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陵墓遇险

    这一支长长的送葬队伍缓慢地经过孟菲斯的市区。

    林挑开帘子往外看,她好像还没有真正地去孟菲斯街上逛过,根据姆拉的教导,在被大将军正式认养前她和蜜拉都要乖乖的,所以一直没有正式去逛街。

    看了一眼闭目养神的大将军,林放下了心:既然他不睁开眼睛那我就可以为所为了。接着继续看窗外。

    蜜拉将头凑了过来,和林一起看。

    孟菲斯的街道看起来很是整洁,两边的临街房子都摆着鲜花,林在帛琉斯和芬芳小镇都没有看过这样漂亮的街面,太干净了,即使是文化程度比较高的玄国都没有那么干净。

    “好干净。”蜜拉将林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这是王子图斯摩斯整治的。”大将军捕捉到了蜜拉的话,“图斯摩斯王子文治武功都不错,是难得一见的好王子啊。”

    “听说图斯摩斯王子箭很准?”阿德斯隶属的赛特军团以弓兵为主,所以关心的点也在箭之上。

    “恩,王子可以在飞驰的骏马上百步穿杨。还曾经一箭双雕。”大将军对王子很是看好,“我埃及有这样的王子,那些蛮夷之国不敢造次了。”

    之后没人再聊天,林和蜜拉继续看着外面,埃及的马车的窗子是可以活动的,当不想再看外面的时候林把活动的板子盖上便彻底隔绝了与外面的联系。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停了下来,外面传来奥西里因的声音:“将军,我们到了。”

    一家人排着队下车,林发现奥西里因非常绅士地站在外面扶女士下车,而且林还发现蜜拉可疑地脸红了。

    轮到林下车的时候,奥西里因想扶林下车,林却把手搭在了阿德斯的手上,阿德斯对奥西里因抱歉地笑笑:“林她比较内向。”

    奥西里因并不介意,他也笑:“没关系,是我逾越了。”

    林发现他们已经出了市区来到了一片黄沙之中,远远地一群骆驼走过,金黄色的沙子被太阳晒得微微发烫,这大概才是埃及最经典的景色吧?

    哭丧女们哭的愈发厉害了,哭天抢地震耳聋。

    林看到那具画着人脸的棺木被几个壮汉抬着放到了早已准备好的豪华墓里,林跟着妈妈和走进墓,妈妈也红了眼圈,而宽敞的墓里早有一群白袍神官站着等候了,最中间站着的就是多年前来到村子里挑选神妾的安梦神官,他长高了许多,气质优雅的安梦神官只是站在那里,就好像浑在发光一样,果然美男子就是有独特的气场的。

    这样看来似乎比哥哥还好看,林又多看了他几眼。

    “小小姐,喝点水解解暑吧。”穆端上一杯地窖里取出来的凉水。

    林接过水喝了一口,那边安梦已经走到了大将军边,当然也是林的边:“将军,一切已经准备好了,可以下葬了吗?”

    大将军也不去询问姆拉等人的意见,直接说:“好,下葬了吧。”

    “老爷啊。”几个漂亮的女人听到大将军的话后就跪倒在地上狂哭,因为棺木被神官围着所以没人能靠近,这几个漂亮女人也只能站在外围哭了。

    “那些好像是外公的小妾。”蜜拉也是听妈妈上次提起的。

    “老爷啊,你怎么就这么去了啊。”其中一个中年的尤其夸张,她脸上化着鬼一样的浓妆,哭的时候脸上的粉都在开裂。

    “呜呜呜呜。”几个年轻一些的捂着心脏在那边痛哭流涕。

    林觉得这些人太夸张了,刚才还和没事人一样呢呢现在怎么能突然狂哭起来。

    姆拉没有哭,但是她的眼圈是红的,多罗舅舅也没有哭,舅妈西耶娜倒是哭的不成人形。

    安梦站在临时搭建起来的祭台边上,捧着一本金子镶嵌的书正在念着什么,他说的东西在场的人都听不懂,林却觉得异常耳熟,这文字的念法和玄国的神文字太接近了,但是也不完全是神文字,似乎是在神文字里夹杂着一些她听不懂的内容。

    现场风阵阵,哭丧女们的哭声让这森的场景变得更加可怖,蜜拉害怕地抱住林的体:“林,你怕不怕?”

    林想说我的字典里就没有怕这个字,但是为了显示自己妹妹的份,她还是说:“一点。”

    姆拉的脸色也很不好,大将军倒是一脸的无所谓。

    阿德斯看着害怕的妹妹们于心不忍,于是走过来揽住两姐妹:“别怕,哥哥在呢。”

    林之前一直不觉得埃及有什么超能力的事,但是此刻她却感觉到埃及人可能也是有灵力的,风狂卷,地下的亡灵似乎都在抬头,安梦带来的神官们都跪倒在地上,只有安梦一人稳然立于其中,不紧不慢地诵念着经文。

    不知过了多久,风离去,安梦合上黄金经文走过来对大将军说:“将军,间大道已打开,可以下葬了。”

    “哥哥,葬礼原来是那么复杂的。”林对阿德斯说。

    阿德斯也对这些没有研究,在乡下死了人只要葬了就好,根本没有那么多讲究,也从没有看到过今天的风。

    “传说人死后会经历冥神奥西里斯的审判,通过审判的人能获得永生的机会,而未通过审判的人的灵魂将会永远消失不见。”奥西里因走到兄妹三人边,“那是亡灵书。”

    只见神官们拿出一卷长长的经卷放进了外公的棺木里。

    “亡灵书上会告诉死者该如何回答冥王的问题。”奥西里因很好心地为完全不懂的三兄妹解释。

    一个戴着胡狼头的人走了过来,林看了差点就笑出来,这是来搞笑的吗?

    “那个神官代表着死神阿努比斯,他将为死者进行开口仪式,经过开口仪式,他便能在间正常吃饭了。”奥西里因的声音低低的,这个时候别样的感好听。

    林没什么反应,蜜拉的脸却是红了。

    那神官打开棺盖,往外公口里不知道塞了个什么东西,然后便盖上棺盖。

    周围又围上来几个赤着上的神奴隶,他们合力将棺木放到一个更大的棺木里,接着再放上第三层。

    奴仆们不知从哪里搬来一大桌一大桌的美食珍馐摆在墓道里,据说这些东西都是为了死者死后享用的,接着一摞摞的经文经卷也都被摆了进来,最后是一些生活用品和金银珠宝。

    “这些都是要让死者带到冥界去享用的。”奥西里因说。

    外公的陪葬品非常丰盛,除了正常的生活用品外还有好多黄金珠宝首饰,另外甚至还有两辆真的马车,马车前面是用亚麻布包着的马一样的东西。

    “那是马的木乃伊。”奥西里因看到了林惊悚的表,“除了马的木乃伊外还有猫和狗的。”

    看着一堆堆往墓室里送的东西林彻底傻眼,玄国也有陪葬品一说,但是也没有那么夸张的,这只是个埃及富商死了就陪葬那么多东西,如果是埃及法老死了那会怎么样呢?

    林不知道此时安梦正在看她,安梦觉得这个女孩好生眼熟,却不记得是在何时见过了。

    “安梦神官,这次麻烦你了。”大将军客气地说。

    “不,能为将军效劳是神的荣幸。”安梦的笑容疏离客气。

    “过几还要再来麻烦安梦神官了。”将军指的是认养的事

    安梦垂目:“将军客气了。”

    接着安梦和神官们就离开了,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

    哭丧女们见仪式完成,根据她们的工作任务她们又开始哭了,她们现在哭的收敛了很多,从刚才的嚎啕大哭变成了呜呜咽咽。

    大将军觉得事差不多做完了可以离开了,毕竟他还很忙,他本来想跟姆拉说自己先走了,边上的几个哭丧女却突然跳了起来,她们都手持着刀子,大叫着就要来杀大将军。

    “保护将军!”奥西里因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拔刀就砍翻了一个哭丧女。

    周围的将士们迅速反应过来,无奈那三百个哭丧女中居然有大半是刺客,她们纷纷拿出刀冲上来,即使被将士们阻拦也不惧怕,大将军抽出佩刀来砍死了两个近的女刺客。

    阿德斯将两个妹妹紧紧护在旁,姆拉则是躲在她哥哥多罗的边,虽然女刺客们的目标是大将军,但是也是有女刺客朝他们袭来。

    “杀了尼禄多为族人报仇!”那些女人中有一个大喊起来,女刺客们的士气更高了,她们三四个人围攻一个埃及士兵,不过可惜将军带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这百来个哭丧女还是在几分钟内被控制住了。

    “留几个活口,其他的都杀了。”将军拿出帕子擦了擦溅在脸上的血迹,他的语气沉不带感,“留两个活口就够了。”

    接下来是一面倒的屠杀,埃及士兵们几刀就剁了那些哭丧女,即使是刚才瑟缩在一边没有上来攻击的都被杀了,有几个女人想逃走,却还是被几刀斩断。

    林的上也溅到了哭丧女的鲜血,事发之后第一时间她和蜜拉就被哥哥保护起来了,很快边也有其他的士兵跑来把她们包围在了保护圈里,只是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屠杀,那些埃及士兵们快狠准地把那些妇女都腰斩了,一时间周围和人间炼狱一般。

    多罗冒着冷汗,他这时候只想把自己的老婆西耶娜好好抽打一顿,让她去找哭丧女来怎么找来了一群刺客,这下好了吧,大将军大怒了,这下该如何是好?

重要声明:小说《小巫女古埃及生存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