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他是男主

    到达阿蒙神后,林搭着哥哥的手下了马车。

    饶是自以为是的巫女也被震撼到了,眼前壮观宏伟的建筑给了她极大的冲击,两排高大精致的莲花柱首当其冲地让她叹服了。

    玄国的神社幽深宁静,仿佛一条潺潺流淌的涓涓小溪,当你站在玄国的神社里,你能感受到的是心灵的安适与静谧。

    埃及的神却是直接将人们想象中的神界搬到了现实之中,数十米高的巨型莲花柱庄严肃穆地站在大道两边,任何人站在柱子底下都会生出对神灵的敬服与感到自的渺小。

    “阿蒙神。”大将军不知是在说给自己听还是在介绍,“最接近神的地方。”

    蜜拉有些紧张地握住林的手,她和林一样在乡下根本没听过什么神话传说,对于埃及的主神阿蒙拉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认知,可是到了此处,她竟然被震慑的动弹不得。

    “大将军。”穿着标准神官白袍的安梦神官似乎等候多时,“这边请。”

    林看着安梦,心中第一次生起了一些怀疑,莫非安梦这人真的有几分神力,或者说他真的能通达到神的旨意?如果说他生的这般好看也是神赐,那林倒是很相信的。

    等一下,我在乱想什么呢,林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根本没有阿蒙拉神,只有玄王才是唯一的神才对嘛,作为玄国的巫女怎么可以被蛮夷之国的宗教吸引过去?

    林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就跟在大将军之后,她偷眼看了一下边的哥哥和蜜拉,他们的神色均是非常庄重严肃,看来埃及人还是很信奉神灵的,至少在神里是这样的。

    大将军后的随从们都没有跟进来,即使是奥西里因这样的专业跟班也乖乖候在外面。大将军解下了佩剑交给奥西里因,然后便对安梦点头示意已经准备好了。

    缓步进入神,在走了几百米后周围的莲花柱终于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白色的莫名材料制成的神像,这些神像一个个人兽首,每一尊都有几十米之高。林看到猫猫狗狗的脑袋,心中想起了外公葬礼时的胡狼头神官,想到这里她又觉得有些好笑,却是不敢笑出来的。随着他们的深入,周围慢慢开始多了白袍祭司(神官),他们都和没有见到大将军似的站于两侧静默不语。若是平常之时大将军可以治他们的罪,可现下大将军并不介意他们的不敬。

    任何东西,打上神的标签,便能变得高贵非凡。林在心里腹诽这这些神官根本没有丝毫灵力,不过想了想自己体内微弱的灵力,似乎是没有什么资格嘲笑别人的。

    安梦在前面缓步走着,虽然动作慢的和老头子一样但是却丝毫不影响他的非凡魅力,林看着他被衣服布料勾勒出的美好肩膀线条,再对比了一下他和他后的尼禄多将军的形象,顿时林觉得如果埃及真的有神,那应当就是安梦这样子无误了。

    巫女虽然不可以谈也不能慕男子……但是林觉得这辈子她好像不是巫女了,所以多看两眼完全是没问题的,而且埃及神官并不是不可以结婚的,祭司才必须为神守如玉,林突然觉得如果在埃及要嫁人,那就要嫁给安梦这样的美男子。

    直接说想嫁给他就好了(天外之音)。

    终于走到第一道门前,这道门十分有意思,居然是水幕。远看波光粼粼近看这水幕却如同布匹一样平滑无波,林凝神看出了这水幕里有些灵力在里头,不过也只是小把戏似的一点点而已。

    安梦直直朝着水幕走去,而那水幕也和长了眼睛知道他要进入一般拉了开来。

    蜜拉小声惊呼,不过她在来之前就被姆拉耳提面命过了所以立马捂住了嘴。

    林在心里暗暗吃惊了一下,本以为只是个摆设而已。

    之后的路并没有什么惊奇的地方,最后来到一扇黄金门之前,门口看门的两个神官郑重其事地拉开十米高的黄金门,内里一片银白。

    看来这就是内了,内的正中是一个比较低矮的小广场,小广场边上有高出一个台阶的平台,中间的小广场里放着清泉,那清泉大概正好到人的脚背上,广场上方还有不知何处而来的水珠往下滴,看起来就好像这广场上在下雨一般,很是奇妙。

    “哇。”蜜拉再也忍不住了,轻呼出声。边上最为稳重的哥哥阿德斯也是一脸惊异。

    巫女有些不服气地看着那降雨的地方,心想看来这埃及的神官祭司都是华而不实,整天弄出这些东西来迷惑民众,她当巫女的时候从不搞这些花架子,一直都是有鬼就驱鬼,要求雨就求雨的。不过她自己心里也明白,她是有点羡慕嫉妒的,毕竟这一世她的灵力可以说等于零。

    大将军不是第一次进来,所以没有很吃惊,姆拉是第一次进入这里,她也不淡定了,这是怎么做到在屋内的局部下雨的?

    “大将军。”内后方走出一个金色的影,一头金棕色的标志卷发不是洛拉丝还会是谁?她穿着白色的长袍,头戴金子做的柳条,看起来圣洁而优雅,如果不是之前在大将军府里的那些孩子气的举动,林真的会觉得她是个圣女之类的角色。

    “洛拉丝神官。”大将军对着洛拉丝弯腰。

    洛拉丝淡然弯腰回应。

    林只觉得很不舒服,难道说负责认养告知仪式的就是这个小妮子,她不服气啊!

    “大祭司还没有来,还请将军稍等。”洛拉丝轻启朱唇,语气里是说不出的得意,她挑眉看着林,感觉非常解气。

    “洛拉丝是阿蒙神的代理女祭司。”安梦对大将军说,眼睛却是看向林,“阿蒙神一直没有选出女祭司,所以洛拉丝神官代理了这个职位。”

    “现在请去沐浴更衣。”洛拉丝笑意吟吟。

    洛拉丝后有两个小门,似乎一个是男宾的一个是女宾的,几位女神官过来请了蜜拉和林,另外几位男神官则是引了阿德斯。

    因为大将军和姆拉是父母,所以他们直接被带到了后面的休息室等候。

    所谓沐浴更衣真的和字面上的意思一模一样,真的只是在一个泉水里泡了泡子,林很不愿意在外人面前脱衣服,那些神官也很善解人意地离开了,等她和蜜拉清洗完子就穿上了神提供的白袍,白袍边上还放着两盏不知是什么做的莲花。

    “两位小姐,衣服边上的莲花是香膏,还请涂抹在头发上。”门外传来女神官的声音。

    林虽然不想弄油了刚洗完的头发,但是想想入乡随俗,还是抹了一点在头发上,蜜拉觉得这个香味太好闻了,于是忍不住多抹了一点:“林,这个很好闻。”

    “恩。”小孩子的玩意嘛。

    “林,你再抹点。”说着蜜拉就抹上了林的头发。

    林抗拒地想别开子,却被蜜拉牢牢按住。

    两人小小打闹了一会儿后,蜜拉突然来了句:“妹妹,你真漂亮。”

    “干嘛突然这样说?”林小小愣了一下。

    “没什么,就是觉得我妹妹真是好看。”蜜拉边说就边拉着林往外走。

    “这边请。”门外的女神官恭敬地往中间的水池小广场指了指,洛拉丝正站在中间沐浴着天上的‘雨丝’,蒙蒙雨丝下她的脸朦朦胧胧,煞是好看。

    蜜拉走在前面,林跟在后面,可当蜜拉的脚刚跨入水池时便打了滑,一下子朝前滑了一米多,直直地跪在了站在水池中间的洛拉丝的脚下。

    林本想拉住蜜拉,却一脚也踩进了水里,她的脚下也是一滑,不过林及时催动灵力固定住了体,才让自己没有重蹈蜜拉的覆辙。

    这水怎么那么滑,好像是放了什么东西在里面?林看着水池中间的洛拉丝,洛拉丝正掩饰不住的在笑,她笑的极压抑,可这想笑又不笑的表却激怒了林。

    蜜拉哎哟哎哟叫唤着爬了起来,两个神女官搀扶着她勉强站立,林替她撩开裙摆一看,膝盖已经淤青了,洛拉丝的声音轻飘飘地传来:“怎的如此不小心,如果见了血,想来今天的仪式也无法完成了。”语气里尽是遗憾,好像很希望今天的仪式被打破一样。

    林在心中想,今天怎么也得报复一下这洛拉丝,不管她是不是无辜的,就冲着她这句话就不能放过她。

    “洛拉丝。”一个有些沙哑的男声在不远处响起,语气淡淡的,却也不是全无感

    林抬头望去,不远处有一个高大的影,这个人的脸长得和安梦有些像,但却是深棕色的头发和深棕色的眼睛,皮肤也和安梦一般白皙,只是冰冷的眼神让人看着就不愿意靠近,他的嘴唇很薄,在他高耸的鼻梁之下显得特别有存在感,这个人远远站着,浑上下迸发出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他站的笔直,远看就像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像。

    “哥哥。”洛拉丝看到那男子就显出高兴的样子,她快步向那男子走过去。

    林觉得这是个好时机,她集中精力将灵力凝在洛拉丝的脚下,洛拉丝的黄金拖鞋被林锢在了地上,洛拉丝控制不住自己的体顺着惯往前倒去。

    却不想那男子眼疾手快地接住了离他还有三米远的洛拉丝,速度之快让林根本没法用眼捕捉到他的动作。

    “怎么这么不小心。”他对着洛拉丝说着,却淡然扫了林一眼,只一眼,就给林施加了很强的压迫感。

    林觉得有些不舒服了,明明先做坏事的是洛拉丝……

重要声明:小说《小巫女古埃及生存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