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芬芳小镇

    镇子比林的想象中还要大,她听蜜拉说这个镇子的名字叫芬芳,这种有一点玄国味道的名字让林非常喜欢。随着时间的流逝她渐渐开始遗忘起玄国的一些事,她有点担心时间久了就都忘光了。

    骡车上有一个小窗子,林就着窗子往外看。

    镇子里的人果然和村子里的人是不一样的,村子里的男人大多光着膀子只围一条短裙遮体,镇子里的男人却大多有穿罩衫。村子里的女人们挂一串护符就算是装饰,镇子里的女人们都有一首饰,连镇子里走来走去的小孩都穿了衣服,有几个小女孩的头发上还有发饰。

    看来埃及比想象中的要富裕不少呢,林将头缩回来,看了看正在另外一个窗子上扒着看风景的蜜拉,再看看边上闭目养神的妈妈,她一时间有点无聊了,于是继续看窗外。

    “刚晒好的无花果干,便宜卖了!”小贩跳着担子走过,担子里塞满了晒干的糖渍无花果。

    “新鲜的椰枣,新鲜的椰枣。”肥胖的妇女在叫卖,随着她用力的吆喝满的肥都在颤抖。

    “刚下架子的葡萄,两串只要一个德本,快来看一看啊。”

    原来葡萄的价格那么便宜,林看了看边的筐子,心里有点小失望,看来这一次也只能卖几十个德本回去了。

    这个小镇应该还算富裕,不过既然他们的村子是在首都附近的村子,那这个贴着首都孟菲斯的小镇应该更为富饶了,到底是皇城根儿。

    用不了多久骡车就到了目的地,蜜拉和林下车后就开始左顾右盼,妈妈和莫非叔叔走到葡萄酒坊伙计那边去称葡萄的重量了,两个小姑娘站在后面好奇地看。来卖葡萄的人还不多,所以他们没有排队就直接到了磅秤的地方去称重。

    “夫人,您慢点。”边上一个穿着清凉时髦的妇女摇着羽毛扇走进店里,边几个垂眉顺目的仆人围在她的边,她看起来似乎是这个葡萄酒坊的女主人,因为称量葡萄的伙计对着她点头行礼了。

    那时髦妇女穿着质地上好的纱丽,上挂着一圈红石项链,手上也串了好几串珠子,她描着粗粗的孔雀绿眼线,在进门的那一刻她抬头看了林一眼。林正好也在东张西望,她看到那妇女在看自己便对她笑了一下。

    葡萄酒坊老板娘瞬间就觉得浑的血液都僵硬了,这个女孩子,难道是……她用扇子捂住脸,走到姆拉面前说:“给你一串德本,快走吧。”说完就吩咐仆人将一百个铜德本丢到姆拉的怀里。

    姆拉估摸着这一筐子能卖三十个德本差不多了,可是眼下这老板娘模样的人竟是如此大方。这一百个德本如果换成粮食可以够姆拉一家吃上大半年的了,这天降横财让姆拉都一时不淡定了,她看了几眼怀里的一串铜德本,可以说短时间内她还没碰过这么多钱。

    姆拉想谢这个老板娘,但是人家已经转离开了。她走的很匆忙,仿佛怕看到什么一样。

    真是个奇怪的女人,不过真的很感谢她,姆拉拉起两个孩子和莫非一起走出了葡萄酒坊:“这个老板娘好阔绰,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给了我们那么多钱。”她还是觉得疑惑的。

    “这是好事啊,本来我算着只能卖三十个德本。”莫非也很为姆拉的好运气高兴。

    而此时那老板娘,也就是那时髦妇女正在葡萄酒坊的内厅拼命地摇扇子,她的心跳得极快。

    仿佛被诅咒了一般,自从丢掉那个孩子后她就再也没有怀上孩子,因为面子她和之前的丈夫也分开了,现在换了新的丈夫却还是怀不了孕,真是着急,如果没有继承人家里的葡萄酒坊该怎么办,等她老了谁来给她养老送终?她不想自己的钱白白流到亲戚家去,但是她必须要有个继承人,她继承了父母的葡萄酒坊后就一直被亲戚觊觎着。

    当年她的确是和一个流浪诗人一夜风流,可是怎么也没想到生出来的孩子居然长得不像那个流浪诗人也不像自己,更别提像以前的那个丈夫了,真真诡异,而且丢了那孩子后她是用了各种方法都没能再怀上孩子。

    她是有点后悔丢了那孩子的,当时丢孩子的时候心里想着也许还能得到丈夫的原谅,想不到那个没良心的居然直接就去镇公所要求离婚了,虽然说他也算是净出户,但是作为被离婚的一方她觉得很丢面子。

    看这个孩子的穿着是贫穷人家出来的,如果把她捡回来养倒也不错,那小脸长开了后肯定很漂亮,漂亮的女孩子肯定能带一门好婚事回来,这样不亏。

    “柴火婆。”老板娘叫来边上的一个仆妇,“你去跟着那户人家,看看他们住在哪里。”

    老仆妇弯着腰应了一声,然后就匆匆跑着追了出去。

    难得来一次镇上,姆拉准备买点用品回去,莫非白天没什么事所以欣然陪同。对于这点林还是觉得埃及好的,在玄国未婚男女很少一起走动,即使是订了亲的男女也要避嫌,而这里似乎不需要避嫌。

    姆拉买了一点糖渍无花果干,又买了一大包椰枣,林跟在姆拉后对什么都很好奇,她的小手被蜜拉紧紧捏在手中。

    姆拉在心里计算着不如回到村子里后去买一只小猪仔或者是小羊仔,家里没什么用得到钱的地方,钱存着也是无法生钱的,买一只小母羊回来以后还能挤羊喝,羊和牛在村子里都是比较贵的东西,只有向家里养了牛羊的人家购买,如果自己家也能有一头小羊就好了。

    不过如果要养羊,还得找人砌一个羊圈。姆拉想到这里皱起了眉头,家里少一个男人就是不方便,她不想什么事都叫莫非帮忙,实在是太麻烦他了。

    莫非本来只是跟着走的,但是走着走着他觉得后有人跟着,于是他给姆拉使了个颜色,姆拉立马明白了转而走在了他的后面。

    莫非带着一大两小转了半天终于在一个小巷口子处停下了,他迅速地回过神就将一个老妇抓住,那老妇颤抖着就开始告饶:“你快放了我啊。我没有……”

    “为什么跟着我们?”莫非毕竟是猎人出,能在山林里追踪猎物的他怎么会发现不了一个老妇人的跟踪呢?

    “没,没。”老妇人的眼神闪闪躲躲,她也是没想到会被抓住,她之前帮夫人跟踪了好几次别人都没有被发现的啊。

    林看了一眼老妇人,记忆瞬间回到了刚出生的时候,这个老妇不是当时的接生婆吗?她仔细打量了一下她,大眼睛大鼻子大嘴巴,打满了褶子的老脸,没错就是接生婆嘛,她比五年前看起来老了不少,但是大致外貌是没有变的。

    老妇人也注意到了林的眼神,她在心里大呼不妙,这不合理啊,当时她还只是个刚出生的婴儿,不可能会记得的。她心虚的不得了,于是将头低了下来。

    “别跟着我们了。”莫非也不可能对一个老太婆做什么,于是他松开了老妇的手腕,老妇人获得自由后便像泥鳅一样滑走了,逃跑的速度让年轻人都叹为观止。

    姆拉有些忧心地护住两个孩子,她觉得这个老女人可能是个人贩子,跟着他们也许是想拐孩子,她觉得下次来镇子里还是不要带孩子来吧,不然丢了就完蛋了。

    柴火婆心惊跳地跑回葡萄酒坊,她有点不知所措,想想刚才那个肌虬结的男人好可怕,可是如果完成不了夫人的任务也好可怕,真是左右为难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莫非,我要买的东西都买好了,你呢?”姆拉想想待在外面对两个女儿来说有点危险,不如早点回去算了。

    “我也没有要买的东西。”莫非本来就是陪着姆拉来的,所以他并没有什么想买的东西。

    蜜拉和林在遭遇了‘跟踪’事件后知道肯定是要回家的了,虽然她们俩都还想再玩一会儿,可是好像妈妈已经决定好要回去了。

    都怪刚才那个老太婆,蜜拉心中觉得好遗憾,如果不是她横插一脚,妈妈肯定会带着她们再玩一会儿的。

    林倒是陷入了沉思,刚才那个绝对是当时丢她的女人没错,不过她现在鬼鬼祟祟跟在后面是想做什么呢,难道是生她的妈妈又后悔了想把她弄回去?

    她这辈子只认姆拉当妈妈,别人一概休想。

    两人很快就被姆拉塞到了骡车上,骡车一颠一颠地走了起来,姆拉将一大袋子椰枣和一大袋子无花果干分成三份,她准备送给莫非一份再给借骡车的人家送一份,她已经把那个跟踪的‘人贩子’的事忘记到了脑后,她想过会儿回去和阿德斯商量一下,多出来的钱是买一只小猪仔好还是买一只小羊仔好。

重要声明:小说《小巫女古埃及生存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