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送葬扶灵

    茶会之后林和蜜拉空闲了好几天,茉莉暂时回家去了,所以将军府里很安静。

    外公的木乃伊已经制成,作为外孙辈的蜜拉和林要去送灵了。

    哥哥很难得地从军中回来了,他晒黑了不少,微黑的肌肤让他看上去瘦了,林和蜜拉都很心疼哥哥在军队里吃苦了,据说哥哥现在是在舅舅多罗领导的赛特军团里做事。多罗现在已经升职为赛特军团的军团长。林和蜜拉抱怨舅舅也不照顾照顾哥哥,姆拉却说这是一个男孩子应该要经历这些历练的。

    根据最近的所见所学林得出结论,在埃及,男想要从事的职业就只有三种:军人、文书、神官。而其中神官最优,军人次之,文书最后。而她也从中推论出洛拉丝的恨意来源:本来大将军没有女儿,所以贵族小姐里她地位最高,如果未来大将军收养了林和蜜拉,那她一下子多出了两个敌人。

    当然这些都只是她的推测。这边厢她和蜜拉都换上了新做的丧服,这次的丧服和上次临时穿的不同,布料更细致做工更精细,如果不是黑色的布料那平时当做常服穿也是上好的,摸着丧服华贵的布料,林再次感叹有钱万岁。

    “蜜拉,木乃伊是什么样的?”林只是听说木乃伊制作好了,但是却还不是很明确。

    “木乃伊,你不知道啊?”正在被女仆伺候着换衣服的蜜拉很惊讶,“不过也是,在咱们村子里是大部分人是没有钱制作木乃伊的,死了就随便葬了。”

    “制作木乃伊很麻烦吗?”玄国的丧葬习俗是用棺材装了下葬,倒是没有制作木乃伊这一说的,作为玄国巫女的林因为地位实在是太高所以没有主持过任何人的葬礼,对丧葬习俗知道的并不多。

    “有专门处理木乃伊的木乃伊工坊,工坊里的工匠师傅们会把人体内的五脏六腑剜出来放到小罐子里保存好,再把人的脑浆取出来……”蜜拉也是听来的,“我们村里的地主的老爹死了就做了个简易的木乃伊,外公的木乃伊做了一个多月,想来是最精致的那种做法,收费应该也是最高的。”

    林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埃及人是怎么许自己的亲人死后还被开肠破肚取脑浆的啊,这简直是对尸体的大不敬,这这这还成为习俗了而且还是有钱人才能做的,真是无法直视的民风。

    “林,蜜拉,你们换好衣服了吗?”哥哥在门外问。

    “好了好了。”蜜拉回应道,光是穿这一衣服有四个女奴在边上伺候,真是夸张。

    林和蜜拉走了出去,见哥哥和艾伊正在门外交谈,两人看上去心都不错的样子,特别是艾伊,笑的很是阳光灿烂。

    “大小姐,二小姐。”艾伊现在对两人已经改口,她看到两人出来便往后退了一步。

    “艾伊姐姐。”林还是照旧叫她艾伊姐姐,蜜拉也是一样。

    艾伊有些局促地低下头,不说话。她知道今不同于往,虽然她的份在大将军府是自由人,同时她是高级女官而不是女奴女仆,但是面对变成了衣食父母的林和蜜拉,她还是有些自惭形秽的。

    “好了,我们走吧。”哥哥伸手揽过两人,在他的手碰到林的时候林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半步,阿德斯想起来林不喜欢和人接触,于是只好将手收回来。

    林觉得自己快九岁十岁了,所以得和哥哥保持一定的距离,虽然哥哥肯定不理解她这样做的原因,但是毕竟哥哥是个男人啊,没办法,必须要让哥哥养成不随便触碰妹妹的好习惯。

    三兄妹走下楼,姆拉和大将军已经在等他们了,虽然大将军还没有正式认养三兄妹,但是这毕竟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作为继父的大将军这次也出席葬礼。而他的出席让姆拉感动万分,毕竟大将军是非常尊贵的人,有了这样的人参加葬礼,想来父亲若是在天有灵也会欣慰异常的。

    在仆从的簇拥下几人走出门外,奥西里因正站在门口的马车边上等待,他今天为了配合葬礼的基调也穿了一黑色的丧服。他看到大将军出来立刻打开马车的门,开门其实是大将军的仆人做的,由此可见这个千夫长非常会讨好大将军,非常有前途。林觉得奥西里因对大将军非常崇拜,做牛做马都愿意的感觉。

    大将军率先踩着地下跪着的男奴的背上了马车,之后是姆拉、阿德斯、蜜拉,最后才到林,林看着地下的男奴心中有些不习惯,不过这个时候她也没有什么选择了只好踩着上了马车。

    马车很宽敞,里面还准备了果盘和茶水,大将军的两个贴侍女也上了马车负责服侍主人。林静静地坐在蜜拉边,看着一车子黑衣服觉得气氛沉重。

    他们的目的地不是墓地而是姆拉家的主宅,也就是现在姆拉的哥哥多罗一家住的地方,因为知道上司要来,多罗带着妻子西耶娜和儿子路加已站在门口多时了。对于这个舅舅林和蜜拉都没有什么好感,总觉得他的目的很强人也很势力。不过当她们下车时看到路加时,两人都觉得眼前一亮。

    外公去世那天因为场景一片混乱她们并没有注意到路加,而现在看到路加正乖巧地站在多罗的边,两姐妹第一次正视自己原来还有个表兄弟的事实,不过这个路加看起来很是腼腆,他和棕色头发的西耶娜并不十分相像,眉眼和姆拉却更为相似。

    “大将军。”多罗躬行礼,西耶娜和路加也一同行礼,边的仆人则是跪了一地。

    大将军抬手让他们起来。

    主宅里围满了黑纱,看起来气氛非常凝重严肃,仆从们看到大将军来了都吓得跪在地上不敢动作。多罗的嘴角扯起一丝得意,他觉得他的人生在妹妹嫁给大将军后一切都改变了,虽然为此他付出了一半的财产,但是才上任没多久他就将这些财产收了个七七八八回来,权力真是个好东西,比财富还管用。

    “哦,父亲。”大将军走到灵堂,看到厚重的金箔棺木里躺着的木乃伊,“父亲,愿你的灵魂在天上得到众神的宠。”灵堂里摆满了蜡烛,气氛说不出的诡异可怕,普通小孩子根本把持不住。

    这一句父亲听得多罗心花怒放,虽然大将军的确是自己父亲的女婿,但是大将军如果不愿意改口叫父亲那也没人能强求,而现在大将军如此主动地改口真是太让人惊讶了。

    这样想着多罗看向边上的姆拉,看着自己妹妹优雅的脖颈他的心中非常满意,果然大将军是被妹妹的魅力给迷住了,妹妹果然宝刀未老。

    林和蜜拉跟在后面,林将自己的体藏在蜜拉后,她可不想看着外公被剜了内脏的可怕样子,更不想去看摆在边上的几个小罐子,她直觉那就是外公的内脏。

    她猜对了,的确是内脏。四个动物脑袋的神像模样的罐子,里面摆着外公的心肝肺胃。

    多罗对着边上的几个男仆吩咐了一声,那几个男仆过去将棺材抬在了肩膀上。

    “大将军,是时候出殡了。”多罗和大将军说话的时候都是矮着子的,和奥西里因一样他也带着极度崇拜的表

    大将军恩了一声,表示同意。

    虽然说按规矩出殡送灵是要一路走着去的,但是这种规定在遇到大将军这样的权贵时就自动作废,而且多罗为父亲买的墓在孟菲斯外的几十公里的地方,如果真要一路走过去也实在是够呛。

    于是那些抬棺的仆人抬着棺材在前面走,后面跟着好几辆马车,大将军不扶灵没人可以指责什么,多罗作为大将军的属下乐得和大将军一样,于是也和妻子等人坐进了马车里。奥西里因和另外十来名军士骑着高头大马包围在大将军边保护他们的马车,穆等仆人们则是走在马车边上。

    多罗为父亲雇佣了三百名哭丧女,这些哭丧女都是职业哭丧人,平时需要做的就是扶灵哭丧,一般家庭请上十个就算是大手笔,而这次多罗为了显示家族的财力殷实便请了三百个,这三百个女人个个敬业无比,在棺材后跟着就开始大哭大嚷,声音凄惨好像自己死了亲人一般。

    “好吵。”林小声念叨了一句,抬头看到坐在对面的哥哥对她微笑了一下。

    瞬间林觉得那个安梦什么的根本比不上哥哥嘛,哥哥才是埃及第一美男子,怎么会有男人笑起来那么温暖。

    “今天我请了安梦来做主祭。”大将军对姆拉说。

    姆拉的脸上出现一丝惊讶:“安梦?”

    林看向他们俩,仔细听他们说话,怎么刚想到安梦,大将军就提起安梦了?

    “恩。我的面子他还是要卖的。”大将军知道姆拉是被惊到了,毕竟安梦现在是神第一神官,不会轻易出场,“他们父亲在世的时候和我还算有点交,其实我有点想让洛拉丝嫁到家里来。”

    阿德斯知道所谓的嫁到家里来是让他娶洛拉丝,对于洛拉丝他没什么印象了,所以他没有评价。

    “洛拉丝应该不会同意吧。”姆拉知道洛拉丝可是想嫁给图斯摩斯王子的。

    “我找个机会和他们的母亲说说,实在不行我们把蜜拉嫁给安梦,也算是公平了。”大将军说这话的时候完全不避讳蜜拉也在场,他好像是在说商品的交易一样,“到时候我去问问安梦吧。”

    姆拉点头,没有说话。

    三兄妹交流了一下眼神,果然大将军是个精明的人,还没认养他们就开始拿他们当棋子了,真是好算计。不过洛拉丝肯定不会愿意嫁给阿德斯的,人家是想嫁给王子当侧室的女人。

重要声明:小说《小巫女古埃及生存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