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拉美西斯

    林在神里开始了平静安宁的生活,子一下子又过去大半年,林过了八岁的生正式变成了九岁的小姑娘。神的生活一旦习惯了就还算美好,虽然没有在将军府里那样舒适惬意,但是能学一些东西总是好的,比如练字。

    她的字在大祭司的指导下进步飞速,大祭司也许做老师比做祭司更合适,他轻轻巧巧随随便便说几句,或者是帮林改几个字,林的书法就提高了不少。林这时候才意识到上辈子那群夸奖她字写的好的人大部分是在恭维她,其实她以前写的真的是一般般。

    “大祭司,真的很谢谢你指导我的字,进步了很多。”林站在大祭司后,看着他做示范。

    “呵。”大祭司轻笑,“居然有人自己说进步了。”

    林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大祭司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

    看着他朱唇轻启又要说出伤人的话语,林简直想扑上去捂住他的嘴。

    “我教导你不过是因为我想让我的眼睛不再饱受折磨,看到那种软趴趴的字我真的很受不了。”大祭司说完复又把注意力放到了桌上的纸莎草上。他拿着一只羽毛笔轻轻蘸了一点墨汁,然后在林写的字上面圈圈画画。

    林站在他后有些无聊了,看着这个体年龄比自己大了十二岁,心理年龄比自己还小两岁的男人,她真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话语来形容了。说大祭司对她好吧,那的确是对她很好的,而且两人一天几乎要待在一起十个小时。要说大祭司对她不好,那也是很不好的,清早叫她起来做早课,然后又施加一大堆任务给她,而且都没有说过几句好话。

    “发什么呆呢?”大祭司的脸不知什么时候靠的离她很近,他长长的睫毛像小扇子一样,琥珀色的眼睛竟有一瞬间让林感觉深邃似海。不得不承认,大祭司的确是个美男子,不可多得的。

    “没,没什么。”林紧张地掩饰着自己的失神,她咳嗽了几声,慌慌张张地想让尴尬的气氛就这样消失。

    大祭司站了起来将位置让了出来:“你来写吧。”

    林含糊地恩了一声然后坐了下来,她觉得脸颊微,果然还是不习惯和男人单独待在一起。

    大祭司若无其事地走了出去,林心无旁骛地誊写着玄国的神文字,有些古文献已经破破烂烂了,所以她的任务除了翻译外还有誊写一遍。她常常写完一篇就拿起来看看,有时候她甚至觉得自己回到了玄国,回到了某个莺飞草长的天,她穿着一绛色巫女服坐在竹楼里抄写经文。屋子里熏香袅袅升起,她养的猫蜷缩在她的腿上……

    “喵。”一只黑猫撒一般地叫了一声,然后又舒舒服服地趴了下来。

    “啊?”林发现自己的裙子上不知不觉真的趴了一只黑猫,这只黑猫的毛油光水滑的,看起来像是有主人的,她抱起小猫,“你的主人呢?”

    “贝斯特,你不要乱跑。”门口站着一个深红色短发的青年,他径直走了进来然后从林的手里接过了猫。他抱着猫顺了顺毛,然后抬起头看着林,“真是不好意思啊,我的猫乱跑。”

    眼前的青年似乎不是神的人,他一短打扮,腰上还别着一把弯刀,从他粗粝的手掌看来他肯定是个习武之人,相较于大祭司裴罗和图斯摩斯王子这类的高个子,他的高稍矮一些,材倒很精壮。他的眸子是淡淡的金棕色,和他手上抱着的猫是一样的。

    红发青年颇具兴味地看着林,他的金眸里闪过一丝好奇:“你是神的神官吗?”

    还没等林开口回答。

    “你是什么人?”老母鸡一样的大祭司走了进来,虽然他面上表不变,但是看他的脚步却并不如表一般淡定了,他状似无意地挡在林的面前,用子把她整个人遮住。

    “哦,我只是路过的。”那青年单手提起黑猫,然后便潇洒地转而去。

    等青年走远,大祭司叫来一个神官问道:“那是什么人?”

    “哦,是安梦神官的客人。”边上的神官小心翼翼地回答,大祭司的心似乎很不好。

    大祭司没有再去理会神官,他只是对林嘱咐道:“在神里行事要小心,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林懵懵懂懂地点点头,她好像也没有和那个人说什么吧?而且那只黑猫是自己跑进来的……不过她知道和大祭司多说无益,该点头时就点头,该答应的时候就答应,反抗辩解什么的都是无用的。

    大祭司合上房门,然后坐到了林边的椅子上。林习惯于大祭司坐在边,所以继续淡定地提笔继续誊写,写着写着手却被大祭司握住了。

    “去沐浴更衣。”大祭司低声命令道。

    “为什么?”林不解。

    大祭司不说话,只是看着林的手腕。

    林顺着大祭司的眼光看去,只见手腕上粘着几根黑猫的猫毛。

    林伸手拂去猫毛,然后看着大祭司:“不过是几根猫的毛而已。”

    “去沐浴更衣。”大祭司比林可固执多了,他语气严肃,好像就要生气了。

    林想说我早上才沐浴更衣过,现在干嘛又要去。但是当她看到大祭司严肃的样子,一切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这个龟毛男人真是够了,林不忿地想着,但是体却走向了浴室。在神里洗浴是没有女仆服侍的,所以林觉得洗澡很麻烦。她关上浴室的房门,然后在自己专用的浴盆里灌满了水,正当她褪去衣衫准备没入水中的时候又想起了换的衣服没有拿,然后她又走了出去。

    走了没几步来到长廊,穿过长廊就是林住的地方了,现在她住在大祭司的院子里的客房中。

    “大哥。”洛拉丝嗔怪的声音响起,虽不响,但是很清晰地传到了林的耳朵里。

    “洛拉丝,我都已经说过了,你不要误会。”大祭司的语气带着无可奈何。

    “我都听人说了,拉美西斯不过是和她说了几句话,你就紧张得不得了!大哥你是忘记了在神前的誓言了吗?”洛拉丝的语气微怒,“我就不相信只有她能帮你翻写那些古书!”

    林知道大祭司没有告诉别人她在帮助他翻译,不管是出于对她的保护还是别的什么目的,大祭司告诉别人她只是在帮他誊写经卷而已。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但是你想多了。”大祭司的声音冷了下来,“对神的誓言不敢忘,也不会忘。”

    “哥哥,那你那么重视她是为什么,我才是你的亲妹妹啊!”洛拉丝完全忘记了维持自己的形象,几乎是叫出来了。

    林凝神听着,她给自己施放了一个‘同化咒’,这个咒语是她上辈子学会的,只要使用了就可以让人把她看成一面墙、一棵树,一棵草,反正就是让人感觉到她融入了环境。

    大祭司先是沉默。

    就当林以为大祭司不会回答的时候,大祭司却说话了:“她不过是个工具而已。”

    林的子晃了晃,她本以为大祭司多少是把她当成弟子了,可现在他居然这样说。

    林知道大祭司是不屑于说谎的,更不屑于对自己的妹妹撒谎,他现在所说的肯定是内心所想,原来那么久以来她只是个工具啊……她早该知道了。

    巫女很是懊丧,她觉得自己真的是个笨蛋,一直把大祭司裴罗当成老师看待,尊敬,想不到在大祭司的眼里自己却只是一个工具,工具吗?林转过子准备离开,她不想留在这里再听下去了,越听只会越生气。

    洛拉丝听了大祭司的话似乎是满意了,她抱着还是气鼓鼓的,这样子就是在等待自家大哥安抚。

    不过大祭司并没有安抚她,裴罗已经发现了林在外面偷听。他的第一反应是林真是不听话,都叫她去洗澡了还满院子乱跑,乱跑就算了还在外面偷听他说的话。这是他第一次撒谎,撒谎的对象是亲妹妹。

    他并不觉得林是工具,但是他察觉到了洛拉丝妒火中烧,为了不让洛拉丝黑化他决定说个谎来安抚她一下,想不到那么巧的是这个谎言还被当事人听到了。

    林跑回浴室把自己一下子浸在了水里,然后想起来换的衣服还是没有拿。

    “可恶!”林在浴池里拍打了几下水花,水花溅到了她自己的脸上,弄的她很是沮丧。

    j

    她开始厌憎起了神,如果在将军府她根本不需要自己拿换洗衣服,她的心里有个声音在大喊:回去算了,反正你不过是大祭司的一个工具而已,人家根本没把你当回事。

    神里的洗澡水是井里打出来的,冰冷异常,据说就算在埃及最的天气里也没人能承受这井水的冰凉。可是神的规矩是神用水必须取自后山的井,而这井水另一神奇之处就是只要掺入别的水,哪怕只有一滴,接着便会变回普通的温度。所以神里的人打来水后都会掺入一些河水来恢复水的温度,这一次非常不巧的是仆人忘记在打来的井水里掺普通的水了。

    她能明显感受到体内的灵力在慢慢恢复,不是大祭司给的灵力而是她自己的灵力……

重要声明:小说《小巫女古埃及生存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