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妈妈相亲

    第二天早上林一早就被女奴叫了起来,她依旧认不出这个女奴到底是哪一个,不过很快她就被那女奴的巧手装扮了一番,换上了昂贵的新裙子,再带上红玛瑙的手串,最后画上了粗眼线,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她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真的不像自己了,倒像一个陌生的女人,虽然还好看的。

    走出屋子来到楼下的花厅,却看到妈妈也是一盛装,平时不喜戴奢华假发的妈妈居然也戴了一顶编着金线银线的黑色假发,妈妈的眼角还涂着金粉,看起来像个尊贵的皇后,她手上翻弄着做了一半的绣品,心看起来有点焦躁。

    家里的人都到齐了,艾伊也换一新纱丽站在姆拉的后,俨然一副小管家的模样。

    蜜拉这小妮子也被换了一很淑女的裙子,脸上化了妆,她看到林下来就想奔过来,不过因为裙子很容易走光她只好选择了慢慢走过来。

    哥哥今天没有出门,他在头上包了埃及传统的男头巾,这种成熟又正式的打扮引来了林和蜜拉的一致称赞,因为阿德斯的下巴线条很好看,所以包着这种头巾非常合适,最近都在学习如何经商,阿德斯也习惯了这种大人的装扮。

    “林,过来我边坐下吧。”姆拉温柔地招呼林。

    林闻言乖巧地坐过去了。

    “客人就快来了。”姆拉这句话之后大家就是沉默,这一沉默就沉默了一上午,等待漫长而无聊,但是因为当家人姆拉默默不语,所以几个孩子也都跟着不说话。

    直到太阳当空照,大家的肚子也有些饿的时候,那位‘马上就来’的大人物总算是姗姗来迟了。

    姆拉带着全家人都去门口迎接,那大人物的马车镶着金子,马车后面还跟着不少士兵。光看这阵仗就知道此人非富即贵,而且还不是小富小贵。

    看样子这个大人物是个和军队有关系的人,林在心中推测着。

    马车门打开了探出了一个子,他是个相貌威武中年男人,微微发福,看样子有四十岁了,他踩着一个男奴的背下了马车,接着对姆拉张开双臂拥抱了一下她:“姆拉,多少年未见你,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啊。”

    他的声音浑厚,言语倒是很真切。

    “大将军说笑了。”姆拉微微垂下头,“姆拉已经是半老的老妇,怎么还会和以前一样呢?”

    其实姆拉现在也不过刚满三十,还是风华正茂的年龄,要说老妇也是她自谦的说法。

    林看着两人熟络的样子,心中便更加肯定了姆拉年轻时是这座城市里的名媛,如果不是名媛又怎会认识大将军这样的大人物呢。

    在姆拉的引导下,一大堆人浩浩地进了屋子,莫非让两个女奴给将军带着的军士们准备饮料和饭食果蔬,姆拉则是领着大将军和孩子们一起进了花厅聊天。

    “姆拉,这就是你的孩子们啊,果然个个都像你。”大将军一脸欣赏地看着阿德斯,再看向蜜拉,最后眼光定在了林的上。

    “哦,这是我领养的孩子。”姆拉见大将军久久不移开目光,便出言解释。

    “呵呵,你领养的孩子也像你一般漂亮,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大将军和颜悦色地问,他担心自己会吓到这个小女孩,所以特意放缓了音调。

    林见大将军问话,便回答:“林。”林的声音带着小女孩特有的软糯甜脆,听的人心非常愉悦。

    大将军心中暗赞一声这孩子倒是有几分胆色的,大部分的小孩子看到他便紧张的结结巴巴,这女孩看起来柔弱但是气度却是不凡,他望向姆拉说:“姆拉,早上我去了卢拉那里。”

    姆拉早就知道将军的选择很多,所以也不意外:“哦?”

    “本来我想选了卢拉,毕竟她的嫁妆更为丰厚,但是现在想想我们的谊更深。”将军露出高深莫测的微笑,“去告诉你哥哥吧,我决定与你们家结下姻亲。”

    姆拉的脸上没什么喜色,但是她还是说:“这真是太好了,家兄一定会很高兴的,姆拉多谢将军抬。”

    “夫人,饭菜已准备好了。”艾伊从厨房里出来,凑到姆拉边小声报告。

    “我军中事务繁忙便不吃了。我还得先回去。”将军毫不留恋地站起来,“姆拉,多谢你的款待,告诉你的哥哥我已定下与你的婚事,具体安排明天我会派人来告诉你。”

    这真是个晴天霹雳,蜜拉阿德斯和林都震惊了,原来姆拉说的大人物居然是她的相亲对象。

    将军匆匆的走了,后跟了一串手下、侍卫、士兵、随从。他在这个屋子里待的时间不超过十五分钟,说的话也就寥寥几句,不过他这几句话就将姆拉的未来定了下来。

    一帮人站起来到门口送走将军,姆拉扯下头上的头饰交给边的女奴:“大家吃饭吧。”很明显她心不佳。

    “妈妈,为什么?”阿德斯倒不是反对姆拉再婚,只是很明显姆拉就是不愿意的,所以他担心了。

    “我在父亲临死前答应了他回到家族里,而回到家族里就要帮家族做事。”姆拉望着远方,“阿德斯你是大孩子了,以后你也会慢慢知道上的责任,妈妈年轻的时候太不懂事害的你舅舅失了一只眼睛。”

    林站在边听着,大部分的事她好像已经知道了,怪不得那个十多年不出现的舅舅一下子如此心,怪不得姆拉最近都是怏怏不乐,原来姆拉回到家族是要嫁给这个将军的。而且听将军刚才的话里的意思,似乎竞争者还很多?

    饭后姆拉把三个孩子叫到屋子里关上房门:“妈妈过几天就要嫁给埃及的大将军了,这对我们家来说是高攀,所以以后你们行事要特别小心,千万别被人抓到什么不好的把柄。”她说这话的时候一脸憔悴。

    “是的妈妈。”阿德斯率先回答。

    “我知道你们一头雾水,我现在就把你们该知道的都告诉你们。”姆拉顿了顿,“我的父亲,你们的外公是经营布匹生意起家的,宫里的布匹都是由他提供,在首都也算是个富商。我的哥哥也就是你们的舅舅,现在在大将军的手下的赛特军团任副军团长,现在将军的妻子死了也没有为将军留下孩子,将军就想要娶一个有儿有女有钱的寡妇。”

    林觉得妈妈好可怜,很明显她就不大将军,难道以后要嫁给这个老将军帮他生儿育女吗?

    “和我竞争将军妻子位置的寡妇有三人,他说起的卢拉是首席建筑官森穆特的姐姐,还有两人也都比我富有比我有地位,我本以为是会落选的。”姆拉看向阿德斯,“大将军他不会生育,所以以后他应该会收你为养子……以后你们的婚姻就不是由我做主了,将会由大将军给出最好的安排。”

    这真是太惊世骇俗了,林的嘴巴都要掉下来了,她真想问姆拉这将军就不能在自己的亲戚里过继一个孩子吗?不过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她觉得她还是先听哥哥说话比较好。

    阿德斯沉默了一会儿:“没关系的妈妈,你去哪里我就跟去哪里,大将军如果要收养我也是我的福气。至于婚姻,听大将军的也没有关系,我想大将军会给出最好的安排的。”

    蜜拉和林面面相觑。

    姆拉怎么都不会想到,除了对阿德斯满意之外,大将军最满意的是她收养的养女。至于这其中的理由,恐怕也只有大将军自己知道了。

    一家人正在说着小秘密,门口就传来了莫非大叔的敲门声:“夫人,您的哥哥来了。”

    莫非自从做了管家后坚持要喊姆拉‘夫人’和‘您’,姆拉开始觉得很不习惯现在也接受了,毕竟在孟菲斯生活就要拿出贵妇人的派头来。

    姆拉知道是哥哥已经得到了消息,于是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便下了楼去。

    “妹妹。”姆拉的哥哥多罗穿着一盔甲进来了,他风尘仆仆,好像刚从军队里赶来。

    “哥哥。”姆拉垂目。

    “我刚才遇到将军听说了你们的喜事,妹妹你果然没教我失望。”多罗伸手拍向姆拉的肩膀,“这次谢谢你了。”

    姆拉面上表一点也没有变:“哥哥说的是什么话呢,这是我应该为这个家做的。”

    林和蜜拉偷偷在楼上的角落里偷听,妈妈和舅舅说了很多话,不过大部分都是舅舅在说妈妈在听,看样子妈妈极力伪装出心不错的样子。

    “蜜拉,那以后我们要过继到大将军家去?”林小声地问姐姐。

    蜜拉苦着脸:“不知道,希望不要,我不喜欢那个将军,给人的感觉好凶。”

    “你们再偷听就被妈妈发现了。”阿德斯在后用手拎起两人,“不要怕,哥哥会保护好你们和妈妈的。”

    阿德斯说的话对两人来说是非常有用的,两人当然相信阿德斯会好好保护她们,不过想到以后要经常见到那个凶凶的大将军,还是觉得有点不舒服和莫名其妙。而且如果以后结婚对象也是大将军来指定,这真的还是可怕的。

    林在心底默默流泪,果然有钱人不是那么好做的,才过了没几天自由的好子就要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大叔管着了,真的好讨厌。

重要声明:小说《小巫女古埃及生存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