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恢复灵力

    林慢慢把自己整个子往水中没入,冰凉沁人的井水包围在她的体四周,经脉中有一股沉睡已久的气息在不断循环往复。她闭上眼静静感受这奇妙的感觉,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小时。

    “林小姐,请问您还没有洗好吗?”浴室外传来一个女神官的声音。

    林知道是自己洗得太久了,她应了一声:“很快就好。”然后拿皂块迅速擦洗了一□子就起来穿衣服了。她发觉在水里待的时间越长能吸收到的灵气越少,最初能感觉到灵力的涌入,再往后就是片缕灵力的注入,最后灵力只是一丝丝地往体里跑了。

    林换好衣服后若无其事地回到了书房,她淡扫了大祭司一眼然后就坐了下来。大祭司拿着一卷纸莎草认真地看着,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奉上。林提起笔,然后尽量让自己平心静气地誊写玄国的文字。她好像是沙漠中迷途的旅人找到了绿洲一样的欣喜,刚才被大祭司说‘工具’的不悦感已然退去,灵力一旦恢复她将不再受制于任何人,而现在她找到了突破口。

    尽管林竭力压制自己心中的激动,但是能从别人的气息判断心的大祭司还是感受到了边小丫头的激动异常。他放下手中的纸莎草:“发生了什么事吗?”

    林抬起头看向他,在她眼里大祭司的脸从未如此可恶过,想着之前他还说自己是工具,林决定不回答他的话。于是她又低下头,不理不睬。

    大祭司也很意外林的表现,一般来说林是不会这样沉默的,他猜测她是不是听到了什么所以在生气,单是明明她的呼吸和心跳告诉他她心非常好。女人真是难懂的动物。大祭司叹气,然后拿起纸莎草继续阅读起来。

    林拒绝了和大祭司一起用午饭,不过她的拒绝无效,大祭司还是让人把她的饭菜端了上来,林本想很硬气的不吃,但是仔细思索一下粮食是无辜的,浪费也不是很好。托了小时候在农村的福她现在知道了粮食的可贵,以前在玄国的时候她浪费了不少粮食,现在想想还有些害臊。

    见林沉默地吃着饭,大祭司言又止,他怀疑林是听到了他和洛拉斯的对话。但是如果当时林在边上偷听他应该能发现的。大祭司低估了林的实力,也不知道林也曾经是个巫女,自然也是没想到林是用咒法屏蔽自己的气息的。

    下午林奋笔疾书,迅速地把大祭司布置的任务给做完了,平时要用上一整个下午的任务她只花了一个小时。大祭司接过她有些龙飞凤舞的作业看了看,也是没说什么。

    “我走了。”林撂下这句话就管自己跑了,然后回到浴室里要去洗澡,可是这一次没有上午时的神奇效果了,她觉得肯定是某个环节出了问题,于是决定要去查看一下水的源头。换好衣服找来一个女神官一问,原来那口井在神后面的山上,距离还远的。

    林觉得一旦找到那口井就能找到灵力上升的办法。

    “能带我一起去打水吗?”林按着那个女神官的指引来到了负责管理神用水的神官面前,那个神官是个大伯,年纪和大将军相仿,他看了林半天然后说。

    “你是新来的女神官吗,好面生。”

    “我叫林,是大祭司的弟子。”林介绍了一下自己,“初次见面,你好。”

    那个神官态度还算友善,他说这个事要去问一下主管。林点点头,然后对他说了谢谢。不一会儿回复就来了,负责神用水的主管同意林明天一起去后山打水,不过要求是林先取得大祭司的同意。

    转来转去又转到了大祭司这里,林本以为这种小事大祭司会答应,想不到却被拒绝了。

    “不行。”大祭司拒绝的很是干脆。

    “为什么?”林冲口而出。

    大祭司走到林的面前,对着她慢慢地摇了摇手指:“因为我找不到一个答应你的理由。”

    林愣住,然后自己想了一会儿,真的是没想到他帮助自己的理由。

    巫女做下的决定是不会轻易改变的,晚上她乖乖地回到了房间上睡觉,等夜深人静的时候穿上衣服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

    大祭司就住在她的隔壁,她在经过大祭司门前的时候特别小心,不过幸好他已经入睡。林很成功地出了院子,‘同化咒’的效果很好,院子里把守的那些神官都没有发现林从他们的边经过。

    经过上午在水里的修炼再加上大祭司渡给她的法力,林上的灵力还算充裕,她对自己施加了一个‘轻咒’,然后轻如燕地跳跃了起来,她很激动,因为这是在埃及重生后她第一次感受到飞起来的错觉。‘轻咒’并不能真的让人飞起来,但是却能让人在跑步的时候不费力,跑时只需脚尖轻点地面就可以一跃数米高。这样跑起来既省力又不会发出大的声音,故其名曰‘轻咒’。

    林按着白天时负责挑水的人说的话轻易找到了他口中的后山,神背靠着这座山,据说山里还藏着神的宝物,林对宝物没什么兴趣,她一心只想去找到那口神奇的泉水,然后跳进去好好修炼。

    林推测那口井里的水是有灵力的,但是那口井又很‘脆弱’,只要沾染了没有灵力的水就会顿时失去灵力,所以林之前也用这口井里的水洗澡却感受不到灵力,那是因为里面混入了普通的水。不过林一直想不通,为什么神要到井里去打水呢,这么一个神上上下下也有上千人,每天用的水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直接去附近的河里汲水岂不是更方便?而且这是夏天,就算井水冰冷也没到不可忍受的地步,为什么要混入普通的水进去?

    林的速度很快,她还没想清楚这些事之前就已经来到了山下,山上修葺了一条平整的石板路,估计那些挑水的奴仆白天就是沿着这条路上去的。为了防止有野兽靠近,林对自己下了一个‘金汤咒’,这样就算野兽来咬她的体也咬不动了。拥有自己的灵力实在是太好了,之前上虽然游走着大祭司的法力但是她总觉得用的不顺手,无法使用中高级的咒语。

    山不高,林跃起落下不出十次便来到了山顶,她看到那口井,普普通通平淡无奇的一口方井,林走到井边饶了一圈,玄国的井都是圆口子的,想不到埃及的井居然是方的。她知道当务之急是先研究一下井水才是。

    林的力气很小,在给自己施加了‘大力咒’后她发现灵力又用的差不多了。打上一桶水,她伸手进去感受了一下,这水的确凉,而且凉的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范围,她闭上眼好好感受了一下,源源不断的灵力争先恐后地往她的体内涌入,一时间她只觉得全被灵力充满了。

    巫女看着幽深的井水心中小鹿乱撞,来到埃及快十年了一直过的那么憋屈,现在可好,只要有了这口井,大祭司什么的都不怕了,她正这么想着的时候,桶里的灵力被她吸收完了。她倒掉桶里的水又打了一桶上来,伸手进去继续吸收灵力。

    林就这样打了十来桶水,吸收完了水里的灵力后她探头往井里看去,井里浓郁的灵力弥漫在井水里。林觉得发出灵力的并不是井水本而是井里有什么东西,这样想着她给自己施加了一个‘避水咒’,接着再为自己施放一个‘无尘咒’,做好了准备后她纵一跃。

    井口很宽大,她一个九岁的孩子想要进去是绰绰有余的。井出乎意料之外的深,借着‘轻咒’的余威她‘飘’了一分钟才到井底,井底并没有她想象中的别有洞天,真的只是单纯的井而已。井水很深将她整个人淹没,如果没有‘避水咒’,那她很有可能会溺毙在井里。

    林自嘲地摇摇头,能找到有灵力的井水已经是天大的好运了,难道还想再找到什么异宝不成?她正准备上去,却见到井壁上有一块砖闪闪发亮,好像在吸引她过去一样。

    林靠近看了看,然后试探地伸手摸了一下,谁知刚碰到砖块的时候井壁就翻转了,等林反应过来时已经进入了墙壁的内部,更奇怪的是一丁点儿水都没有漏进来。

    眼前是个朴实无华的平台,四周墙上挂着挤占蜡烛灯。林在墙壁上东按按西按按却没有找到出去的机关,正当她有些着急的时候后传来了野兽的怒吼。

    林的心里差不多有数了,这种地方肯定是有凶兽把门的,她回丢出一记风刃,后一只怪模怪样的野兽嗷嗷叫着往后退了几步。如若她的动作慢上几分,那林很有可能要被拆吃入腹了。

    怪模怪样的野兽长着老虎的脑袋牛的子,尾巴还长长的像鳄鱼一样。林觉得这肯定是杂交产生的东西,只是杂交的太失败了,居然丑成这个样子。林看了看它滚圆的肚子便知平时是有人在饲养这动物的,不然在这井里怎么能胖成这幅德行呢?

    挥手又是一记风刃,林决定先屠了这杀气腾腾的畜生再从长计议。

重要声明:小说《小巫女古埃及生存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