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莲花池畔

    奥西里因和蜜拉愉快地交谈着,交谈的内容全部是蜜拉发问奥西里因回答。蜜拉的提的大多是一些关于奥西里因常生活的问题,她对奥西里因的慕完全写在了脸上。林坐在一边看着他俩,心中对埃及开放的民风以及埃及少女追求的大胆点了无数个赞。

    林犹记得在上一世她有个侍女被人传出和某个贵族少爷有私,于是那侍女受不了风言风语就跳井自杀了,虽然跳了一半被林救了上来,但是那个少女还是想不开上吊死了。林当时对她的死唏嘘不已,原因是这是她的近侍女,有感,而旁人大多说她活该,因为她不守妇道。

    现在看了蜜拉和奥西里因,林更加为以前的侍女感到可惜。如果她生在埃及……

    “林,林。”蜜拉大叫了几声。

    林反应了过来,她回应道:“什么事?”

    “奥西里因要带我们去赏莲花!”蜜拉一脸兴奋,“他知道有一片很大的莲花池,比府上的还要大的多!”

    林本想说你们两个去不就好了,但是仔细一想这样不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成何体统!于是她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裙子上的褶皱:“也好。”

    奥西里因很绅士地请两人走在前面,因为两位女主人要移步,所以那些女官女仆女奴们也都跟了上来,跪在地上的希娜如释重负,站起来揉了揉膝盖后也赶紧跟上。

    林回头瞄了一眼希娜,希娜正好恶狠狠地瞪着她,林见她表放肆凶狠,便给了她一个冷笑。

    希娜被林笑的又低下了头,她对林的恨意已经超过了蜜拉,她狠狠抓着裙角,心中想着总有一天要把你们踩在脚下。不过她也只是想想而已,真的要实行起来估计还是有难度的。

    现在府里已经没有人敢阻挡林和蜜拉的行动了,茉莉这个找茬的家伙也不在这里。蜜拉边的女官麻利地去安排好了马车,奥西里因这次没有骑马而是和两姐妹一起坐进了马车里。林觉得自己跟来真是太正确了,她断断不可让自己的姐姐和奥西里因在马车这种狭小的空间独处的。

    “蜜拉你笑起来真的很美。”奥西里因冷不丁说了这么一句。

    林正在喝着果汁,听到这句话差点呛住。

    蜜拉低下头,露出了少女的羞涩表:“是吗?没有啦。”

    “我以阿蒙拉神的名义起誓,我说的话皆是发自肺腑。”奥西里因完全把林当成空气了,的确,一个八、九岁的孩子没什么可在意的,即使她是蜜拉的妹妹。

    林很确定奥西里因是想追求蜜拉了,如果说之前他只是勾引蜜拉,那现在一定是j□j的勾引与挑逗,想到这里她看向奥西里因的神更加戒备了起来。

    走了好一会儿,马车停了下来,奥西里因首先下车,接着将蜜拉扶了下来。当他想去扶林的时候,苏伊却一个箭步走了上来将林扶下了车。苏伊记得自己的妈妈说过林不喜欢和男人接触,所以这时候是她表现的最好时机。因为他们的目的地有些远,所以仆人们也坐了差一些的马车,苏伊在马车到了的第一时间就跳了下来,就是为了来扶林下车。

    林赞许地看了苏伊一眼,心里对她的看法高了不少,本来觉得苏伊有些愚笨和鲁莽,现在看来她也是个机灵的丫头,只是表现的不明显。

    面前是一个雪白的建筑,林一直不知道这种石头的名称是什么,她摸了一下门口的神像的子,眼中写满了疑惑。

    “这些是雪花膏石。”奥西里因似是自言自语其实是在为林和蜜拉解惑,“这里是法老以前建的一座花园,现在已经对外开放了。”说是对外开放其实也只是对贵族开放,当然大将军府的马车自然是可以进来的。

    走进这座雪白的建筑,入眼的便是一望无际的莲花池,粉红的、白色的、淡紫色的,数以千计的莲花生机勃勃地在池子里绽放,微风吹来莲瓣微微抖动,滴煞是喜人。

    “好美。”蜜拉忍不住就感叹出声,她本来就不喜隐藏绪,喜欢便是喜欢了,她跑到莲池边上一会儿摸摸这朵一会儿摸摸那朵,开心得不得了。

    林也喜欢花,但是她现在的心思都放在了奥西里因的‘谋’上,一见钟什么的她是不相信的,虽然蜜拉长得也不差,但是和奥西里因比起来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要说奥西里因一下子上了蜜拉的美貌,似乎是不成立的。

    而且他献殷勤的时机也十分可疑,上午蜜拉才成了大将军的女儿,下午这小子就说蜜拉笑的美,林想到这里看向奥西里因的眼神更是不善了。

    奥西里因倒是没有注意到林的眼神,他正出神地看着在莲花池中嬉戏的蜜拉,或者说是站在蜜拉后的女奴希娜。

    “苏伊。”林喊来苏伊,“那个希娜是什么来头?”

    苏伊贴在林的边小声回答:“希娜是亚述那边买来的女奴,三年前买进来的,今年十四岁。”

    林点点头:“如果我想要添个女奴,该怎么办?”

    “您看上了希娜?”苏伊面露难色,毕竟希娜是蜜拉的女奴。

    “蜜拉。”林已经走到了蜜拉的边,“我想和你要一个女奴。”

    蜜拉没想到林对自己的女奴有兴趣,不过林的要求她都会答应:“好啊,你喜欢哪个就带走吧。”

    “就是她。”林指向蜜拉后的希娜。

    希娜被林指的心一慌,帮蜜拉摘的莲花都掉在了地上,她‘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小小姐。我……”

    “你什么你,小小姐看上了你你该光荣才对!”苏伊非常识趣地跳了出来,“你该感激小小姐看重你才是!”

    林已经想好了对苏伊的处置,要说留这个人在府上肯定是个麻烦,要除掉她林也做不到,她决定到时候把卖契还给希娜,再给她点钱打发走了算了。

    奥西里因估计也只是看着希娜颜色好,只要希娜别在他面前乱晃估计就没问题了,巫女到底还是太天真,她完全没想到她今天的行为只是治标不治本。

    希娜慌乱地跪着,她着急地看向了奥西里因。

    奥西里因递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

    “奥西里因,你看那边还有天鹅!”蜜拉拉着奥西里因就走到了莲花池的另一头。

    林看着跪在地上一脸忿恨的希娜,她无奈地摇摇头,接着吩咐苏伊:“回去后把她的卖契还给她,再给她一笔钱,恩……再弄个人把她送离孟菲斯吧。”

    苏伊虽然很惊讶,但是对于主人的安排她也不好质疑什么:“是。”

    在府里的所有奴隶都希望得到卖契和一笔钱,然后就可以过上自由人的子。苏伊不明白了,小小姐摆明了很讨厌这个希娜,为什么还要给她一笔钱,如果真的不想见到直接赶出去就是了。

    斜阳西下,奥西里因带着蜜拉和林准备回府,仆人们也集合了起来,苏伊数来数去却发现少了一人,合计了一下发现是希娜不见了。

    “不过丢了个仆人,不如先回去了吧,天色也晚了。”奥西里因对蜜拉说,声音如四月的风温暖和煦。

    蜜拉的眼里只有奥西里因了,她都不考虑一下奥西里因到底说了什么,就一脸迷恋地说了句:“好。”

    林总觉得自己知道了什么,她朝着奥西里因的背影看了几眼,再环顾了四周,她觉得这个院子里一定有奥西里因的手下,而那个希娜估计也是被奥西里因藏起来了。

    回到家里,奥西里因礼貌地与两姐妹告别,蜜拉想留他吃饭,他却说军中有事还得回去。对于他的这句话林是根本不信,都吃晚饭了军中还有什么事啊。

    “蜜拉,你觉得奥西里因怎么样?”奥西里因刚走,林就单刀直入地问了。

    “他……”蜜拉垂下头,“我刚想问你呢。”

    “我觉得他不好。”林对奥西里因的怀疑太大了,“我觉得他是为了你现在的新份接近你的。”

    蜜拉的回答却出乎林的意料:“可是,我们现在的份,任何人都会想接近啊。”说着蜜拉高兴地拿出一把匕首,“这是他送我的定信物!”

    匕首发出幽深的寒光,林真是觉得埃及人脑子坏了才拿这个当定信物,是要组成杀手世家吗?

    “他说这是他近几年来的贴之物,也保护了他好几次,现在他将他的幸运匕首送给我了。”蜜拉开心地在原地转了个圈,接着她又为难了起来,“我该送他什么好呢?”

    林不想跟蜜拉提希娜的事,首先这个事只是她个人的感觉,并不一定是真的,再者反正希娜消失了:“你自己把握就好。”

    “对了,林。”蜜拉突然想到了什么,“我听女仆们说你很喜欢那个男奴穆啊,想不到你喜欢这个类型的,好的。”

    林一下子抓狂了,这些女仆怎可坏我清誉!

    见林的表愤怒了,蜜拉很不解:“林,你怎么了?不开心吗?是她们说错了吗?”

    “她们怎可毁我清誉!”林出离愤怒。

    “哈哈哈,这有什么啊。”蜜拉对林眨眨眼,“她们只是羡慕那个男奴得了主人的青眼,这并没有什么的。”

    林无语凝噎,她差点忘记这里是埃及了,看来埃及的女主人根本不怕什么风言风语,如果她‘宠幸’了穆,估计全府上下还会乐此不疲地宣传这个‘好消息’呢。

    两姐妹就这样短暂地交流了一下各自的感问题,然后就开始想起了自己的事。一个在想该送奥西里因什么定信物;另外一个想着干脆让穆赎离开算了,免得被那些仆人们浮想联翩。

重要声明:小说《小巫女古埃及生存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