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鸡飞狗跳

    当晚大将军回来的很早,当然一起回来的还有阿德斯,阿德斯对这位凶悍的费丽罗夫人也有些耳闻,想不到他一回来就看到一个球哭着滚了出来。

    “弟弟,你现在长大了,是不是不要姐姐了。”费丽罗夫人哭的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真是太伤心了,我本以为回家就可以找到依靠,想不到……这里已经不是我的家了。”

    大将军被自己姐姐的行为吓了一跳,他抬起头来看看后面的姆拉,姆拉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况。

    林真想上前给这个球一爪子,真是个矫的女人,下午妈妈都那么忍让她了,她现在居然还好意思哭出来。真是不知道脑子里是个什么回路。

    “嘤嘤嘤嘤。”费丽罗哭了一会儿,大将军实在是觉得心痛姐姐了,于是拉着姐姐就到屋子里去说话了,哄了好一会儿两人才走出来,费丽罗肥胖的脖子上多了一条祖母绿的项链。林记得前几天大将军说过法老赏了一条祖母绿项链要送给姆拉的,想不到被这个女人骗了去了。

    林倒也不是心疼项链,这些毕竟只是外物。但是她预见了未来姆拉的子会过的不顺心,因为这个费丽罗。她默默地吃着盘子里的煮豌豆,在大祭司那边她养成了荤素搭配的好习惯,再也不像以前一样只喜欢吃‘垃圾食品’了。

    和很多埃及贵族妇女一样,费丽罗的屋子配着一个小神坛,她每天睡前都要做一下祷告。当晚她在铜镜里照了半天新得到的祖母绿项链,很是满意的同时又怨恨自己来的太晚了,说不定很多好东西都被姆拉给拿走了呢,以后要好好教育教育弟弟,拿回来的赏赐都该给自己保管才是。

    “你下去吧。”费丽罗对自己的贴女官吩咐道,贴女官应了一声后就带着几个女仆女奴下去了。费丽罗解下项链走入小神坛,准备祈祷一下。

    费丽罗是个贵族,所以她和大部分贵族一样贪生怕死,她总是担心自己会死,死了就无法享受金银财宝美食珍馐了,虽然埃及人都相信死后的世界,可是她总是担心在死后的世界过的不如现在的世界好,所以她每天入睡之前都要在小神坛祈祷一下自己的长寿,顺便再祈祷一下自己的弟弟官运亨通,另外还要祈祷茉莉嫁个好夫婿,最好是能嫁到宫里去。

    她有些吃力地在软垫上跪下,然后闭上眼睛开始祷告,祷告着祷告着她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烧焦了,睁开眼一看原来是点着的蜡烛烧到了坐垫上,她惊慌失措地站起来,周围的蜡烛一根根地往下掉,她不能理解这些被烛台插着的蜡烛是怎么掉下来的,她连滚带爬地跑出神坛,边跑边叫:“救命啊,救命啊!”

    林在她隔壁的房间隔了一道墙壁纵着这些蜡烛掉下来,她听到费丽罗杀猪一样的叫声就知道法术成功了,这只是个简单的控物咒而已,自从体内有了大祭司给的灵力,想用点小法术简直易如反掌。

    很快仆人就冲进她的屋子灭了火,费丽罗委屈地缩在大将军的怀里瑟瑟发抖,茉莉赶了过来,费丽罗一把将自家女儿搂住,哭道:“女儿啊,妈妈差点看不到你了。”

    “大将军……去检查过了,蜡烛都还插在烛台上,并没有掉下来。”管家罗切走过来禀报,刚才费丽罗说的是蜡烛都从烛台上掉下来了,可是他去看了蜡烛都好好地插在烛台上。

    姆拉也走了出来,林和蜜拉跟在她的后。林刚才用灵力把蜡烛都插回去了,她有些得意地看着吓得瘫软在地的费丽罗,心中畅快无比。

    看你以后敢不敢再欺负我妈妈。

    大将军到底还是珍视自己的姐姐的,第二天安梦神官居然登门拜访。安梦看到林就走了过来:“林,在家里休息的还好吗?”

    “恩,很好,安梦神官你怎么在这里?”林觉得奇怪的。

    “哦,大将军说府上有妖邪,我来帮忙驱邪。”安梦算得上神里和大将军关系比较好的神官了,所以大将军有什么事一般都是直接找安梦。

    林知道是昨天费丽罗吓得半死,所以今天大将军就行动了。她哦了一声,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反正跟她无关嘛,她可没有去碰那些烛台,那些蜡烛都是不知道为什么掉下来的,她又催眠了一遍自己。

    安梦在大将军府的各个方位都撒上了有净化效果的圣水,然后又到处查看了一遍,最后他和大将军说:“大将军,府里很正常没有什么东西,我想你说的蜡烛掉下烛台又自动装回去了,可能是你姐姐她看错了。”

    大将军也希望府里最好不要有什么脏东西,他听了安梦的话也很高兴,在千谢万谢过安梦之后大将军亲自送他出了府,大将军觉得有机会一定扶持安梦做阿蒙神的大祭司,因为那个现任的大祭司实在是太油盐不进了。

    因为安梦来撒过圣水了,费丽罗安心了不少,她吃了不少好东西来补了补子,吃完后她又恢复成了昨天的那个死样子,对着姆拉开始指指点点,大意就是不贤惠,不省钱,把她弟弟的钱都用完了。最后说姆拉教子无法,两个女儿都是没礼貌的,早上也不来和她请安问好。

    “我也是有嫁妆的,具体的数量你可以去问问大将军。”姆拉真是受不了了,她每天在家待着还要被这个女人指点来指点去,“我并不是在这里白吃白喝,而且我认为将军府并不需要省钱,堂堂将军府弄的很穷酸难道就像样子了吗?”姆拉的脾气上来了,她最听不得有人说她的孩子不好,“你又不是皇后,为什么大将军的女儿要和你请安?”

    “你放肆!”说着费丽罗一巴掌就扇过来,姆拉动作比较灵敏就躲开了,费丽罗自己摔倒在了地上,手肘也摔出了血。费丽罗看着自己流血的手臂委屈极了,坐在地上就开始大哭,一边哭还一边捶顿足,意思是自己苦命,被弟弟的妻子欺负,还说虎落平阳被犬欺。

    晚上大将军回来后知道了此事,他的脸板了起来,在餐桌上就对姆拉说:“她是我的姐姐,你要和尊重我一样的尊重她。”

    姆拉也不甘示弱:“我并没有做什么,她要打我然后自己就摔倒了。”姆拉知道这种时候沉默不得,她被欺负就算了,可是她不能让人觉得林和蜜拉有一个软弱的妈妈,这样以后对她们不利。

    “你就是想赶走我!家里的灾难都是你这个女人带来的,你是个不祥的女人!如果不是你,家里怎么会闹鬼?”费丽罗‘蹭’地一声站了起来,她伸着肥胖的手指尖声叫着。她早就想说她遇到灵异事件是姆拉的错了,现在正好找到了宣泄的机会。这种脏水一定要泼到姆拉上。

    林淡淡扫了她一眼,然后用灵力把桌上的汤泼到了她的脸上,她本觉得暗中使坏比较好,可是现在真的很想糊她一脸。

    费丽罗整个人愣在当下,她摸了摸自己的脸,摸到一脸浓汤的汤渍,她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弟弟大将军尼禄多,一脸的迷茫。

    尼禄多把整个过程看的清清楚楚,对于法术他也是知道一些,但是在埃及能用法术的人屈指可数,他看了看林,心想不可能林那么快就学会法术的,她才去了神一个星期。而且他知道只有神那支血脉的人才可能继承到法力,所以他很快就打消了对林的怀疑,转而继续怀疑其屋子里是否有不干净的东西了。

    “是你干的!”茉莉站起来指着林大叫,“你去神学了法术,然后来捉弄我妈妈!”

    姆拉把林护在后:“你在说什么,茉莉,大家都知道只有神血脉才有法力。”

    林的心一横,她心想既然都已经这样了不如就变本加厉一点,这样想完她就纵着中庭里的刺桐树上的带刺的果子往屋子里飞进来,一个个全部砸到费丽罗的上,费丽罗惊惧不已,躲了几下后大概血压一下子上来了,然后扑通一声晕倒在地上。

    这个过程中林一直在吃着自己面前的菜,连看都没去看费丽罗几眼。她不后悔在大家面前作弄费丽罗,也不怕被人查出是她做的,她只想让大家知道她的妈妈没人可以欺负,这样的做法也许是幼稚了一点,但是也比憋屈着好多了。

    “你个臭小鬼!”茉莉先是蹲在地上看了看自己的妈妈,在确定她还有呼吸后就跑到林的面前想要打林。

    阿德斯把林往后一塞,拦住茉莉说:“茉莉,你别冤枉林,她什么都没有做。”

    大将军觉得受够了,自己的姐姐才回家这么点时间就发生了那么多事,虽然他不觉得是姆拉主动去挑衅的,但是这件事就是很烦。而且大将军的心是向着自己的姐姐费丽罗的,这时候看姆拉一家子也不舒服了。但是他找不到一个发作的点,于是只好让府里的医生把自己姐姐扶下去诊治,自己则是有些生气地拂袖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小巫女古埃及生存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