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回到神殿

    “你堆积了很多工作,回去要好好工作。”大祭司把林塞进马车,然后开始拿手绢擦自己的手。

    林这时候才稍微反应过来一点:“我是怎么了?”

    “你对洛拉丝使用恶咒被反噬了。”大祭司说着点了点自己的眉心,“你忘记契约了。”

    林发誓她绝对看到大祭司他笑了,而且还是那种一瞬即逝的嘲笑,更惊悚的是她居然觉得大祭司很可是怎么回事。

    “回去以后把堆积的工作做掉,然后我们来算算账。”大祭司恢复了正经的神色,“不,还是先惩罚你好了,回去后关闭好好反思一下自己做错了什么,我给你法力不是让你自残自杀的。”

    林抗议起来:“明明是你亲的妹妹先下手的!我才知道原来你们家三个都天赋超然,连洛拉丝都是有灵力的啊!”她这话说的醋意满满,在她眼里洛拉丝这种愚蠢的女人是不配拥有灵力的。

    大祭司对林说的话不以为然:“她不过是三脚猫功夫,我也会惩罚她的,而且比较起来你犯的错更严重一些。”

    “你不公平!”林怒了,才刚刚死里逃生就要被惩罚,太过分了。

    “我为什么要公平,你是我什么人?”大祭司一把捏住林的下巴,他贴近林的脸,“你还不知道你错在哪里吗,你差点死了知道吗,你死了我找谁帮我翻译那些经卷?”

    林说不出话来了,他本以为大祭司要指责她攻击了洛拉丝,但是现在的指责说出口很奇怪。

    林仔细观察了一下,大祭司一向神清气爽的脸上居然出现了黑眼圈。她又觉得自己好像的确是给他添麻烦了,不过她反正不会道歉就是了,明明是他妹妹惹出来的事,也是他下的那个契约伤到的自己。

    林的心里正是左右矛盾,一会儿觉得都是大祭司不好,再一会儿又觉得自己好像是给他添麻烦了,正想来想去想不好呢,却看到大祭司正拿着手巾在擦着自己的手,感是刚才捏了林的下巴嫌脏了,看到他的这个动作林真想掀桌,到底你在嫌弃什么啊。

    “你的体还真是奇特,在埃及那么的地方十多天只是擦没有洗澡还一点味道都没有。”大祭司原来是在嫌弃林没有洗澡,“摸起来也冰冰冷冷的。”

    “你干嘛摸我。”林对此很是介意,该不会在我昏迷的时候被这个人上下其手了吧?对于自己体整年寒冷冰冻,她给的解释是因为她吃了寒冰珠。

    大祭司不回答了,因为马车停下来了,他率先下了马车,然后一把将林从马车上抱了下来。

    林红着脸,在心里不断地告诉自己‘这家伙只是把你当小孩子而已,你不需要太介意。’其实她现在腿还很软,让她自己跳下来真的还是有点吃力的。

    “把她带到闭室去。”大祭司随便拉来一个女神官就吩咐道。

    大祭司说的‘惩罚’居然不是开玩笑的,林直接被带到了一间闭房,她本来还想反抗一下,负责带她去的女神官直接把门关上了。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林觉得她现在还需要休养和治疗,怎么直接就被丢在里面了啊!

    她本以为大祭司说的关闭只是意思意思就好了,结果一关就被关了七天,虽然每天都有人通过小口子送饭,虽然洗澡的浴桶也有人送进来,便溺用的马桶也有人提进来。但是就没有和她说一句话。在这七天林感觉时间太漫长了,而且她对大祭司居然产生了恨意,明明是洛拉丝先动手的为什么只关她一个人!

    出了闭室她看到大祭司正站在面前,手上捧着一大叠纸莎草。

    “你这个假公济私的家伙,你关了洛拉丝了吗?”林毫不客气地直接问大祭司。

    “洛拉丝是我妹妹。”大祭司说着把纸莎草往林的手上一放,“这些优先翻译,其它还有堆在你的书房了。”

    “我的书房?”林一直是和大祭司一起办公的,想不到现在居然有了自己的书房。

    “恩,就在我的书房边上。”大祭司点点头,“快去吧,你堆积的东西够多了。”

    林本来还想和大祭司吵几句的,但是看着他的样子她一下子吵不起来了。大祭司这男人绝对是个奇葩的存在,除了脸和材外毫无优点。

    林抱着一大叠纸莎草怏怏地去到了自己的新书房,走进去看果然发现山一样多的纸莎草叠在桌上。林在心里愤恨地骂了大祭司几句,然后认命地坐下来翻译。她知道自己和大祭司实力的差距,也知道现在反抗他几乎是找死,只是她心神不宁,她还不知道大将军是怎么处理这件事的,她很担心那个费丽罗继续搞鬼。

    “林,你回来了?”安梦又一次天神一般的降临,随着年龄的增加他的外形也越来越好看了,少年时的他还有些雌雄莫辩,现在却完完全全是个男人的形态了,林很欣赏这样的美男子,看到安梦心都好了很多。

    “是的,大神官。”对于安梦,林只能用很客气的语气说话,因为和他并不熟。

    “你不在的时候,我和洛拉丝都很担心你呢。”安梦来也是有目的的,他不希望洛拉丝和林的关系太剑拔弩张了,不管大哥是出于什么目的,反正大哥是很看好林的,安梦觉得洛拉丝没必要和林去碰撞,“她知道自己做错了,你能原谅洛拉丝吗?”

    林心里叫苦连天,她想着就算不原谅也没用啊,只要有那个契约在她就没法动洛拉丝:“我和她没什么关系,也谈不上什么原谅不原谅的。”

    安梦苦笑了一笑,然后伸出手来亲昵地揉了揉林的头发:“你这个孩子,也很倔强。”

    林又一次脸红了,她对安梦是喜欢的,她也喜欢的对象摸自己的脑袋,摸得林的心都软了。

    “大哥他虽然嘴巴上没有说,但是他其实也很担心你的。”安梦觉得这个时候做个好人也无妨,“你倒下后他马上赶到了将军府……他也很严格的教育过洛拉丝了,在你昏迷的时候洛拉丝也被关在房间里足了。”

    林想说我可是被关闭室了,但是这样比较起来又显得自己小气了:“我会和洛拉丝好好相处……”

    “林真是个好孩子。”安梦笑了,笑的暖花开。

    大祭司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两人的边,他冷着脸对林说:“让你好好工作的,居然还在聊天,你是嫌事太少了吗?”

    林小声地应了一声,然后回到屋子里继续工作。她知道大祭司为什么会那么紧张她的死活——大祭司想要获得关于圣书体的资料,想要知道这些古籍到底写了什么,而她是唯一一个可以帮他完成翻译的人。

    林拿起羽毛笔胡乱地写了一点,再抬头发现大祭司居然没有走而是坐在边上:“你怎么还不走?监视我吗?”

    大祭司否认:“没有。”

    “那你站在这里干嘛?”林不喜欢有人看着她干活。

    “不,没事。”大祭司虽然这样说,但是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林觉得不需要再管他了,她继续埋首苦写,写着写着听到大祭司说。

    “费丽罗搬到别院去了。”

    林直觉大将军会做出这个决定和大祭司有关,虽然大祭司没有说出经过,但是林觉得是大祭司帮了忙,她为刚才的坏态度感觉到抱歉,想了半天还是说:“谢谢你。”

    大祭司恩了一声,然后就离开了。

    看来他刚才站在这里半天就是想告诉林这件事,但是说了半天却又没说出来。林还是有点责怪大祭司把她关闭,但是想想大祭司也不完全是个坏人。而且大祭司为她解决了眼下最担心的事,想到这里林的心也愉快了很多,家里没有那个费丽罗,一切应该都不会出问题了。想到这里,她写的字开始认真了起来。

    洛拉丝和安梦正在暗处说话,洛拉丝这次被大祭司好好数落了一顿,然后又被足了一个礼拜。

    “哥哥,大哥他太过分了,居然为了这个丫头惩罚我!”洛拉丝小声说,她怕被路过的大哥听到,那样又是一顿骂。

    安梦递给洛拉丝一个安抚的眼神:“他是怕你在外面出事。”

    三兄妹中安梦和洛拉丝的关系更好一些,首先是年龄相近,其次是他们的相貌也相近,三兄妹里只有大祭司裴罗不受伊莉夫人的待见,可能原因也是他长得不像她。

    “哥哥,你说大哥是不是看上了那个林!”洛拉丝很着急的样子,“我才不要叫她嫂子!”

    “如果他是看上了她倒没什么。”安梦到底比洛拉丝要理智很多,“大哥是祭司不能结婚生子,所以你放心吧,你不会有机会叫她嫂子的。”

    “哥哥,你也不许喜欢她!”洛拉丝的心里很是矛盾,她有时候觉得干脆让哥哥去把林弄到手算了,这样就没人会和她抢图斯摩斯王子了,但是那样她就得喊她嫂子了,实在是不甘心啊。

重要声明:小说《小巫女古埃及生存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