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梦中巫女

    在井底事件之后,林觉得大祭司他疯了,这厮不管去哪里都喜欢带着她,而且还不让她离开他的视线范围,林终于忍受不住问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此时大祭司正站在神里浅浅的莲花池里发呆,没错大家没有看错,就是发呆。美其名曰在思考。

    “我做了什么吗?”大祭司于莲花中回转过子,逆着光林看不清他的表

    “我说你不用走到哪里把我带到哪里吧?”林索把心中的话一下子说了出来,“我又不是你养的宠物狗!”

    大祭司走到林的边轻轻叹了一口气:“把你带在边我也很困扰,可是把你放在别处乱来我会更困扰的。”

    他的语气诚恳,连林都有些同他了:“那我不会乱来了,我们分开行吗?”

    “你保证?”

    林知道如果说了保证之类的话就会成为契约,她当然不会傻到说‘我保证’,她摇了摇头:“不能保证。”

    “那你就跟着我吧。”大祭司伸手摸了摸林的脑袋,“我可以让他们把你的洗澡水换成无添加的井水。”

    林有点佩服大祭司了,他真是什么都知道啊。

    “大祭司,为什么那个井水那么凉你们还要使用呢?”林带着点希冀看着大祭司,想从他的口中得到什么信息。

    “是规矩,历来定下的规矩。”大祭司意味深长地看着林,“普通人碰到没掺别的水的井水就会冷的从水里跳出来,像你这样的人实属少见。”他那天发现了有人给林使用了没掺普通水的井水后勃然大怒,但是听女仆禀报说林在这井水林还泡了很久很久他就诧异了,最后再发生了林夜晚私闯井底的事

    这一系列的事下来让大祭司有些怀疑林就是他年幼时梦到的那个巫女,看着她眉若远山眼若星子,再看她洁白如瓷的脸,最后是那微微上翘的红唇。大祭司望着林,模模糊糊之间她的眉眼和一个十四岁的少女重叠。

    林对大祭司的话没有回应,她比之前更想知道井底到底有什么了,她正开口继续询问,却看到大祭司正出神地看着自己。

    林本来微怒,但是想想人家已经不是男人了就收起了愤怒:“大祭司,大祭司。”她唤了他几声,才把大祭司从回忆中拉出来。

    “我曾做过一个梦,那个梦很真实,我能在梦中感受到风,闻到青草的香气,还有空气中的血腥味。。”大祭司好像是在和自己说,“但是那些我都淡忘了,唯一深刻记下的是一个和你很像的少女。”

    林疑惑。

    “她从高处跳下悬崖。”大祭司依旧没有看林,“这个梦我做了很久,几乎每个月都会梦到,直到九年前才停止。”

    林感觉大祭司说的少女就是自己,而且她是九年前出生的。

    “那个少女穿着一绛红的衣服,那种款式是我从未见过的,我看到她闭着眼睛缓缓从高处落下,在梦里许多次我都想去接住她却都失败了。”大祭司伸手掠过林的发丝,“她的头发和你一样黑,在风中飞舞就像夜空。”

    林从大祭司的眼里看到了男人对女人的迷恋,她也几乎确定了大祭司梦到的那个少女就是自己,不过她是不会对大祭司说这些的,免得横生枝节。

    “以上,就是我不想你死去的真实理由。”大祭司背过子,“虽说对你也有惜才之心,但是更多的原因是你很像那个少女。”

    林很佩服大祭司的诚实与坦,但是她还是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大祭司并不觉得林就是他梦到的少女,在埃及人的眼里人死后是去了永恒的世界而不会回来。如果大祭司是个玄国人,那么他可能因为转世之说而认定林便是他梦中的黑发少女。他现在认为林只是长得和梦里的少女有些相似。

    “那我以后不会乱跑,如果想冒险之前先和你说,行么?”林知道如果大祭司说了‘行’便又会定下契约,不过这个契约还在她可以容忍的范围之内。

    大祭司地看向林:“不。”

    “为什么?”

    “契约。”大祭司点了点林的脑门,“只有三个。”

    第一个契约用在了师徒协议上,第二个契约用在了‘不许伤害洛拉丝’上,第三个还没使用。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还你自由,除了翻译和誊写的时间外你依然可以随意来去。”大祭司好像苦笑了一下,不过他很快恢复了平淡的表,“要乖乖的。”

    林大力点了点头,然后转就管自己跑了,之前她也想过直接这样跑开,但是总有一股子力量在把她往回推,大概这就是大祭司下的制吧。

    之后林的确是乖乖的,每天按时起按时做早课,聪明的巫女很快就把早课的内容都背了下来,另外在翻译玄国文字上她也很上心。这一切的原因就是大祭司每天给她提供两桶无添加的井水用来修炼灵力。

    林打开一卷纸莎草,草草阅读了一下上面的内容,然后发现这卷纸莎草上面用玄国的神文字记载了‘转世说’,她想想如果翻译出来给大祭司看到,大祭司会不会觉得她就是他梦到的那个黑发少女?如果被他知道了,那不知道大祭司会是个什么反应。

    林犹豫片刻,然后提笔开始乱写,她把这篇‘转世说’硬生生地默写成了前世的一篇有名的赋,写完后她吹了吹上面的墨迹,然后就把它叠到已完成的那一堆去了。

    大祭司自从和林说了那个梦境之后就很少出现,就连做早课的时候都不来了。林开始有些好奇后面就随他去了,男人心海底针,想要琢磨清楚还是很困难的。

    月末,又到了林回家的子,在林的意料之外大祭司居然又出现了。他将林扶上马车然后自己也坐到了她的边。林觉得大祭司是个占有超级强烈的‘男人’,虽然不算是个完整的男人但是这占有真是让人啧啧称奇。

    一路上两人无话,大祭司假寐,林看窗外。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一个一脏污的女孩跌跌撞撞地倒在了马车前面。她黑发黑眼白皮肤,大约十三四岁的样子,林拉开窗帘看着她,这个人不是玄国人,但是却长得和玄国人很相似,如果真要说起来她的骨骼似乎比玄国女子稍大一些。她穿着一红色的裙子,裙子还有袖子,式样和玄国的服饰稍微有些接近却不完全相同。她眼神迷茫地看着马车,似乎就在等大祭司下车。

    “什么人,竟敢惊扰神的马车!”驾马车的车夫怒斥那女孩。

    女孩定了定,然后双眼一闭直接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像死了一样。

    大祭司刚才透过车窗早就看到了这个女孩,他走下马车看了那女孩一眼,接着对一个神官吩咐道:“把她先送到神去吧。”他的语气没有喜怒,表也很淡,可以看出他对这个女孩是有一点兴趣的却不是很多。

    那神官领命扶起那女孩放到马上,然后骑着马就走了。

    看着马背上那女孩刻意穿着的红色衣服,林忍不住就笑了,一定是大祭司那天与她说话时被人听去了,不然怎么会有人安排一个红衣黑发的女孩过来拦车,不过看大祭司的样子还很是受用的嘛。

    大祭司回到马车上继续假寐,林继续看窗外的风景,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不过林其实很好奇,不知道大祭司对这个女孩作何感想,而且大祭司他明明就不是男人了……想到这里她又一次感觉到可惜,大祭司如果是个男人,那肯定是有不少女孩为他着迷的。

    回到家里,大祭司和往常一样叮嘱了林两天后会来接她,然后也不顾大将军的殷切邀约就回去了,每次他来大将军都会想留他吃饭,但是他总是拒绝。

    林猜测大祭司是急着回去找那个路上出现的女孩,于是她在和大祭司告别时调皮地笑了笑:“你是急着回去看她吗?”

    大祭司很意外林居然会对自己开玩笑,自从‘工具’事件后她很少主动对他说话,于是他回答:“你说的是路上那个女孩吗?”

    林点头,笑着等待大祭司的回答。

    “这是这个月第三个。”大祭司也笑了,他的笑淡淡的,林很少在他的脸上看到笑意。

    林愣然,然后她想了想大祭司最近出现的很少有可能就是在处理那些‘梦中巫女’的事吧。

    送走大祭司,大将军就走了过来对她说。

    “神里传出消息说大祭司有一个心上人。”

    林不回答,继续听。

    “说是黑发黑眼,还穿着一红衣。”大将军的神色有些焦虑,“是真的吗林,神里出现了这样的女人吗?”

    林点点头,据说有三个了?

    “真是可恶啊,别说黑发黑眼了,就算是白发白眼也没有人比我们家的林漂亮啊!”大将军咬牙切齿的说。

    白发白眼,你确定那不是女鬼吗?林在心里吐槽了一下大将军,然后就跑去找蜜拉了。

    真奇怪,一般她回家蜜拉都会来门口等她的,这次跑哪里去了?林来到蜜拉的房门前,却只看到房门紧闭。

重要声明:小说《小巫女古埃及生存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