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葡萄架下

    林和蜜拉的卧室有个天窗,打开天窗就可以看到满天的星星。

    两人换了香喷喷的睡衣后并排躺在大上,盖着薄薄的毯子看着星星。

    “妹妹你真的很香诶。”蜜拉嗅了嗅林,“上有一股子味,真好闻。”

    林闻了闻自己的手臂,却是什么都没闻到的,她看着天上的星星有些入了迷,真的好漂亮啊。

    她向见多识广的西莎打听过,这附近根本没有一个叫玄国的地方,也没有一个叫幻国的国家,埃及的邻国有赫梯、米坦尼、亚述……就是没有玄国和幻国。

    也许玄国和幻国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呢,那它们是在哪里呢,是在星星上吗?林想看看蜜拉在做什么,却看到蜜拉已经睡着了。

    因为没什么事可做,林开始数起了星星,数着数着她也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悲剧发生了。

    小林死了!无声无息地死了。

    蜜拉和林抱头痛哭,这是两个小女孩第一次如此有默契地大哭,她们哭得姆拉和阿德斯的心都要碎了,两人无法只好各抓住一个开始安慰。

    “蜜拉,小林它是到了神住的地方,一定是小林的声音太好听了所以才被神召唤了。”阿德斯抱着蜜拉在她的背上一拍一拍地安慰,蜜拉反手抱住哥哥继续嚎啕。

    林的哭泣比较斯文,她坐在那里默默流泪,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难过,可能是因为转世重生后心也变得和小孩子一样柔软了,姆拉拿着手绢为她擦着眼泪,她也不说话,只是黄豆大的泪珠儿不断往下掉,偶尔还吸几下鼻子。

    在这次之后,姆拉决定不给两个小姑娘养宠物了,死了一只小鸟两人哭了一个上午,如果死了一只小猫小狗,指不定两人要哭成什么样子。

    林在哭完后非常成熟地去打了水,然后绞了一块毛巾递给蜜拉,自己也绞了一块擦了脸:“蜜拉,别哭了,该吃午饭了。”

    这种淡定是怎么回事,姆拉有点呆愣,林这小姑娘出乎她意料之外地理智啊,如果说平时的林有些迷糊,但是现在的她看起来异常冷静。

    其实是她哭的肚子饿了,自从来到埃及,林什么事都可以不在乎,但是吃东西必须在乎,在这个缺少美食的国家,她很努力地想吃的和上辈子一样好啊。

    午餐和平时一样,主食是大麦粥配上莴苣,一点儿也不好吃,一点儿也不美味,姆拉特意从鸡窝里拿出四只鸡蛋煮了分给孩子们吃,她自己如果不吃三个孩子就会统一战线都拒绝吃,所以她给自己也煮了一只。

    林剥开鸡蛋小小地咬了一口,她吃鸡蛋不喜欢蘸着盐花,同时她发现这里的人吃鸡蛋都不喜欢蘸盐。

    几口将鸡蛋吞下肚,林开始想念起了鱼的味道。

    埃及人不吃鱼,埃及人觉得鱼是不洁净的东西,据说理由是神话里鱼吃掉了冥王奥赛里斯的生殖器,所以埃及人觉得鱼很肮脏,这到底是什么歪理。林对此表示非常不理解,玄国人吃鱼,也吃海里的一切贝壳类生物,而林到这里别提是鱼了,连虾都没有吃过一只,哥哥说水里的东西都不干净。

    她也曾经告诉过蜜拉想吃鱼,但是蜜拉用一种惊恐的眼神看着她,于是她把想说的话都咽到了肚子里。

    如果能吃鱼,那我们的菜式会丰富不少,林扫了一眼堆在厨房里的莴苣和鹰嘴豆,一种无力感涌上心头。

    饭后她甩下蜜拉说要一个人逛逛,因为林对村子的熟悉度很高所以蜜拉很放心。林背着手走出没多少路,就来到了村子边上的浅滩,这个地方在j□j月时会泛滥被河水盖住,而现在还是七月所以还露在外面。

    “林。”村子里的一个阿姨扛着一筐子摘下来的葡萄朝林走了过来,“给,葡萄。”说着她拿下一串葡萄塞到林的手里。

    对于这种好意林当然是接受的,她高兴地说了一声‘谢谢阿姨’,接着就抱着葡萄回家了,至于想来抓条鱼这种事也暂时抛在了脑后。

    回到家后她把葡萄往餐桌上一放,透过墙上的‘窗户’她看到蜜拉正在后院,哥哥也在。妈妈好像不在,大概是出门去了。

    “哥哥,蜜拉。”她习惯叫阿德斯哥哥,叫蜜拉名字,可能是因为和蜜拉太熟的关系。

    “哦,林。”哥哥回过头,他正站在梯子上摘葡萄。

    林这时候才猛然想起,我们家也是有葡萄树的,而且这葡萄还结果了。

    青青紫紫的葡萄一串一串挂在高高的葡萄架上,沉甸甸的,看起来晶莹剔透煞是好看,林突然有些羞愧自己实在是太不关心家里了,居然连经常洗澡的院子里葡萄已经长出来了都没有发现,可能是大部分不和蜜拉在一起的时间都在修炼灵力的关系吧,根本没有看过葡萄架!

    蜜拉站在下面拿着一个箩筐接,阿德斯在上面摘葡萄,姆拉家的葡萄架很大,枝繁叶茂的,葡萄也是和发了狠似地疯长。

    对于葡萄的良好长势,林多少是有些知道的,尼罗河里的淤泥肥力非常霸道,每次泛滥期过后姆拉都会领着几个孩子一起去挖淤泥,挖来的淤泥埋到葡萄架下葡萄就能长得又快又好又饱满。去年林没有看到哥哥姐姐摘葡萄,不过去年她也是吃到葡萄的。

    “我能做什么吗?”林想着我也五岁快六岁了,多少也可以帮他们一些忙了吧?

    阿德斯丢下一串葡萄:“去把这串洗了吧。然后坐在边上看着我们就好。”

    林抱着葡萄就去厨房洗了,当然她不打算一个人吃,她打算和哥哥姐姐们一起吃。用灵力控制着水流洗干净了葡萄,林带着葡萄就回到了葡萄架下。她先是摘下一颗递给蜜拉,哥哥在太高的地方了她暂时够不到,所以就先不给哥哥吃了吧?

    “好好吃,水分好多哦。”蜜拉吃的是一脸幸福。

    林也吃了一颗,恩恩,好美味。

    想钓鱼想吃海鲜这件事迅速被她抛在了脑后。

    在上一世她吃的葡萄都是剥了皮的,侍女们小心翼翼地将葡萄剥了皮后送到她的嘴里她才高兴吃那么几粒,而且据说她吃的葡萄是从贡品里精选出来的,只有够大够甜水分够多的葡萄才能进她的嘴里。而现在连皮吞着葡萄的林又想起了以前那骄奢逸的生活,不脸上有些发烧。

    当时还因为吃到一颗酸葡萄而拒绝继续吃,想来那让侍女们很为难了吧,那时候太任,根本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一个人高高在上就真的以为自己是神的使者了。林有些难过,吃葡萄的动作也放慢了下来。

    等哥哥从梯子上下来,地上的筐子也装满了,看着一筐子青青绿绿紫紫的葡萄,哥哥挑了几串最好的出来放到了厨房的陶罐里收着。

    “哥哥,这些怎么处理呢?”林想起来遇到那个阿姨顶着一个大筐子,看起来好像是要去卖掉。

    “放在家里很快会坏掉的,镇子上的葡萄酒庄正在收葡萄。”阿德斯望了望葡萄架,“我在上面还留了一些比较青的以后可以慢慢吃。”

    “哦。”林对此没有什么意见,不过她有点好奇葡萄酒是个什么东西,顾名思义就是葡萄做的酒,想来应该是很美味的。

    “妈妈也会酿一点手工的葡萄酒的。”蜜拉对林说,“不过你年纪太小她肯定不会给你喝的。”

    林上一世也没有嗜酒,所以喝不喝并没有什么所谓。她捻起一颗葡萄就往阿德斯的嘴边塞去:“哥哥,吃葡萄。”

    阿德斯凑过嘴来吃掉了林手上的葡萄:“真甜。”他最得意的事就是有两个这么懂事可的妹妹了。

    “林,偏心,我也要。”蜜拉佯装吃醋的样子。

    林又塞了一颗葡萄到蜜拉的嘴里。

    三兄妹就这样坐在葡萄架下,你一颗我一颗地吃了起来,埃及的乡下没有什么可以打牙祭的东西,酸甜多汁的葡萄就是他们这一整年里最好吃的零食了。这样想着林真心觉得埃及人过的苦,至少比玄国的人苦,不过对于没有在玄国乡下生活过的她来说,她好像也没有资格评判的。

    “阿德斯,蜜拉。”妈妈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三人一起奔向门口,争抢着给妈妈开门。

    “妈妈和莫非大叔把骡车借来了。”妈妈今天将头发挽了起来,露出了脖子看起来格外漂亮,“把葡萄装上车,妈妈和莫非大叔一起卖到镇上去。”

    “妈妈,我和林也想去镇上!”蜜拉不失时机地撒道。

    姆拉想着两个女儿平时很少有机会去镇上,现在反正有骡车去也比较方便,于是点头说:“那阿德斯你在家里看家吧。”

    “太好咯,林,我们要去镇上玩了!”蜜拉几乎要把林抱起来了,“好高兴啊!”她手舞足蹈着。

    林的心里其实也有点小激动,不过她很镇定地坐到了骡车里,并且稳稳地扶住了哥哥搬进来的那筐子葡萄。

    要去镇上了吗,帛琉斯边上的镇子会不会也有一个好听的名字,会不会比村子里富庶很多呢?她的小脑袋里充满了疑问,不过还没等她细想,蜜拉已经坐到了车上,随着莫非大叔的呼喝,骡子慢慢走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小巫女古埃及生存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