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宫宴前夕

    大将军为蜜拉和林请来了很多很多的老师,琴棋书画每样都有一个专业老师,一下子两人忙碌了起来,而穆的伤口慢慢长好,林也暂时忘记了要给他赎的事——有一个牢靠的佣人在边始终是没什么不好的,就像妈妈执意让莫非叔叔一家留在大将军府里一样。

    边总是要留下一个信任之人的。

    林看了看苏伊再看了看穆,苏伊对于穆跟在林的侧是很不满意的,因为他只是个男奴而已,而她自己是个女官。

    “穆,我给你赎吧?”林接过苏伊递来的蜂蜜水,浅浅地抿了一口。

    穆的脸上露出了不解之色,他迟疑着,却没有答话。

    苏伊一脸窃喜:“主人问你话呢!”

    “穆不知是做错了什么。”穆看着林,眼神一片清明,他总给人一种不是奴隶的错觉,因为他的气质里一点都没有奴隶的瑟缩。

    “没什么,只是你护主有功,我想让你做个管事吧。”和女官相对于的男高级仆人名为管事,一个府里大大小小有上百个管事,而管事又必须是自由人担当的,大部分管事都是埃及人。

    “主人!”苏伊惊呼出声,她本想阻拦一下,但是又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权力阻止林的决定。

    “苏伊,你去办一下吧。”以前苏伊都是叫林‘小小姐’,自从她成为大将军的女儿后她就开始叫‘主人’了,看来苏伊也是个通透之人,这点小事交给她应该没有问题。

    穆一脸的不敢相信,不过他不会和其他奴隶一样跪在地上大声感激主人,他只是垂眸:“谢谢。”

    “你真是狗胆包天,你都不知道该叫一声主人的吗?”苏伊想教训一下穆,但是林却已经在闭目养神了,她此时只恨自己不是个男儿,不然肯定能比这个不懂礼数的小子更受宠。

    “小小姐。”

    林睁开眼,艾伊带着一些女仆女奴正慢慢走来,她现在是姆拉边的第一女官,在府里的地位也是举足轻重,她的脸慢慢长开了,五官愈发精致起来,加上一的绫罗绸缎,走在街上谁不说她是一位贵族小姐呢?

    “艾伊姐姐!”林对艾伊始终没有改口。

    “小小姐,还是叫我艾伊吧。”艾伊面露难色,她怕这声‘姐姐’被人传到大将军耳里大将军会不喜,“夫人让我来唤小小姐去她的院子。”

    房子大了有一个坏处就是想找个人还得传唤,林跟着艾伊穿过无数个厅堂,终于来到姆拉住的地方。

    蜜拉已坐在了姆拉的边,论行动力蜜拉永远在林之上,她每天蹦来蹦去就像一只欢乐的兔子一样。

    姆拉让人给林看了座,接着她让仆人捧出好多豪华的裙装,以及一托盘一托盘的首饰。

    “法老下月生要宴请贵族,作为大将军的家人我们也能出席。”姆拉摇着羽扇,“这些衣服是妈妈刚找人做好的。你们拿着合适的回去,好好想想宴会那天该穿什么。”姆拉觉得穿衣品味是一个贵族小姐最该修炼的东西,所以她并不给女儿们指定服装。

    林心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只是法老生啊。

    蜜拉却很不淡定:“妈妈,我们要见到法老了吗,天呐!”

    “傻孩子,你们的父亲是大将军,你们以后见到法老的机会还会有很多。”姆拉慈地看着两个女儿,“以后你们会经常和皇族接触的,所以你们的父亲才给你们找了那么多老师教导你们。”

    蜜拉觉得太不可思议了,明明两个月前她和林还在村子里呢:“妈妈,可是我们……”

    “乖孩子,不要怀疑自己。”姆拉当然是知道蜜拉的想法的,“你要学学林,你看林多淡定。”

    “哈。”林打着哈哈,心想不过是蛮夷国的王,有什么了不起的,这种王就算来个十个八个我都不怕。

    “妈妈,法老是个怎么样的人啊?”蜜拉搂住姆拉的脖子,“给我说说呗。”

    “妈妈也没有见过。”姆拉整理着蜜拉的头发,“下个月你见到了就知道了。”

    林无奈地笑了,蜜拉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啊,对上位者有一种崇拜之感,其实千百年后,再厉害的上位者也不过是一堆枯骨而已,收养她的巫女活了七百岁,而玄国最长寿的君主也只活了百来岁而已。

    林有一点想错了,埃及的君主嘛……千百年后是木乃伊,估计不是枯骨。

    没过几,林就开始怨恨起了那位素未谋面的法老。

    因为他要过生,林和蜜拉被迫学习社交礼仪,而且还是赶鸭子上架的那种,几个老师轮流上阵填鸭教育。

    “手要这样放。”戴着厚厚假发的女老师孜孜不倦地教导着蜜拉。

    “走路走的太快了,不优雅。”一个嘴唇上抹着金粉的女老师用教鞭点了点蜜拉。

    “喝水不能那么着急。”

    “吃东西不能张大嘴。”

    林做的都很标准,因为这些所谓的宫廷礼仪不过是玄国的常而已,这些礼仪玄国的大户人家的小姐都能做到。看来埃及还是很模仿玄国的。林摇着扇子喝着凉茶,一脸惬意地看着蜜拉在那边满头大汗。

    “大小姐,你要多向小小姐学习才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女老师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蜜拉。

    蜜拉连忙点头:“是是是。”

    “不能这样回答我,不能连续说三个是,你只要说一个就够了……”

    穆为林斟满饮料,他现在是林边的第一管事,苏伊为此已经提了很多次抗议,但是都被林我微笑着驳回。苏伊的理由就是‘他不是埃及人’,林的回答是‘那没关系’。

    蜜拉开始练习走路了,女老师在她头上放了一个扁扁的水盆,让她顶着水盆走路。

    “野鸡也想变凤凰。”茉莉大老远地赶过来奚落两姐妹。

    “茉莉小姐,请慎言!”最老资格的女老师严肃地说,她是在宫里教导规矩的女官,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群半大小妞互相掐来掐去的,实在是有失体统。

    茉莉虽然想反驳,但是又忌讳这个老女人是宫里的女官,所以她缩了缩脖子也没说什么,只是站在边上看着蜜拉出丑。

    蜜拉本想在茉莉面前好好表现一下的,结果一个慌乱,头上顶着保持平衡的水盆倒了下来浇了她一

    “哈哈哈。”茉莉捂着肚子就开始笑。

    边的几个女仆赶紧过去给蜜拉擦拭,幸好水盆里的水不多,稍微擦擦就也干了。

    “茉莉小姐,不如你自己来试试看?”女老师很不喜欢茉莉这样放肆地嘲笑这个家真正的主人,这位老女官名为秋莎,据说是看着法老长大的,在孟菲斯城里能请来她教习规矩的人也只有大将军和大祭司了。

    茉莉立马不笑了:“不,我不试了。”接着带着仆人们风一般地跑了。

    “现在的女孩子,一个个都那么不稳重。”秋莎皱着她那张饱经风霜却还是颇有风度的脸,“蜜拉,再来一次。”

    蜜拉认命地顶上新装了水的水盆,又开始缓步行走起来,这一次没有茉莉的注视她的表现好了一些,看来茉莉刚才的确是给了蜜拉压力。

    “小小姐是我教过最聪颖的孩子。”秋莎老师不知为何突然看向了林,“本来我以为神的洛拉丝小姐是最聪慧的,现在看来果然是人外有人。”

    如果是别的小姑娘被这样表扬了肯定会羞涩一下,或者是难为地把头低下,林却觉得这个老师说的很对,不过她的嘴上还是得谦虚一下的:“老师谬赞了。”

    “哎呀哎呀,老我从不会看错的。”秋莎在宫里混了那么多年,当然知道什么人值得投资,这位小小姐份尊贵地位显赫,再加上本人又是那么聪慧通透,刚才她走路的那步子,说话的神态,活脱脱是宫里的公主才有的气派。想到这里秋莎又去看蜜拉,心想这两姐妹难道真的是一起长大的么,怎么利益教养上差了那么多,这个蜜拉该不会是抱来的吧?

    其实她错了,林才是抱来的那个,至于为什么礼仪会那么完美,原因是上辈子她就是玄国最顶尖的贵族,玄国的繁文缛节比埃及多了不知道多少倍,所以现在让她学习埃及的礼仪真的是手到擒来。

    “法老喜欢水绿色。”秋莎觉得有必要透露一些法老的好习惯给林和蜜拉,也不枉大将军如此看重自己,“法老偏顺滑的头发,不喜女子戴夸张的假发,当然如果戴的是顺滑的假发那就没什么关系。图斯摩斯王子喜欢女子着白色,另外图斯摩斯王子喜欢简单一些的打扮,不喜欢太夸张繁重的饰物。”

    林在心中默默记下,宴会那天不可以穿白色的和绿色的:“谢老师提点,老师的话林和蜜拉一定会谨记在心的。”

    蜜拉还愣在那里,似乎还在消化女老师秋莎的话。

    秋莎在心中又为林加了不少分数,反应灵敏,口齿伶俐,这个小丫头再长几岁,说不定会在后宫里大有作为,虽然看起来是异国人的样子,但是她有大将军作为父亲的仰仗,想到这里,秋莎觉得自己该放弃神的洛拉丝转投向大将军府才是明智之举。

    洛拉丝虽然漂亮,但是傲慢自大的有些过头了,这样的女人即使是贵族,也迟早要栽跟头的。大将军虽然气势汹汹但是很会做人,在贵族圈子里很得人心;大祭司虽然地位高贵并且有皇后的亲睐,但是本人比较冷冰冰不会交际。在心中权衡再三,秋莎的天枰偏向了大将军这一边。

重要声明:小说《小巫女古埃及生存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