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九强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知其 书名:择夫教子
    因张富贵还有好几天才能来上工,家中暂时没有别的事可做,杜萱娘便到铺上去帮着老王头收钱。

    大掌柜很讲信用,李家的厨房管事每天都会过来买走三十多斤,这让一头猪的猪明显不够卖了。

    老王头建议每天可再杀一头猪,可这意味着还得再请一个伙计,一时之间到哪里去找合适的人呢?

    杜萱娘正在铺一角的小桌子上一边看帐本,一边在心里盘算着这事,外面突然传来一道刻骨铭心的声音,让杜萱娘双拳骤然紧握,指甲深深地掐进手心里。

    “小寡妇,你蒋爷我又回来了,赶紧过来给我们哥几个倒杯茶喝喝!”

    头上贴了块膏药,鼻青脸肿的蒋三摇摇晃晃地跨进铺内,后的喽??话呀??诼羧獾睦贤跬吠瓶??p>  “张大哥,你的冤魂终于可以泉下安心,因为我和义儿很快就能为你报仇了!”杜萱娘心中嘶喊,然后泪盈于睫。

    蒋三见杜萱娘坐在那里没有动的意思,用手中的折扇将杜萱娘面前的帐本挑飞。

    “将爷我与你说话呢,你个臭寡妇装什么哑巴?张义,你个臭小子,你也给老子滚出来!还有我可告诉你们,张正之死不关老子的事,是他自己摔死的,而且是官府亲自断的案,老子不准你们诬赖好人!”

    铺子外面看闹的人群中传来嗤笑声,蒋三恼羞成怒,示意喽??浅鋈ジ先恕6泡婺镌对兜乜醇?卣乒窳??攀衷诙悦婵慈饶郑?馐撬?瞧诖?芫玫某∶妗?p>  周五听到风声,连铺子门都没关便提着把砍刀过来了。

    “你们这些王八蛋,还敢到这里来撒野,赶紧滚出去,否则老子砍死你们!”

    蒋三一伙也不是吃素的,也慌忙将拼命的家伙祭了出来,眼看又是一场恶斗。

    杜萱娘当然清楚周五一个人是不可能打得过蒋三一伙五个人的,便站起来拦在周五面前,冷冷地对蒋三说道:“你姐夫已经死了,如今你还来这里做什么?”

    “正因为姐夫死了,我蒋三爷才更要来,今,我们哥几个还不打算走了,狗蛋,将老子的聘礼送上来!”蒋三斜着眼睛得意地狞笑道。

    那个叫狗蛋的上前扔了几个铜钱到桌子上,“诺,小寡妇,哦,以后得改口叫你大嫂了!这是我们大哥的聘礼,你可收好了!”

    见过无耻的,却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这蒋三头几天一回到镇上便听说张正那天晚上追赶他们的时候不小心摔死了,大叫着晦气,以后他们又少了一处可以轻松弄到银子的地方,好在后来又听说,张正留下的这个小寡妇是个厉害的,不但将铺重新开了起来,还授了一座山,还在山上采花卖钱,这伙无耻之徒又高兴起来,这回他们想到了更损的主意。

    那就是直接将张家所有的东西都弄过来,包括漂亮的杜萱娘,力大如牛的张义,要做到这些只需将杜萱娘强娶过来便是。

    不得不说这个张义是坏蛋当中的极品加天才,这种损恶毒,下流无耻的法子都想得出来。

    周五差点没气得二佛出世,好在杜萱娘死死地抓住了他拿刀的手臂,周五怕伤了杜萱娘,不敢大力挣扎,只得破口大骂。

    蒋三却根本不屑于理会周五,转对铺门外围观的人群喊道:“各位乡亲,今天你们光看闹可是不行的,你们得给我作证,这小寡妇收了我的聘礼,她从今起可就是我蒋三的人了!这铺子,院子,后面的田和山地,还有他们挣的银子也都是我蒋三的了,哈哈哈……。”

    蒋三得意的狂笑,一直没有说话的杜萱娘突然冷冷地说道:“你要娶我也行,你姐夫娶我好歹也是出了三十两聘礼,写了婚书的,你若真有心,便去托媒人,三后正式来家里提亲,并且写下婚书,否则这房子铺子还有田产,是不可能名正言顺地到你手里的,你不信可以去问问陈掌柜,吕掌柜他们!”

    杜萱娘看到了人群中的陈,吕两位掌柜,顾不了许多,立即将他们抬了出来。

    陈吕两位掌柜只得上前来说道:“杜娘子说得没错,她是你姐夫的继室,原本你们要成亲就不太合礼法,若再连婚书都没有,这些东西如何就算是你的了呢?”

    那蒋三偏头想了一想,又与几个喽??换涣艘幌卵凵??澳忝橇礁隼隙?鳎?粑抑?滥忝歉移?献樱?献佣u磺崛模??饺嘶共缓盟担?献用魈毂愀?阏液眉父雒狡殴?矗?18斫?槭樾戳耍?羧堑美献硬桓咝耍?蚰阏獬艄迅疽欢伲?缓舐羧ダ龃涸骸p值苊牵哟?希?颐亲撸?裉毂阍萸胰墓??牵 ?p>  蒋三一伙将钱箱里的钱洗劫一空后,呼啸着离去。

    “杜娘子,马上报官吧,他们这是强娶良家妇女!”吕掌柜道。

    “报官也来不及了,杜娘子还是先去避一避吧,这伙人娶你的目的便是想你们张家的家产。”陈掌柜叹气道。

    杜萱娘放开周五,整理一下衣衫,对着陈,吕两位掌柜郑重一礼,冷洌的脸上没有一丝慌张,倒显出一股子少见的决然,“多谢两位掌柜及时援手,暂时支走了这一伙无耻之徒,报官和回避都不是上上之策,两位掌柜请放心,萱娘心中已有定数,定不会让蒋三得逞!”

    “你心中有数最好,那我们就先告辞了,若有事便让张义来叫我们,多个人出主意也是好的。”

    送走陈掌柜与吕掌柜后,杜萱娘对老王头和周五说道:“周大哥,老王,现在我要拜托你们马上前去打听清楚两件事,一是蒋三一伙如今落脚何处?最近做了哪些恶事?二是蒋三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是何人的手笔?这人又是什么来头?切记,一定要打听仔细,越多越好,总之有关他们的一切我都想知道,然后再来告诉我!”

    “好,我们这就去!”周五与老王头对杜萱娘的话毫不怀疑,分头离去。

    杜萱娘整理了一下铺子,继续招呼客人来买剩下的,仿佛刚才的事从没发生过,围观的闲人也失去了兴趣,纷纷散去。

重要声明:小说《择夫教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