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奥西里因

    洛拉丝说累了,茉莉让人撤下了叶子牌上了花茶来,埃及的贵族妇女大部分的消遣就是喝茶打牌绣花聊天。女仆送上来一个大木匣子,匣子里分了二十四个小格子,每个格子装着不同的花茶,林粗粗地看了一下其中有些是她认得的,比如甘菊、薄荷、玫瑰花、金盏菊、洛神花这些都是玄国也有的。

    “我要玫瑰花。”洛拉丝率先说道,她也知道她不说别人是不敢说的,这时候她的优越感又回来了。

    安达拉也知道自己的地位,所以她静待茉莉先说。

    “茉莉。”茉莉最喜欢的花就是茉莉花了,她总觉得这种花是为了她而生的。

    安达拉闻言立马说:“我也要玫瑰花。”跟着洛拉丝选一样的总是没有错的,上次她自己选了一个甘菊却被洛拉丝骂了,洛拉丝说不喜欢闻甘菊的味道。

    “我要甘菊吧。”蜜拉刚才很认真地考虑了一会儿,最后得出这样的结论,接着她转问林,“林,你呢?”

    “和你一样就好。”林不喜欢喝茶,她觉得还是白开水好喝一些。

    “我不喜欢闻甘菊的味道,你们换一种吧。”洛拉丝冷冰冰地命令道。

    安达拉和茉莉都是用一种看好戏的眼神看着蜜拉和林。

    “玫瑰花。”蜜拉对花茶也无,所以喝什么都是一样的,她这样随意的态度反而惹得洛拉丝一阵不爽。

    洛拉丝从刚才就看这对姐妹不舒服了,她本以为让她们换一种茶她们会吃瘪,想不到她们两人都无所谓的样子,这种感觉真是叫人不悦:“我不喜欢陌生人和我喝一样的。”

    安达拉膛,心中得意自己是洛拉丝的自己人。

    “那就随便来点吧。”蜜拉看出了洛拉丝的挑衅,“洛神花。”

    林看向洛拉丝的眼神多了几分探究,她在想洛拉丝到底为什么这么讨厌她和蜜拉,深层次的原因她想不到,只是猜测可能她和蜜拉挡了洛拉丝的道,洛拉丝一个贵族女孩最重要的事肯定是嫁人,难道是因为她和蜜拉的出现阻拦了洛拉丝嫁人的道路?

    花茶很快就上来了,除了精美的茶具装着的花茶外还有果盘十二种,林浅浅抿了一口洛神花茶,心中怀念玄国侍女为她做的洛神花茶冻。

    “洛拉丝,真羡慕你有一个这么好的哥哥。”茉莉的嘴里莫名其妙蹦出这么一句话。

    林猜测是吹嘘模式要开启了。

    “呵呵,你说哪一个哥哥?”洛拉丝最喜欢别人提起她显赫的家世了,特别是在讨厌的人面前提起,每次都能让她有打了对方的脸的感觉。

    “两个都好,你大哥是埃及最显赫的大祭司,你二哥又是阿蒙神的第一神官,真的是好羡慕你。”茉莉一脸崇拜地看着洛拉丝。

    林和蜜拉继续喝茶,不答话。

    “蜜拉,你知道大祭司裴罗吗?”茉莉直接点名问了。

    蜜拉摇头。

    “那你知道神官安梦吗?”茉莉明知故问。

    蜜拉又摇头。

    “神官和祭司有什么区别吗?”林听到安梦耳朵就竖起来了,安梦应该就是在那年来村子里把苏缇娜召走的美男子。

    “呵呵。”茉莉卖关子似地笑了,“祭司便是把体与心灵都献给神的人,神官是法老派出的服侍祭司与神的人。”

    “简单说来?”林挑眉,能获得一些报也是好的。

    “哼,祭司是从神官里选j□j的,神与法老之间的桥梁,祭司终不可娶妻生子。”茉莉很是鄙视林和蜜拉的少见多怪,“神官就是在神的官员,洛拉丝的大哥裴罗是埃及唯一的大祭司,二哥安梦是神的高阶官员。”

    也就是很尊贵?那这裴罗的地位还和我以前在玄国的很接近啊,林想了想她曾经是将心都献给玄国天神玄王的巫女,也是终发誓不嫁不娶的,看来宗教多少有些相似之处。

    “洛拉丝自己,是神第一女神官,同时暂时代理神女祭司的职务。”茉莉继续说着,她觉得已经震慑到了林和蜜拉,“洛拉丝是除了皇室以外埃及最最尊贵的女了,她是最有资格嫁给图斯摩斯王子做侧室的女人。”

    “侧室?”林不解,既然她是除了皇室女外最尊贵的,怎么还是做个侧室啊,这样的女人不是该当太子妃什么的吗?

    “你该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茉莉就知道林和蜜拉不懂,“图斯摩斯王子未来的太子妃肯定是他的妹妹奈菲露公主,这是毋庸置疑的,皇室之间本来就是在用血亲维持着皇室的纯洁。”

    林无奈,这种近亲结婚的事在玄国开国之时就废除了,因为近亲结婚容易导致孩子出生率的降低和遗传病的增加,有可能还会让小王子小公主天生智力低下发育迟缓,不过这种蛮族倒是很合适这样的传统,想到这里她不厚道地笑了。

    蜜拉一直在吃果盘里的东西,她对于这种皇族贵族结婚之类的事一丁点儿兴趣都没有,甚至她都无法想象自己再过几年肯定嫁人了,蜜拉十二岁,在埃及已经到了可以婚配的年龄,在最近三年内她可以预知自己肯定要嫁人,但是她对此兴趣缺缺。

    “我大哥是埃及唯一一个对上古文化有深刻研究的祭司。”洛拉丝被茉莉捧得飘飘仙,这时候觉得自己也该来说点什么了,“他对圣书体的研究比孟铎卡里斯老师还要深入,他还着手研究于很多古代留下来的文献的翻译,可以说是埃及第一学者。”

    林对此很感兴趣,如果说圣书体和玄国的神文字很相似,那说明两个国家是有些联系的,就算不是直接的外交但是至少说明文字有往来,既然文字有往来就证明了玄国也存在于世,如果她能找到一些线索,也许可以回到玄国,就算是去到远古的玄国也好。

    想到这里林看向洛拉丝,心想也许得和她成为朋友,以后才能有机会接近那个叫裴罗的祭司,再从他手里弄点资料出来。

    可能是几个人聊天太无趣了,茉莉拍了拍手,一群衣着暴露的女奴就婷婷袅袅地走了上来,边跟了五六个乐师,在贝妮琴(一种竖琴)和手鼓的节奏下,那些女奴翩翩起舞,舞蹈火辣感,上的重点部位在舞步中若隐若现。

    洛拉丝茉莉安达拉三人很明显就没心看舞,林和蜜拉也对这种舞蹈没有兴趣,一时间气氛开始冷了下来,偌大的屋子里只有音乐和舞蹈的声音。

    林对埃及有了更新的看法,在玄国就算是帝王也不可以白,就算是帝王也不敢看如此暴露的舞蹈,而玄国的贵族妇女们就算召见个乐师也是要隔着帘子的,这地方的民风实在是开放,几个未出阁的小姐居然能看如此火辣的表演……而且还丝毫不觉得有什么羞耻的,这实在是太……

    “大将军到。”门口的奴仆开始唱诵。

    “呵呵,洛拉丝和安达拉来玩了啊。”大将军温暖和煦的声音传来,他的心看起来很好,阳光洒在他的铠甲上反出金属的光泽,他威武雄壮得像个战神。

    正在观看‘艳舞’的林一时间有一种做坏事被发现的窘迫,但是她看了看周围洛拉丝等人都是一脸坦然地和大将军打招呼,她也稍稍安心了一点,看来在家观看艳舞是埃及贵族女的正常权力。

    那些舞女和乐师都停了舞蹈音乐跪了下来,这些人是地位最低下的奴隶或者是低级奴仆,这点倒是和玄国差不多,玄国的乐工都是属于下人的。

    “奥西里因见过几位小姐。”大将军后跟着一个年轻的男人,他比大将军要高出一个头来,材结实修长,皮肤白皙,黑发黑眼,林一时觉得他很像一个玄国人,于是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啊,蜜拉,林,这是我手下的千夫长奥西里因。”大将军这次正好在外办事,因为临时有事回家一下所以顺便把奥西里因也带了回来。所谓千夫长倒也不是真就领导了一千个人,只是中级将领的职位名称。

    林和蜜拉按照姆拉教的礼节对奥西里因点了点头,这个男人是大将军的属下那也就是她们的属下,所以不能在言语上表现出来,埃及虽然民风很开放,但是对于上级下级的关系倒是分的非常清楚明白,也算是有秩序。

    茉莉洛拉丝和安达拉连头都懒得点,直接抬了抬眼皮就算是和奥西里因打了招呼。

    大将军说让奥西里因留在这里坐一下,他上楼去换衣服就下来,奥西里因开始想要推辞,后来还是被大将军硬按到软榻上坐下了,埃及没有什么男女不同席之说,那些舞女乐工们也很自然地回到了中间开始表演。

    “你是千夫长?”蜜拉忍不住和边上的奥西里因搭话了。

    “恩,是的。”奥西里因中规中矩地回答。

    林对此人也有些好感,因为到目前为止他是林见到的最像玄国人的人了,她对奥西里因礼貌地笑了笑,奥西里因愣了一会儿,然后他也报以微笑回应。

    林觉得蜜拉也很喜欢奥西里因,因为蜜拉很少主动和男子搭话。

    蜜拉很喜欢我,说明蜜拉喜欢黑发黑眼白皮肤的人,这个男人也是黑发黑眼白皮肤,林顿时了悟了什么,原来蜜拉喜欢的就是自己这一类型的,本巫女的魅力原来那么高,恩哼哼哼(得意洋洋)。

    蜜拉看向奥西里因,脸烧得通红,她以阿蒙拉神的明义起誓,这是她自出生看到过最好的男子了。她对奥西里因一见钟

重要声明:小说《小巫女古埃及生存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