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慢慢长大

    神妾风波之后村子里又回归到了昔的安静祥和。

    如同平淡无波的湖水一般,子过的四平八稳很是宁静,子过的虽慢却也在流淌。

    一直以来西莎和艾伊两人会轮流找机会到家里来找阿德斯,不过阿德斯现在大部分时间都泡在野外。

    林发现埃及的农民还算幸福,每年都有泛滥期算是农闲,现在是最的七月,也是雨季开始的时候,尼罗河又要开始泛滥了。

    蜜拉刚刚过完九岁的生,她得到的生礼物是一只木头雕刻的小鸟,这只小鸟是妈妈从经过村子商贩处购买的,雕刻的非常精美的小鸟子上涂满了红红绿绿的颜色,虽然不是特别好看但是也是生机盎然的样子,蜜拉非常喜欢它,整天都和小鸟还有林在一起。

    林对这种小女孩的玩意儿也还算喜欢,只是这只小鸟和她之前的玩具比起来做工实在是太粗糙了,她简直不忍心称之为小鸟,这根本就是一个长的和小鸟有些相似之处的小动物嘛。

    “啾啾,啾啾。”蜜拉拿着小鸟逗弄着,木头小鸟当然是不会回应了,“哎,林,你说这要是是一只活的小鸟多好。”说完她有些惆怅地瘫软了子,现在两姐妹坐在榻上看着窗外聊天呢。

    林斜倚在窗口,她想起如果她还有上一世的法力就可以赋予这个木头小鸟一丝灵气,让它可以做出一些小鸟的动作,虽然还无法给它灵智,但是倒是能让它动起来。

    这辈子,想都别想,她每天每天都抽时间练习灵力,现在顶多能举起一排蚂蚁或者是一块小石子,而且坚持了几分钟后必定灵力会失效。

    如果按着这样的修炼速度,估计七老八十了还回复不到以前的一层功力。

    “哎呀,糟糕。”蜜拉和想起什么似的,“妈妈快从镇子回来了。”今天妈妈和阿德斯一起去地里镇子里赶集了,想着很快就要到家了。

    林跟着蜜拉跳下

    “哎呀,面包还没做,芦荟汤也没煮,豆子也没剥。”蜜拉有些心急火燎的样子。

    “我帮你剥豆子和烧开水,你揉面包吧。”林的力气还比较小,揉的面包总是不到位,所以她迅速地分配了一下两人的任务。

    “好!”蜜拉说干就干,她卷起并不存在的袖子,接着从盆子里舀了一些清水开始洗刷面包托盘。

    林对剥豆子还算在行,而且她每剥一颗豆子就是对灵力的一次考验,她尽量不用手指去使劲而是用灵力去压迫豆子掉出来,虽然每次都费力,但是她相信灵力是越用越多的,她这样锲而不舍地努力肯定早能恢复以前的水平,只是这个早是何她也不是很确定。

    心无旁骛的工作效率总是特别高,等林剥完豆子后她抬起头,看到蜜拉已经在拼命揉面团了,于是她将箩筐里的豆子放到水里泡着算是清洗,接着又从厨房的角落里拿出前几天哥哥挖来的野芦荟切了开来。

    芦荟汤还是她来埃及后才吃过的东西,一开始觉得味道清淡但是吃多了发现别有一番风味的。切芦荟的时候她同样避免了手腕的用力,她尽量让灵力带动菜刀,这样切起来的速度稍微慢了一些,但是她觉得她在慢慢进步。

    两人忙活了半天总算把一桌子菜弄好了,而这时候院子的大门也开了,妈妈和哥哥回来了。

    姆拉和阿德斯今天去集市卖掉了一点最近织的布和阿德斯打来吃不完的野味,埃及天气炎,即使家里是有地窖的人家也没法将类保存太久,而姆拉家是没有地窖的,类只能放在一个陶罐里储存或者是挂在通风的地方风干,而风干的价格和口味都不如新鲜的类,于是他们选择了把吃不完的拿去卖掉。

    阿德斯已经成长成为村子里最出色的猎手之一了,他能捕捉到尼罗河上最难抓住的水鸟,他能在森林里追上四条腿的野羚羊,甚至是高处飞翔的大雁他都用标枪打下来一只,对于这样的少年大家都是寄予厚望的,隔壁的莫非大叔也来找过姆拉说了好几次,不过姆拉看不穿自己儿子对西莎的态度,便将事拖了下来。

    在姆拉眼里儿子和西莎、艾伊的关系都很好,但是要说是真的很好也没有,儿子可能年纪还小,对女人总是淡淡的,不过再过几年开窍了,肯定就不会这样了。

    “喏。”阿德斯从手心里变出了一只彩色羽毛的小鸟,“路上捡来的。”

    蜜拉和林看着那小小的一团都心生怜悯,好可啊,好小啊,好柔弱啊。

    “哥哥,这个是宠物吗?”林满心期待地看着阿德斯。

    “恩。”

    “好棒哦。”蜜拉将手上的木头小鸟往桌上一丢,“这个会动耶。”

    虽然说乡下的孩子经常接触到活物,但是却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宠物鸟,这种鸟在林的认知里应该是叫‘文鸟’,不过不知道埃及叫什么了,不过林严重怀疑这个鸟不是捡来的,肯定是哥哥和妈妈在专门卖宠物的地方买来的。

    不过不管小鸟是怎么来的,反正很可就是了,小鸟胆子很小,它怯怯地躲在蜜拉的手掌里一动也不敢动。蜜拉从厨房里拿了一点小麦来想喂它吃,它啄了几下却没吃下去。

    “它还小。”说完阿德斯拿了一点面包屑,“吃这个吧。”

    小鸟从蜜拉手掌里迅速地跳了出来,然后跳到阿德斯的手心里欢乐地啄起了面包屑。

    “它叫什么名字呢?”林问。

    “不知道。”阿德斯如实回答,他本来就没想到还要给这个小动物取名字。

    “叫小林吧,这个小鸟和林长得超像的,都是软软的小小的。”蜜拉擅自决定了下来,“小林,小林。”

    小鸟好像听得懂人话似地欢乐地叽叽喳喳叫了几声,声音悦耳清脆。

    “小林。”林也试着叫了它一声。

    小鸟欢快地跳到了林的手上,轻轻啄了林的手心一口,痒痒的,一点也不痛。

    姆拉笑着说:“大家先把饭吃了吧。”

    姆拉觉得子真的是越来越好了,现在蜜拉会帮她织布,林会帮她厨房里打下手,阿德斯还隔三差五地从野外带些食回来,刚开始收养林的那年家里是最穷的,现在慢慢好了起来,看来林真的是家里的福星。

    看着林雪白粉嫩的侧脸,姆拉又有点担心了,蜜拉和阿德斯的婚配都不是问题,可是林有些特殊,这样漂亮的小姑娘已经有很多人旁敲侧击地打听是不是她留给阿德斯的童养媳了,她担心林这样成长下去以后万一给有权有势的人看中强买走了,那可如何是好。

    苏缇娜自从去了孟菲斯,起初第一个月还有信件回来,后来就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消失不见了,姆拉和苏缇娜的妈妈有几分交,两人聊天时她妈妈说苏缇娜写信说在孟菲斯她很想家,姆拉很担心某天等林出落成少女之时,也会和苏缇娜一样被人硬生生绑了去。

    那边厢三个孩子草草吃了饭就去玩小鸟了,阿德斯觉得自己是个大孩子里所以只是在两个妹妹边守着。玩了一会儿蜜拉就觉得有些累了,毕竟白天带着林在村子里撒欢跑了好几圈,她想了想时间也不早了,于是拽着林去洗澡。

    说起这洗澡,真的是让林完完全全不能接受。

    根本没有浴盆,也没有什么遮蔽物,就是在院子里找了一棵树用帘子遮着,然后两个人脱光了用水互相泼来泼去。

    “我不能一个人洗澡吗?”林紧紧捂住口,严肃认真地问蜜拉。

    蜜拉的体已经有了曲线,隐隐约约看起来像个女人了:“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言下之意是你一个小平板有什么怕被看到的地方。

    林无力反驳,只好任由蜜拉将水泼到自己上,她拿着一种肥皂一样的树果子在上勉强擦了擦,接着迎面而来又是一盆温水。

    真是耻度太大了,被人看到体什么的就算了,还要傻乎乎地在这里和她泼水。林无奈地泼回去一盆,却听到蜜拉在对面嚎啕大叫:“林,你泼的太用力啦,要谋杀你亲姐啊!”

    “别叫了。”林心想你万一叫唤着叫唤着把色狼引来怎么办,之前好几次洗澡的时候哥哥走到院子里来,现在好不容易把哥哥j□j成了‘妹妹们洗澡时必须待在房间里’的好习惯,万一蜜拉鬼叫起来又把哥哥引出来。

    “蜜拉,怎么了?”阿德斯从屋内探出一个脑袋。

    这次轮到林叫了起来:“哥哥,不许出来!哥哥你快进去!”急切之溢于言表。她就差拿肥皂果丢阿德斯了。

    阿德斯猛然想起了之前林定好的规矩,立马将脑袋缩了回去。

    “林,你到底在怕什么啦。”蜜拉瞅了瞅林雪白的脯,平坦如大道,“那里根本什么都没有啊,而且你每天穿那么多就不流汗。”

    对于流汗这件事林也觉得很蹊跷,她穿的比别人都多,但是她的体长年累月维持在低温状态,想来这点可能和寒冰珠有关系。

    两姐妹洗好澡换了舒服的睡袍子就准备去睡觉了,睡袍也是今年妈妈新买的,家里的况好像渐渐好起来了,生活用品也慢慢富足了起来。

    “我要带着小林睡觉。”蜜拉走到阿德斯面前把手一伸。

    “你会压死它的。”阿德斯已经给小林准备了一个小盒子,“小林睡觉了,明天找它玩吧。”

    蜜拉虽然不愿,但是想想自己真的有可能压死小林,于是撅着嘴巴也回去睡了。

重要声明:小说《小巫女古埃及生存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