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奴隶市场

    “妈妈。”洗完澡香喷喷的蜜拉软乎乎地趴到姆拉上,“明天我和林都想跟你和哥哥出去。”说完她揪着姆拉的衣角拧啊拧。

    姆拉正坐在软榻上绣花,她很久没有做这些淑女的活计了,在帛琉斯的时候大部分时间她都在织布。她的眼睛上也画上了粗重的墨绿色眼线,这让她美丽的面庞上多了几分妖异:“好啊,那明天妈妈就不去了,哥哥带你们去。”

    出乎意料的答案,林和蜜拉对视一眼,然后偷偷比了个成功的手势。

    “妈妈放心我们自己跑出去吗?”跑到一边,林问蜜拉。

    蜜拉回头朝姆拉看了几眼:“有哥哥在肯定都没问题了。”

    “可是哥哥也是刚来孟菲斯。”林是保守派,她觉得到陌生的地方还是要有妈妈一同比较合适。

    “不要怕,有哥哥在还有什么问题,何况就算哥哥没用,那还有你姐姐我呢!”蜜拉一把拍在林的肩膀上,“林你放心吧,不会把你弄丢的。”

    林点点头:“好。”我才不会弄丢呢,我的心智可是大人的水平。

    来到新居后的第一天平平淡淡地过去了,第二天早上阿德斯好马车就把两个小姑娘抱到了马车上。这辆马车同样是来自姆拉哥哥的馈赠,同时附赠的还有骏马一匹。

    姆拉一家本来的计划是今年购入自己的骡车,没想到骡车还没有买就已经有了马车。

    因为姆拉家住的本来就市中心的,所以这一次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奴隶市场,阿德斯也是第一次来,只是来之前姆拉都已经嘱咐了他该注意的事项。他将马车停好,接着就来到后车厢将两个妹妹扶下来,蜜拉手矫捷地跳下了马车,林则是被他抱下来的。

    林对于这种肢体接触现在已经没有那么敏感了,不过只局限于自己家人,如果是陌生人想要抱抱她那还是止的。

    “这位小哥是想来买仆人的吗?”市场门口一个奴隶贩子眼尖地走了过来,他看出阿德斯的马车是用上好的木料精工打造的,再看看这三人穿的都是非常好便知道是有钱的主。

    阿德斯记得姆拉说过要货比三家,于是他礼貌地朝那人摇了摇头就带着两个妹妹进市场了。

    林和蜜拉都是第一遭见到这样的场景,她们看到奴隶市场里挂着各色各样的招牌,每个铺子前面都坐着老板或者是老板娘,很多赤**只围一块遮羞布的男男女女站在高台上接受着买家的挑挑拣拣。那些奴隶的脸上大多都是在脏污的,眼神也都写满了绝望与恐慌。

    阿德斯也是第一次来奴隶市场,妈妈说要买一个灶上的奴隶、四个女奴还有一个干杂活的男奴。他想着先把四个女奴买了,再去挑一个材健壮的男奴好了。

    “快来看看呀,我这里有腓尼基新进的货,个个健康壮实能干活,皮糙厚好养活!”一个戴着假发化着浓妆的妇女大声喊了起来,她看到阿德斯看过来,就立马招呼道,“小哥,我这里什么都有,你来看看吧?”

    这妇人的铺子规模大,阿德斯便带着两个妹妹走了进去,门口的两只彩色的鹦鹉见有客人来便大叫起来‘欢迎光临’,甚是有趣。

    林全程都是低着头的,她没想过这些奴隶居然都是不穿衣服的,她记起姆拉的哥哥也就是所谓的舅舅家的仆人们一个个都穿的很好。

    “小哥想买什么样子的,男奴还是女奴,老的还是少的?”那老板娘谄媚地笑着,看向阿德斯的脸就好像看到了德本。

    “我看看。”阿德斯记得妈妈说牙口好的奴隶健康,于是伸手捏起一个女奴的下颚,学着别人看骡子的样子查看了一下牙龈。

    那女奴瑟缩着子往后退了退,上却被边上的店中小厮打了一鞭子。

    “是要买家里的做什么的奴隶呢?”老板娘贴心地问。

    “想买一个灶上的熟练奴。还有四个负责生活起居的女奴。”阿德斯觉得这家店货物很全,不如在这里看看算了。

    “你可算来对了地方。”老板娘带着阿德斯三人走向内间,“我们这里有专门训练来烧火做饭的奴隶,手艺很好。”她撩开一个帘子,里面坐着一群中年仆妇,她们穿着粗布的衣服,和外面那些奴隶比较起来份似乎要高一些。

    阿德斯心想如果要买做饭的仆人,怎么也得买个中年妇女,这样才经验比较充足。

    “我推荐你买这个。”老板娘顺手拉起一个努比亚中年妇人,“她有在别人家干活的经验,后来摔了个盘子被赶了出来,她已经被教训过了所以以后不会再犯错了。”说着她拉着那努比亚妇人就给阿德斯看。

    她少了一只耳朵。

    三人均是一惊。

    那努比亚老妇畏畏缩缩地低着头,不敢看阿德斯。

    “就她吧。多少钱?”阿德斯觉得这个努比亚妇人可怜的,于是也不再挑剔了。

    “不贵,这老东西只要五十个铜德本。”老板娘看阿德斯没有表示,于是说,“你如果其他几个奴隶都在我这里买了,这个半卖半送给你,二十五个德本。”

    这个价格真的是太便宜了,饶是刚刚脱贫的三兄妹都目瞪口呆。

    阿德斯记得妈妈说买个灶台上的老奴大概要一百个德本,这个怎么那么便宜,他的眼神很是疑惑,不过想着便宜也没什么不好的,于是应承了下来。

    那个努比亚的老妇一直低着头不说话,她的子微微颤抖着,和寒风中的叶子一样。

    “那这个我要了,再带我看看别的吧。”

    老板娘喜笑颜开,她想着今天走运早上开门就有生意做心也是大好:“好好,小哥你随我来。”

    接下来就是要买女奴了,阿德斯记得姆拉说的要买年龄在二十岁以下的,最好是已经被店家j□j过了的。

    “给我看看已经j□j好的吧。”阿德斯对老板娘说。

    老板娘心领神会,心想这小哥可能是和家人刚搬来孟菲斯家里缺立刻可以上岗的奴仆,于是她又打开一间小隔间,小隔间里都是瑟瑟发抖的少女,她们的模样看起来都不是埃及人。

    “这些都是教导过的,就算是送到皇亲贵胄家里都合用,不过价格比没教过的要贵些,两百五十个德本一个。”老板娘在心里细细一打算,“你若买去四个,那个老婆子便送了你。”

    阿德斯毕竟还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看着那么多几乎j□j的少女也是有些尴尬,他将头扭开:“这些可是直接可以干活的?”

    “是的,打扫、服侍、绣花都是学过了,规矩也都教好了,埃及语也都会说,会听,只是不会写。”老板娘看到了阿德斯脸上的红晕,心道这少年人长得好,人也那么可,真是让人看了心生欢喜。

    林觉得很是难为,心想早知道不与哥哥来了,这些奴隶不分男女全部光溜溜,真是看了让人害羞。原来埃及这个国家的民风比她想象中的开放那么多。

    阿德斯在来之前已经了解过了j□j好的女奴要200到300德本一个,现在看来250的价格也是可以接受的,于是他掏出钱袋拿出了一个银德本,一个银德本就是一百个铜德本。

    “好了,印戳要盖在哪儿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老板娘叫来下人来准备给五个奴仆烙印。

    看着那烧的通红的烙铁,蜜拉和林的心都揪起来了,这个东西是要盖在哪里的呢?

    “照你的规矩办吧。”阿德斯也想不好打在哪里好。

    “好嘞。”老板娘给下人使了个眼色,那下人首先拉过一个少女就在她的脖颈后盖上了烙铁,那少女忍不住疼啊啊大叫了起来,换来的是那下人凶狠的一个眼刀。

    老板娘将五张纸莎草契书交到阿德斯手上:“这些就是这几个奴隶的卖契了,小哥你收好。”

    阿德斯接过卖契说了句:“多谢。”

    老板娘说她是二十年的老店品质有保障,而且还提供送货服务,阿德斯想着这样也好于是把住址告诉了老板娘。

    “小哥,不买个粗使男奴回去吗?”老板娘走到一个男奴边摸了一把他的肌,“我们这里的个顶个好用,长相好的也有。”说完还轻佻地朝蜜拉抛了个暗示的眼神。

    蜜拉被她的眼神吓到,往老板娘的后躲去。

    “不了。”姆拉之前有说过男奴和女奴不要在一个店买,如果买了很容易是有私的,有了私后就容易一起私奔。

    在老板娘的欢送下三人出了店铺。

    “哥哥,原来大城市的生活是这样的,刚才那烙铁烙在上多疼啊。”林首先表示了对刚才那一幕的不忍。

    “就是啊。”蜜拉也觉得那样太疼了。

    “烙印似乎是为了防止奴隶逃走。”阿德斯多少是比他们懂一些的,“不过大部分奴隶都是战俘或者是别的国家卖来的,法老已经明令止埃及人被贩卖为奴隶了。”

    林想起刚才那几个女奴皮肤颜色似乎都比埃及人浅一些,想来应该不是埃及人了,这样看来埃及是个国力强盛的国家,不过看着这街上的人个个面色红润气色好,想来应该是富裕的。

    在一个强国里做个有钱人,听起来真的很不错啊,虽然是个蛮夷之国但是也是有优点的,巫女在心中给出评价,另外打死不承认埃及和玄国比起来并不落后。

重要声明:小说《小巫女古埃及生存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