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茉莉发难

    茉莉一直自视甚高。虽然因为自己的父亲地位不高所以她一直都喜欢往舅舅这边跑,舅舅正好没有孩子她就得到了万千宠。她也曾怨过母亲为什么嫁给父亲这样的小文书,但是母亲却说如果她嫁给别人生的就不是茉莉了,对此茉莉虽然很怨但是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下周舅舅就要带着这三个拖油瓶去阿蒙神告知神认养的事,那样他们就是舅舅正经的孩子了,想到这里茉莉就泛酸水,她一直觉得自己是大将军家唯一的大小姐,以前舅妈在的时候她就极力讨好舅妈以求随时跟在她边的待遇,可现今舅妈去了,之前的刻意讨好都白费了。

    “茉莉小姐,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房间去休息了。”林不想和茉莉发生大的冲突,那样可能会给妈妈带来麻烦的,在她眼里茉莉不过是个小孩,不需要太在意。

    茉莉当然不会放走她:“别走,我问你,下周你要和舅舅一起去告知阿蒙神,是真的吗?”

    “我不知道大将军会怎么安排。”林也不好为大将军回答,“你去问问你舅舅吧。”

    说完林撒腿就想跑,不想再陪她耍嘴皮子。

    “你别以为告知了阿蒙神就可以名正言顺了,舅舅的亲人只有我和我妈妈!”茉莉赌气似地说,她毕竟也只有十二岁,所以说的话还是很幼稚的,相对于林来说她还真的是稚气未脱。

    “茉莉,你来了啊。”大将军在不该回来的时候回来了,他一戎装,好像刚从训练场回来,侧立的女奴迅速递上洗手的黄金水盆和毛巾。

    “舅舅!”茉莉看到大将军就扑了过去,“舅舅她欺负我。”然后不分青红皂白地开始告状,意思就是林对她不礼貌,林辱骂她,林说她坏话。

    林真想揍茉莉一顿,她心道我都那么努力地避开和你冲突了你还来这招,有完没完啊。

    “我没有。”林当然要为自己辩驳,这种时候该说清楚的话就要说清楚。

    “茉莉,林刚刚来你该和她友才是。”大将军板起脸来,“她以后就是我的女儿了,你不能和对待外人一样地对她。”他说这话时没有带笑,看起来格外可怕。

    林觉得大将军那么帮自己是件很奇怪的事,不过反正是好事就不追究了。

    茉莉觉得好委屈,她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往常她这样哭泣都会被大将军安慰,现下却没人理会她。她在十多年的人生里第一次感受到了苦命的感觉。

    “林,在这里就和自己家一样,很快我就是你爸爸了。”大将军换上和气的脸,语气也是温柔的。

    林胡乱点头,心里觉得大将军肯定是有谋的,不然无缘无故干嘛和自己那么客气友好,虽然她是谋论了,但是她觉得在这种地方小心点总是没错的。

    “玛吉,我今天的话你应该听到了吧?”大将军当着林的面就开始敲打那个老女仆,他在门口就听他的仆人告状了,说玛吉阻止林出去玩。大将军觉得女孩子虽然应该有女孩子的样子,但是林只有八,九岁,出去玩玩也不是什么大事。

    老女仆吓得点头如捣蒜:“是,是,老奴明白了。”

    “如果没法将我未来的孩子们当成正主,你就去守陵吧。”大将军威胁道。

    “我,我先回去了。”林觉得她不想在这里待着了,虽然大将军字字句句在为自己说话,可是这种莫名的感觉让她有点不习惯。大将军和姆拉要说有深厚的感呢,也是没有。要说有求于姆拉呢,也是没有。要说为了姆拉的财产呢,已经到手。

    林想不到他到底想要什么。

    大将军听说林要回去休息,便说:“好的,林,住的不习惯的随时告诉玛吉,她会为你安排好一切的。”

    林知道玛吉就是那个凶巴巴的老女仆,她应了一声,然后带着一群仆人就上楼去了。

    回到宽敞的不像话的房间,林专属的四个女仆和两个女奴很自觉地分成两队站在两边,她们全部垂手低头,很是乖顺的样子。

    林从书架上拿下一本纸莎草书,坐在椅子上就开始翻开,她习惯了村里的姑娘的生活,这样子一下子被很多人盯着真的有些不舒服,如果不是她上辈子有这样的经历,现在肯定是更是难受的。

    林的房间在将军府的二层,将军府主宅一共就二层,除了主宅外还有花园连接着的各种别院,建筑风格奢华高调,连林的房间里都摆满了金器银器,现在她坐着的椅子的腿都雕刻了鹰头,黄金做的鹰头,入住这样的屋子让林开始对这个蛮荒国家产生了一点点的敬佩,本来她觉得自己是从高等文明掉进了低等文明,现在看起来两个文明还差不多……而且好像还是埃及的黄金多一些。

    “林。”蜜拉推开房门,“累死你姐姐我了。”说完她就往林的上一坐,用手做扇不断给自己扇风。

    林看向捧着水壶的女奴,她还没开口,那女奴就为蜜拉倒上了一杯地窖里取出来的石榴汁。

    蜜拉捧过凉的石榴汁一饮而尽:“哎,躲开那些人花了我不少时间。”

    林这时候才注意到蜜拉的仆从们没有跟上来:“你不是在学习的吗?”

    “学什么啊,我不想学了,累死我了。”蜜拉露出厌弃的表,“那老头子说话慢吞吞的,再听下去我就要睡着了。”

    “大小姐,大小姐。”蜜拉的贴女仆急急忙忙地跑到门口,不过因为是林的房间她并不敢擅入,“老师他在寻您呢。”

    蜜拉无奈坐起:“我马上就来。”

    林对蜜拉无比同,于是她说:“我陪你一起去吧。”

    蜜拉觉得这非常好,于是拉起林的手就往屋外跑,跑了几步她发现不妥,于是只好慢下来开始用走的。

    姆拉教育过她们,不能在大将军府大呼小叫,不能在大将军府里跑来跑去,不能……

    反正就是十万个不能。

    林跟着蜜拉兜兜转转来到教学专用的书房,只看到一个老眼昏花的老爷子正坐在书房里打瞌睡。

    “老师。”蜜拉把他叫了起来,她想着早点结束可以解放。

    “哦,大小姐回来了,还有……”老头子眯起眼睛,“二小姐。”

    “老师好。”林也打了个招呼。

    接下来蜜拉就坐下来开始学习了,学习的内容很简单,背诵一些诗句,这种诗看起来长的但是实际上好背的,因为几乎每一句话都是以‘伟大的拉神’,‘伟大的阿蒙神’,‘伟大的XX神’起头,最后结尾的一定是‘感谢拉神’,‘感谢阿蒙神’,‘感谢XX神’。

    蜜拉背了一会儿老头就指出她的错误,蜜拉无奈再看了几遍,接着继续犯错,最后她实在是受不了了:“老师为什么我们要背诵这些东西呢,这些不是神官需要背诵的吗?”

    老师嘿嘿笑了:“要成为一位真正的贵族小姐必须知晓神官知晓的一切,我们埃及人是神的子民,当然要学会神的语言。”

    林别的不会,但是上辈子抄写的经卷和经文是海量的,她瞟了几眼就已经记下了那些诗卷的内容。埃及的文字分为普通人常用的常体和经卷上使用的圣书体,现在蜜拉看的是常体,如果是神官就需要学会圣书体,当然也有很多贵族为了标榜自己而特意去学圣书体,并且以此为荣。

    林瞥了几眼老师手上的圣书体纸莎草,她觉得很奇怪,这些圣书体的文字很复杂,但是每个都很像玄国祝祷用的神文字,难道玄国和埃及其实是有一定的联系的?

    “知道了老师。”蜜拉懊恼地回答,她是真心很讨厌学习啊,她根本背不下来。

    “伟大的拉神,在出之时您……”老师很是耐心地开始念起来,他念一句就让蜜拉跟一句。老师手上的纸莎草上写的就是圣书体。

    林坐在边上专注地听着老师对圣书体的翻译,如果没错的话圣书体似乎就是玄国的神文字,她的心中疑窦丛生,脸上却一片空白,伪装自己的绪是做巫女的时候训练出来的。

    “孟铎卡里斯老师。”茉莉突然站到了门口,她有些得意地看着抓着头发的蜜拉,“我有些问题想要请教您。”

    “哦,茉莉小姐,快请坐下吧。”老师和茉莉应该还很熟。

    “老师,我想问圣书体的问题。”说完茉莉就让女仆拿来一叠纸莎草。

    林瞥了一眼她手上的东西,很短的一小段话,是用圣书体写的。

    蜜拉也不喜欢茉莉,想来茉莉也是和蜜拉有过交流了,蜜拉转向林,做出了一个不爽的表

    “哦,这句话的意思是神赐予我们大地与光明。”孟铎卡里斯老师翻译道。

    “蜜拉,你学了圣书体吗?”茉莉先是谢过老师,接着就一脸嚣张地看蜜拉。

    蜜拉摇头:“没有。”这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也是,蜜拉你是乡下来的,乡下来的能认识常体已经不错了,你认识常体吗?”茉莉微笑着开始说早就准备好的说辞。

    “神赐予我们大地与光明,人类在神的祝福下吐纳呼吸,人类啊,当你在呼吸的时候请记住,你享受的一切皆是阿蒙拉神的馈赠。”林看着老师手里的圣书体稿子就念了起来,她也不想表现的不像一个九岁的孩子,可是她不喜欢别人欺负蜜拉。

    “二小姐认识圣书体?”老师的嘴张大了,不可能啊,圣书体茉莉小姐也才刚入门。

    “略懂。”林说完就看着茉莉,然后露出优雅的笑容。

    臭丫头,看你以后再欺负我姐姐,傻了吧,我会圣书体,什么圣书体,明明是我们玄国的神文字!

重要声明:小说《小巫女古埃及生存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