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四气急败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知其 书名:择夫教子
    杜萱娘不去理会李进话中的真假,只要不让她立即拿出银子来就行,便说了声“多谢”,将小匣子收下了。

    李进见杜萱娘收了东西,突然露出促狭的笑容,问道:“你弄丢了崔颖送你的东西?”

    杜萱娘从没见过李进这种表,有点愣神,“与你有关?”

    被碰了一鼻子灰的李进并不以为意,“我打算在你家用晚饭!”

    “抱歉,今家中没有准备。”杜萱娘直接拒绝,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吃她亲手下厨做的饭菜。

    李进后的黑衣人面有怒色,唯有李甲一向杜萱娘投去佩服的目光。

    场面有些尴尬,李进也想不到自己被拒绝得如此彻底,脸色晴不定。

    杜萱娘给他找了个台阶下,“李大当家以后若再想喝这功夫茶,可再光临寒舍,只怕李大当家不习惯寻常百姓家的简陋。”

    “也罢,不敢再喝崔郡守的好茶,李某自带茶叶,告辞!”

    说罢,李进带着几许气急败坏,站起来便夺门而去,十分的没有风度,杜萱娘眉眼含笑,想不到冰山一般的李进也有孩子气的一面,这样的发现让杜萱娘觉得很有趣。

    张义不满地嘀咕道:“这人好没礼貌!”

    “此人危险,少粘惹为妙!但是也不能着了痕迹,让他看出来更不妙。”杜萱娘郑重地对张义叮嘱道,张义点头,不用说他都明白,至少李进手下那个叫李甲一的厉害他是领教过的,他引以为傲的一力气在那个李甲一面前一点用处都没有,这样人的还真不是他们这些普通百姓招惹得起的。

    出了铺的李进突然停下脚步,吩咐后的黑衣人,“乙五,放下你手头所有的事,全力调查杜萱娘,我要在三天内知道她三代亲族及她出生后的所有事,越详尽越好!”

    乙五便是为李进愤愤不平的那个亲随,听说要调查杜萱娘,立刻兴奋地领命而去。

    李家规矩极重,除了嫡支,手下做事之人不论来自何处,本来姓什么,一旦加入李氏地下王国便有他们特定的名字,甲字辈的为各种重要管事,大部分是家主亲随,乙字辈为各类报收集,刺探人员的总管,丙字辈的为掌管各地生意的大掌柜,人数较多,丁字辈的为李氏地下武装的掌管者,负责李家重要人物的安保及暗中杀伐,这些人遍布大唐上下,支撑着李氏庞大的地下王国。

    杜萱娘丢开这个让人捉摸不定的李氏家主,继续当她那些伙计的先生,等到帐本誊写完毕,张富贵他们也完全掌握了这种比较科学的记帐法。

    从此后,帐本便分成了同样的两份,做事之人一份,杜萱娘手上一份,大笔的银子仍然从杜萱娘手上过,一两银子以内的流动便不用再向杜萱娘请示,光这一项至少可以让杜萱娘省下一半时间。

    教会他们记帐后,每天一个时辰的习字,认字时间,便交给了下午不用去学堂的张义,从平时记帐需要用到的字开始学起,张义每天都会写几个字在黑板上,讲解一番后,便让他们自己去沙盘上临摹,这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们爆发出来的对知识的渴望,让杜萱娘看着十分感动。

    接下来便是对赵小六与赵韵儿几个人的启蒙,周五虽不是很愿意周玉娥快出嫁了还去学认字,但想到说不定将来女婿飞黄腾达了以后,还真的有一份大家业让周玉娥来管理,学会怎么记帐,看帐本倒是必要的,便默许了,周嫂子母女高兴得什么似的。

    因杜萱娘熟悉的古代启蒙读物《三字经》,《百家姓》要在宋代以后才会出现,唐朝能找到的便只有《千字文》了。

    鉴于《千字文》太过晦涩难懂,杜萱娘便凭着记忆将《三字经》,《百家姓》的前半段背出来让张义抄了,暂时当这几人的启蒙书籍。至于那两本书的后半段杜萱娘是想破脑袋都想不起来了,只好作罢。

    杜萱娘又将九九乘法口决与珠算口决整理出来让张富贵他们背诵,自此整个冬天张家主子与伙计都是上午卖力干活,下午努力充电,虽然忙碌,但因为生活有了希望,个个都精神百倍,每个人之间的关系也亲近了许多。

    自从杜萱娘在大街上与崔颖负气而别后,心中便有些后悔自己当时的冲动,表达自己感受与想法的方法有很多种,自己却选了最不妥当的一种,将二人之间的关系弄得更复杂了。

    因此杜萱娘一直将自己置于忙碌中,尽量不去想这个人与这件事,但是心底还是有一丝期盼,希望崔颖能很快再来龙泉镇,至少要给她机会将她的想法开诚布公地说与他听,消除不必要的误会。

    只是好几天过去,一直不见崔颖的影,李进那只瘟神也没见再上门。

    倒是曲翠栊带着王妈妈,李冰冰上门来了,同时跟来的竟然还有如今叫做香草的,提着大包小包礼物的趣儿。

    “萱娘,冰冰一直吵着要来见你,再加上公子他昨天有急事赶回益州了,所以我便想着来看看你,香草说你们从前也认识,求我也让她跟着来,我们几个不会给你招来什么麻烦吧?”曲翠栊拉着杜萱娘的手亲地说道,仿佛多年的姐妹。

    “能有什么麻烦?我也想冰冰了。”说罢,不着痕迹地挣开曲翠栊的手,向正在张义屋里习字的周玉娥,赵韵儿喊道,“玉娥,韵儿出来带冰冰妹妹去玩!”

    李冰冰从王妈妈怀里挣脱,抱住杜萱娘的双腿撒,“杜姨,我想你陪我玩,我还想吃你做的麻团!”

    看到李冰冰,杜萱娘便想起李进的话,也不知这孩子某一天得知自己被母亲骗了,该是何等伤心,便温柔地摸摸李冰冰的小脸,说道:“冰冰是个懂规矩的孩子,现在我与你母亲正在说话,你先和姐姐们玩去,等一下杜姨便做麻团给你吃!”

    李冰冰连忙点头,对杜萱娘服帖得很,曲翠栊眼神复杂,她生养的女儿,对自己还不如一个只见了一回的外人亲。

    周玉娥与赵韵儿穿着曲翠栊送给杜萱娘的紫缎子做的夹袍,像一对姐妹花,俏生生地站在杜萱娘旁。

重要声明:小说《择夫教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