣鬼,不过,这也给了大当家收拾他们的机会,一旦发现他们有异动,大当家一般是先让他们交兵权,再交钱粮,然后识相的还有条命。不识相的便直接灭了。”

    杜萱娘想不到陆掌柜直接将李进最血腥最隐密的底牌就这样**地摊开在了她的面前,脸色有些忡怔,杜萱娘对李进一直有一种说不清

    道不明的复杂感。这个人呈现在她面前的一直都是彻底的粗野,让人生厌的冷傲,令人发指的血腥,对亲固执地渴望,然后对她好像有时

    也宠溺得让人不知所措。

    “他难道还能杀光所有与他不同心的李氏族人?”

    “至少也要杀得他们不敢再对李氏家主有觊觎之心。然后大当家才有一线机会全而退,否则他死在李氏族人手中的机会绝对多过死在朝廷手中。大当家为了尽快肃平背后那些居心叵测者,专心对付李氏真正的大佬李斑,已经连夜带着他那些用血与火洗炼出来的部下,秘密潜去益州,打算在李斑插手之前将益州有可能陷害三小姐一家的李氏旁支给灭掉。然后接收他们的势力与产业,最快也得六七天时间。”

    “我明白了,所以李进才对李斑以为他定亲为名。突然来果州感到了空前的压力。”

    “不错,因为大当家的大部分力量都被布置到了中原一带,所以对李斑不能翻脸得太过明显。”

    “那你们原本计划怎么做?或者还是按原计划让李进立即娶一位夫人,当然是除我之外,然后对李斑说。要明年才能再娶妻,拖过一时算

    一时。”

    “这个主意我早和大当家说了。问题是大当家一直不松口,私下里却让你嫁给他,啧啧,偏偏又被你这小丫头给回绝了,其实大当家的脸

    皮是很薄的,他肯说出让你嫁给他,连我都觉得吃惊!”陆掌柜摇头道,不知道是感慨,还是惋惜,杜萱娘却暗中撇嘴,脸皮薄的人还敢与议亲对象的妹妹上?这陆掌柜人驴,眼光也拙得很。

    “唉,现在只能见了那个李斑本人再来决定怎么做了!对了,清叔,你确定要与我一起去见崔颖与老夫人?”

    陆掌柜叹了一口气,眼睛流露出难得的局促,“我假扮你的管事如何?我只进去远远地看一眼便足够。”

    这回郡守府门房一听说杜萱娘的名字,立刻进行了通报,崔安与郭妈妈亲自来大门口迎接。

    “见过杜娘子,老夫人与大人在菱花厅相候,请这边走。”

    陆掌柜亦步亦趋地跟在杜萱娘后,隐匿了平的懒散之气,毕恭毕敬的样子还真像一名尽责的管事。

    陆掌柜想尽量不引起见过他一面的郭妈妈的注意,但是郭妈妈是什么人?只扫了他一眼便将怪里怪气的陆掌柜认了出来,便在杜萱娘进入

    菱花厅时将他拦在了外面。

    “这位先生请这边喝茶,我们老夫人与大人想单独和杜娘子说会子话。”

    陆掌柜一愣,杜萱娘眼尖地瞄到陆掌柜眼中的恼意,怕他在郡守府犯了驴脾气,忙笑着对郭妈妈说道:“妈妈,实际上今天萱娘来见

    老夫人的事也与我这位叔叔有关,劳烦妈妈再去和老夫人通报一声。”

    郭妈妈实际上是看陆掌柜不顺眼,故意为难他的,老夫人与崔颖不可能提前知道她带了陆掌柜来。

    “既然是杜娘子的叔辈,便不用再通报了,二位请进。”

    老夫人穿了月白色的纱缎襦服,头上梳了个家常的园髻,斜插了两只如意金钗,神慵懒,一名小丫环拿了个美人槌在她的腿上轻轻地敲着,正靠在软榻上喝茶。

    崔颖也是一常服,头上用一只乌木簪子栊住头发,目光闪烁地看着穿了一袭碧水蓝襦衫长裙,头梳十字垂髻,头顶正中别了一只银花

    箍的杜萱娘款款步入菱花厅。

    “见过老夫人!”

    “见过郡守大人!”

    杜萱娘行标准的宫礼,倒让老夫人诧异了一下,“不必多礼。看座,给萱娘沏怀花茶来。”

    “谢老夫人,这位是你们上次见过的萱娘的叔叔陆掌柜,大名陆清一,也特意前来拜见老夫人!”

    老夫人突然将嘴边的茶杯放下,似乎在思索这个貌似十分熟悉的名字,随后又对陆掌柜上下打量,突然动容道:“你果真是河南清陵的陆清一?”

    陆掌柜缓缓地上前深施一礼,“在下正是清陵那个贪杯的陆清一,二十七未见。想不到老夫人一如从前,也还记得在下这种粗鄙之人。”

    陆掌柜声音中的颤抖连门边站着的郭妈妈都察觉到了,不抬头仔细打量了陆掌柜一眼。脸现迷惑之色。

    崔颖却有些不爽了,估计世上没有哪个儿子会高兴看到自己的母亲在他面前表演有可能是恋人重逢的戏码。

    杜萱娘赶紧说道:“实际上清叔上回都已经认出了老夫人,但不敢冒然相认,特意今天与我一起来再次确认,原来清叔与老夫人果然是故

    人!对了。十一,我还有重要事与你说,可否借一步说话?”

    崔颖狐疑地看了看陆掌柜与老夫人,这两个人除了一个激动,一个不自在,倒也没发现什么不妥之处。“便说道,请母亲招待这位陆掌柜

    ,我与萱娘去去便来。”

    老夫人连连点头。似乎也很不想让儿子杵在这里。

    “萱娘,你怎能将这种人带到我们府里来?”崔颖的语气里有难得的责怪之意。

    杜萱娘忙吐了吐舌头,说道:“对不起啊,十一,不过你也别想太多。他们真的只是故人而已。”

    崔颖无奈地摇摇头,伸出手去将杜萱娘一缕沾到下颌上的发丝捋顺。自然得仿佛那发丝长在他自己头上一般。

    杜萱娘轻轻地侧了一下头,脸颊上笑出两只浅浅的酒窝。

    “难得你亲上府中来找我,到底有何事?”崔颖眉头微皱问道,心里有预感能让杜萱娘亲自出面的应当不是小事。

    “听说燕回楼要与清风楼进行厨艺比试,你们准备得如何了?”

    “这事连你也听说了?这回是娘的冲动,那清风楼不忿燕回楼的生意超过了他们家,特意送了张帖子过来,说他们于七月十五邀了果州

    五大家族中有头脸的食客齐聚,想与燕回楼在厨艺上切磋一下,这就算下战书了,子好强,便了下来,现在已经请来了从前教她做菜的堂姐亲临指导,专门做些新鲜的家常小菜,听说准备得也不错,怎么?有问题?”

    杜萱娘想了一下,“将比试的期推后到八月十五吧,也不用怎么准备,直接输掉便是。”

    “为何?”

    “既然已经接了帖子,直接说不参加比试肯定不行的,那就只好提出推后,让对方在这一段时间不好再想别的损法子对付燕回楼,而且

    你们输也要输得自然一点,不能太明显,还有你些赚钱的门路也最好暂时停一停,如果府兵营与新兵营缺银子我们再想办法,你先拿这些金子

    去抵挡一阵子!”杜萱娘将手中装金子的盒子递给崔颖。

    崔颖却越听脸色越沉,“李进告诉你这些的?这个混蛋,竟然将也牵扯进来!他到底想做什么?”

    杜萱娘扫了一眼快到暴怒边缘的崔颖,很想委屈地说,“他还想趁机让我嫁他!”到底还是理智占了上风,这时候说这个,无疑是找死的节奏。

    “十一原来已经知道了啊!”

    “如果我连李家这点底细都搞不明白的话,我这果州郡守也做不下去了。萱娘,听我的,这回李进不论让你做什么,你都不用理会,老老

    实实在龙泉驿镇待着,种你的花,养你的猪,千万别掺和进李家的破事中去!”崔颖急切的说道,让杜萱娘心底感动得一塌糊涂。

    ps:

    向亲们推荐《末世炮灰 》 穿越进末世脑残文里跟各种极品做斗争!知其备注:其中有一名帅呆了的男丧尸,喜欢的妹纸可以去瞄一瞄!

重要声明:小说《择夫教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