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杀猪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知其 书名:择夫教子
    眼看二人又要吵起来,杜萱娘忙向二人打听哪家有小鸡仔,想去买几只养大捡鸡蛋吃,这才错开二人的话题。

    至此,杜萱娘心中已经有了底,周嫂子一家绝对是值得深交的良朋益友,而秦掌柜夫妇这样的人为人虽心,但其中也有他们的小私心,可做泛泛之交,却不能轻易得罪。

    张义总算提着两只布口袋回来了,杜萱娘忙数了一千五百个钱给秦掌柜娘子,“秦嫂子,这里一共有一千五百钱,除去欠你家的,多余的钱就留给你们家小孩买零嘴吃,这几天不光你们辛苦,小孩子们在家看店也不容易,就当是我这当婶子的一片心意吧!”

    秦掌柜娘子总算面露喜色,杜萱娘多给了她六十多个钱,能买三斗白米呢,一家人半个月的口粮钱出来了,虽然没想着人家这院子,有了这几十个钱,好歹这几天也算没白忙活。

    秦掌柜娘子收好钱便告辞了,临走时仍放不下那心思,叮嘱道:“杜娘子,今里话既然说开了,嫂子我还是那句话,若你们那一天真的想卖这院子,可一定要先和我们说一声啊!我们绝不会让你吃亏的!”

    “你放心吧,若我们真到了不得不卖这院子的时候,一定先来找嫂子你!”杜萱娘含笑保证,心底却在想,只要我杜萱娘还有一口气在,就绝不可能有这一天。

    秦掌柜娘子终于放心地离开了,杜萱娘与周嫂子回到院子,却见张义在院子里发泄般的劈柴,周嫂子笑道:“瞧这孩子,几句敷衍的话就当真了。”

    杜萱娘也笑道:“这院子是张大哥留下的,谁都没资格卖掉它,周嫂子,快和我说说从前张大哥是如何杀猪卖的,我想看看我们能不能重新将这生意做起来。”

    “你们俩个想杀猪?”周嫂子像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一样看着杜萱娘,“且不说去乡下买活猪有多辛苦,单说杀猪这一项,你们俩个就做不了,如果雇人杀,出了两个人的工钱,再交了税钱,你们就算白忙活了。”

    “那以前张大哥是如何杀的?”

    “张义还小的时候,请的是镇东头的老王头帮忙打下手,每月也得三百钱工钱,后来义儿大了,就是义儿打下手了。”周嫂子看了一眼张义,“再说,杀猪也是一门手艺,除了一刀下去就要将猪杀死,还得去毛,剔骨,洗下水,一般人做不了。”

    “还有就是你们俩个谁去卖,难道也雇人?”

    杜萱娘想了一下,目前看来杀猪卖这生意让她和张义来做,的确是有些难度,什么都得请人,钱都帮别人挣了,还不如将铺子租给别人,所以还得想想别的门路。

    周嫂子家去后,杜萱娘将张义叫过来,说道:“秦掌柜家虽然心思不纯,但他们的确也帮了我们很多,做人得恩怨分明,他们的好处我们要记住。院子和铺面是你父亲留下的,卖与不卖都得你长大以后自己做主。现在我们要做的是赶紧将你父亲押房子的字据和地契找到,先去正房!”

    杜萱娘与张义二人将正房内掀了底朝天,仍不见地契的踪影。杜萱娘坐下来冷静地思量,“张正将地契藏得这么紧当然是为了防蒋三,什么地方是外人想像不到,而他们父子却能轻易找到的呢?”

    杜萱娘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这院子总共就这么几间屋子,藏正堂屋的可能不大,那么就只有张义屋里了。

    “去你屋里!”杜萱娘说道,张义不明所以地也跟着去了。

    杜萱娘四处打量着空的屋子,想像着若自己是张正,会将东西藏到那里。张义的书桌不过是四条腿的条桌,放了几张练字的草纸,藏不住东西,地上是平整的泥地,墙上也光溜溜的,唯有一补丁摞补丁的灰蒙蒙的蚊帐,孤伶伶地悬在那里。

    杜萱娘仔细看那些补丁,用手捏,终于在帐顶处,捏到一团硬硬的东西,不大喜,将那硬硬的东西取出来一看,竟真的是包了一层桐油纸的地契和押院子的字据。

    第二,杜萱娘早早地起了,烙了白面饼,做了米粥,仍旧煮了两个鸡蛋。虽然目前家中处处都指望着那三十两银子,但杜萱娘却不愿意在吃食上节省,首先张义正是长个子的时候,营养必须得跟上,还有便是她自己这付板好像也不是太强壮,认真说起来她也在十六七岁,或许还有再长个的可能。

    饭后杜萱娘打算去将房契赎回来,顺便将欠邻居们的银钱还清,然后再去街上转转,看看有没有适合他们两个人做的生意或行当。

    出门时,杜萱娘特意叫上张义,这少年太过沉默寡言,子又冲动,若要教他如何做人,必得先让他学会如何为人处世,这些东西又不能靠说教,只能靠潜移默化,一点一点地去改变他,所以杜萱娘决定以后只要有机会她都要让张义在一旁看她如何做事,顺便也增加俩人之间的信任和了解。

    出了铺,左边便是周五家的皮货铺子。周家有祖上传下来的制皮和硝皮手艺,平里收购一些山里猎人运出来的动物的毛皮,然后自己硝了再卖给皮货商人。

    周五年轻的时候仗着一好武艺,常进深山里打猎,有一次运气不好,遇到一只三四百斤发了狂的野猪,在奔逃中摔成重伤,差点送了命,养了好几年才下得了,命虽然保住了,家底子也被他看病养伤掏空了,一条腿也变得不太利索,后来大家都不叫他本名,只叫他周瘸子。

    周五家也只得一个独女,名叫周玉娥,快要及笄了,温柔,模样端正,少时家境好的时候还给她请过女先生,识得几个字,女红也极好,是周五夫妇心尖尖上的

    杜萱娘到周家的时候,周家的铺子还没有开门,张义上前敲门,周嫂子前来应门,看到杜萱娘母子,脸上绽开了笑容,要他们进去坐一坐,被杜萱娘婉拒了。因为当地习俗孝中的人不可以随便上别人家里去,周嫂子不计较,但他们自己不可以没有自觉

重要声明:小说《择夫教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