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五转移嫁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知其 书名:择夫教子
    接下来几天,张义便奉了杜萱娘之命,天天下午带了弟弟妹妹们往朱家跑,今天请周玉娥将他们不能穿的棉袍改大,明天是顾青橙的石榴裙勾了丝,后天是杜萱娘的兔皮袄子被老鼠咬了个洞,都需要周玉娥这个巧手帮忙,因此这几人来回都是大包小包的。

    朱家人看在张义兄妹今天一根猪蹄,明天一盒点心,从不空手上门的份上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等到那陆倩柔觉得不对劲时,张义兄妹又突然不再上门了,空留一肚子疑惑。

    张义兄妹四人每天这样来回折腾并不是吃饱了没事干,而是将周玉娥嫁妆中的金银细软,凡是能夹带走的统统都偷运出了朱家。

    当初周玉娥嫁妆中的首饰,绸缎等细软与添箱所得都是在媒人与双方有头有脸的亲朋长辈见证下按嫁妆单子点过数的,一样不少地收在了一口巨大的樟木箱子里,放在周玉娥新房的柜子顶上,上面加了五把大铜锁,钥匙当然是由周玉娥自己收着。

    杜萱娘担心朱家在不出周玉娥的嫁妆后使招,来个监守自盗什么的,让周玉娥吃个哑巴亏,便想了这个法子,先将能弄走的值钱的东西弄出朱家,至于那些带不走的家具之类的则等到将来再说。

    待到箱子被搬空后,周玉娥直接将那串钥匙分散扔进了水井里,谁也别想拿了她的钥匙去开箱子,如今要开箱除非是偷偷摸摸将箱子劈烂了。

    周玉娥对想出这个主意的杜萱娘佩服得不行,连带心也放松了许多。

    对于朱家人的虐待和冷嘲讽,以及陆倩柔与朱三故意在她面前秀恩,周玉娥木着脸看着,听着,受着。却不做任何反应,仿佛在看一出早已看腻了的戏。

    对于朱三到她房里来行使他做夫君的权力,周玉娥不再抗拒,叫干嘛便干嘛,看着只比木偶人多了一口气而已。

    周玉娥的平静让朱家人与陆倩柔因摸不清状况反而多了几分忌惮,不敢虐得太厉害,也暂时没有提娶陆倩柔为平妻之事。

    “这嫁妆还没到手呢,心急吃不了豆腐!”当朱三这样对陆倩柔说的时候,陆倩柔才尝到了自掘坟墓的滋味。

    转眼便到了腊月底,杜萱娘开始忙了起来。除了请胡氏帮忙将家中里里外外除尘,收捡一番外,又亲自去果州选购了一批年货。首先分装了六份,带着张义与顾尚,给铺的五家大主顾挨门挨户送年礼,丽院那份当然只有杜萱娘自己去了。

    又另备了大礼去拜见了宋夫子,宋夫子欣慰之余推荐张义与顾尚在县试之前。去他在果州郡教私塾的同窗那里最后苦读几个月,那位先生也是朱三的授业恩师,杜萱娘笑着说考虑。

    教出朱三那种混蛋来的先生能好到哪里去?没的将她的义儿与尚儿给教坏了。

    不过宋夫子倒是给她提了个醒,要想让张义与顾尚顺利过县试,恐怕得另找先生了,杜萱娘决定将来再见到崔颖时。便托他帮忙推荐一个学问高的先生。

    剩下的便是街坊邻居之间的往来了,杜萱娘便派了张义与顾尚两兄弟自己前去,不能两耳不闻窗外事。熟悉各种交际应酬也很重要。

    因摊子铺得太大,而目前赚钱的又只有铺,杜萱娘只得又动用了顾尚那袋金子,只盼望明年椅子山与猪舍的收益出来后,能将亏空给还上。

    杜萱娘又想起了崔府的那位老夫人。上次崔安来拿了糕点给那位崔老夫人品尝后,那位崔老夫人在糕点盒子装了崔府自己做的糕点送回来。什么话都没说,让杜萱娘很是折服与尊敬,这才是真正的贵妇所为。

    不得不说杜萱娘在这一件事上是用了一点心机的,她之所以给崔老夫人送糕点,便是在试探崔母对她与崔颖这件事的态度。

    崔母不动声色地用自家做的糕点回赠,表示她只将杜萱娘当作崔颖的普通朋友,也暗示了她对崔颖的信任,并且对他们的关系并不在意,同样是拒绝,却拒绝得如此有涵养,看来崔颖的有出息并不是偶然的,至少他有一位优秀的母亲。

    想着崔府常送东西过来,虽然张家与郡守府不在一个层次上,但礼不可废,年礼也应该给崔府准备一份。

    前世的杜萱娘对送礼这门高深的学问专门做个研究,总结出了三个送礼要点。

    首先是送的礼要符合彼此的份,比如不能送一棵大白菜给郡守府表示你的礼轻意重,更不能送一箱金子表示你有多想巴结人家,就算你自己送得出,也得看别人愿不愿意收下。

    其次便是尽量满足受礼者的需求与好,崔颖只有一位母亲,他母亲高兴了,杜萱娘送年礼的目的便也达到了。

    最后才是送礼的理由,给崔府送年礼的理由只一点那便是还礼,崔府再怎么瞧不上杜萱娘总不能不让她还礼吧。

    杜萱娘想了很久才决定从每个女人都关心的容颜方面下手,算算崔老夫人的年纪应该有四十多了,正是不上不下的年纪,说老不算老,说年轻也早够资格当了。

    衣食钱物,崔老夫人是不缺的,崔颖也很为她争气,若真有什么遗憾那一定是容颜的渐渐调零。

    恰好杜萱娘从前也没在自己那点普通的姿色上少下功夫,一些小秘方,小偏方倒记得一些,于是便静下心写了满满的两页纸,什么防白发的药膳,何首乌炒猪肝如何做好吃,什么防脱发的‘七宝美髯丹’,什么祛斑的杏仁蛋清面膜,美白的茯岑蜂蜜膏等等,全是经过无数人验证的美容良方。

    为防崔府那些仆妇不会做,杜萱娘亲自做了几样装在小瓷瓶里,至于崔老夫人敢不敢用那就不关她的事了,至少她这份独出心裁的心意是到了的。

    杜萱娘刚寻思着派谁去崔府送这些东西,崔颖送年礼的马车又到了。

    这回来的仍是崔安,见着杜萱娘很是尊敬,给他打赏却笑嘻嘻地收了,随便说了个谢字便了事,看来他还真将杜萱娘当有钱人了。

    张义与赵韵儿围着院子里那堆东西惊叹,顾尚兄妹却很淡定,也是,这两人从前什么东西没见过?

    杜萱娘却抱着那筐据说是从番邦进贡过来的蔬菜及水果乐晕了,里面竟有两样杜萱娘做梦都想要的东西——一小把干辣椒,还有几只红皮番薯。

    “母亲,这两样红红的是什么东西?”顾尚不愧是几兄妹中最细心的,总能及时发现杜萱娘的异样。

    “这可是宝贝,我们家将来说不定就靠它们吃饭了!”杜萱娘兴奋得差点手舞足蹈,张义兄妹四人虽不知究里,但也跟着傻乐。

    杜萱娘生怕那辣椒让虫鼠给糟蹋了,让张义用绳子高高地吊在了睡房的粱上,而那几只番薯更是宝贝,立刻让张富贵在院子最干燥地方挖了个小地窖存放起来,打算明年天便将这两样东西试种下去,尤其是那番薯,对粮食产量低下的大唐的意义之大难以估量。

    ps:

    实际上蕃薯是宋朝时才传入我国的,亲们千万别被我误导了哦,我这是为了养猪才借用一下的。

重要声明:小说《择夫教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