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争风吃醋

    埃及的小朋友也是有串门这种事的。

    隔壁的小姐姐艾伊今天就来姆拉的家里玩了,她比阿德斯小一岁,已经九岁的艾伊姐姐看起来已经有了一点少女的姿,她穿着姆拉帮忙缝制的白色筒裙,脖子上挂着一串护符,小麦色肌肤让她看起来健康又漂亮。

    艾伊的父亲就是莫非叔叔,她还有一个和蜜拉同岁的弟弟在家,弟弟安多斯腿脚不方便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里。今天她来到姆拉的家里是特意来讨教姆拉牌腌菜的做法的。

    林站在她们边好奇地看着,她看着姆拉往罐子里塞进黑色的泥巴一样的东西,然后又把莴苣切成块塞进去,最后又用泥封住了罐子:“这样在通风的地方摆上一个月就可以吃了。”

    艾伊的眸子亮亮的:“谢谢姆拉阿姨。”

    “哎,别客气艾伊,你先去和蜜拉她们玩儿吧,过会就开饭了。”姆拉很喜欢艾伊,她在艾伊的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这种温柔娴静在蜜拉上是找不到的,很多次姆拉都想去找莫非商量着把艾伊和阿德斯配一配,不过想着两人年纪都还小就先搁置了。

    “艾伊姐姐,你快来帮我看看织布机要怎么弄!”蜜拉急急忙忙地拉住艾伊,她早就听说了艾伊织布的手艺很好,“艾伊姐姐我怎么都弄不好。”

    林又和小跟虫一样跟到了两人的后。

    “这里要这样。”艾伊非常仔细地开始教导蜜拉,顺带着林也在偷师。

    “原来如此。”蜜拉认真地看着。

    “然后这边是这样穿过来的。”艾伊完成了一动作后让蜜拉坐下,“你现在开始做,我在后面看着你。”

    艾伊真是个温柔的姐姐,林一脸崇拜地看着艾伊。

    中午的时候阿德斯哥哥破天荒地回了家,他看到艾伊在家也是一愣,不过很快恢复了自然的神态,他往桌上放了一堆橘子:“艾伊你来玩了啊。”

    艾伊看到阿德斯脸上就是一红,虽然她来这里找姆拉讨教也是抱着想见一见阿德斯的想法的,不过想不到运气那么好就给她遇上了,她用很小的声音说:“恩。”

    姆拉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她早就看出了艾伊对自家傻小子有想法,只是自家小子不知道是不是傻乎乎的还不理解,不过没关系,过几年他们长大了就会理解了。

    虽然现在还早了点,但是青梅竹马是要从小养成的不是吗,姆拉将烤好的面包端上桌子,转就去盛汤。

    “妈妈妈妈,艾伊姐姐教会我织布了!”蜜拉指着织布机上的一小块成品大叫,虽然只是巴掌大的一块,但是也是一大进步了。

    “蜜拉乖,来吃饭了。”姆拉也为女儿的进步高兴,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事是让他们都吃饱了。

    林有些吃力地爬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虽然哥哥想抱她上去但是她还是毅然决然地拒绝了,过惯了米虫生活的她决定要改过自新成为一个用双手换面包的人,而改造的第一步就是自己的事自己做。

    姆拉特意蒸了兔子,鲜嫩肥美的兔虽然被腌渍过但是吃起来还是非常香的,林无法咀嚼太硬的食物,姆拉就特意把最嫩的几块放到了她的碗里,并且嘱咐她慢慢地吃。

    “阿德斯,下午别出去了,就留在家里陪陪妹妹们吧。”姆拉朝阿德斯眨眨眼。

    阿德斯也不知道是不是接收到了母亲眨眼中的意味,他点点头说了句好,然后就继续吃饭不再言语了,家里有别人家的女孩子在他还是有点拘谨的,虽然是艾伊妹妹,但是总是女孩子。

    “姆拉阿姨!”门外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

    “好像是西莎。”姆拉站起来去开了门,西莎是村长的女儿,年龄和艾伊相仿,两个人一个出生在冬天一个出生在夏天,格也是一个火爆一个娴静。

    “姆拉阿姨!”艾伊穿着一件很显材的莎莉走了进来,这种莎莉是东方传进来的款式,比埃及传统的努格白长裙更显腰,加上肩膀上的带着颜色的披肩显得她更俏可

    西莎褐色头发褐色眼睛,皮肤也偏白一些,她的手上捧着一大罐蜜枣:“这是妈妈让我送来给姆拉阿姨的!”她说着就一跳一跳地走了进来,当她看到屋子里饭桌上艾伊也在时,漂亮的杏眼里忍不住迸出嫉妒的火花。

    林忍不住多看那罐子蜜枣几眼,她来到埃及后就几乎没吃过甜食,那蜜枣浑上下都在发出人的光泽,想都不用想那一定是很甜腻美味的,想到这里她又咽了一口口水。

    西莎这个时候已经走进来了,她一下子扑到阿德斯面前:“阿德斯哥哥,你也在家呐!”

    “西莎,坐下来一起吃饭吧。”姆拉将蜜枣放到厨房,“谢谢你妈妈了。”过会儿把风干的鸟让西莎带回去吧,姆拉这样想着。

    “不客气姆拉阿姨!”西莎是吃过饭再来的,她有些鄙夷地看了一眼艾伊,心想这个女人真是狡猾,居然跑到阿德斯哥哥家蹭饭吃,肯定是想借此增进感

    艾伊被西莎盯得有些不自然了,她低下了头。

    “西莎姐姐。”蜜拉一把拉过西莎,“你看你看我织的布。”

    西莎自己也会织布,她决定要露一手给蜜拉看看,顺便展示一下自己的贤惠,虽然埃及是个女尊男尊的国家,但是女人还是该会织布,就像男人应该会干农活一样。

    “你看着啊。”西莎一上手,就因为用力过大把蜜拉刚才织好的布扯开了。

    气氛一阵尴尬,艾伊站在边上有些可惜地看着扯开的布:“我来吧。”

    西莎又羞又愤,不过她发现阿德斯并没有看向这里,姆拉阿姨也在收拾碗筷,于是她又释然了,她施施然地站起来:“好吧。”

    看着艾伊熟练地作,西莎的脸不住红了,她妈妈也教了她很多次织布的要领,但是她怎么都是做的一般般,也织不快,想不到这个艾伊那么能干,糟糕了,被她比下去了。

    姆拉削了一些菜瓜放到盘子里端了过来,虽然家里不富裕但是对待客人她总是要款待一下的,何况今天来的还是两个可的小客人,以后说不定哪个就成了家里的儿媳妇。

    “阿德斯哥哥,你吃!”西莎拿起竹签子就插了一块菜瓜递到阿德斯手上。

    阿德斯俊脸一红,不过也是接下了。

    艾伊织布的动作顿了顿,不过她很快恢复了心继续织了下去。

    “艾伊,你别织了,休息一下吧。”阿德斯递了一块菜瓜到艾伊的手上,“辛苦你了。”

    蜜拉是个神经粗的孩子,她完全没闻到边三个人之间的火药味,林毕竟保留着前世十四年的记忆,她怎么看都觉得这是一场三角恋,不过这只是纯粹孩子之间的三角恋,并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

    上一世的林因为工作需要所以不能近男人,所以自然也没有什么男人女人之间的烦恼,只是在听几个贵族小姐偶尔提起,之一字是最叫人生死难忘,不过现在看来还没升级到这个地步。

    “阿德斯哥哥。”西莎甜甜地说,“我的新衣服好看吗?”

    “恩。”阿德斯如实评价。

    “阿德斯,蜜拉,林。我先回去了,安多斯还在家里等我呢。”艾伊站了起来,她的脸上有一些窘迫,“姆拉阿姨,我先回去了。”说着艾伊就朝门口走去。

    “艾伊。”阿德斯想挽留她,却被西莎拉住了。

    姆拉想留艾伊,不过艾伊却说家里还有家务要做,无法姆拉只好从厨房里抱出一只陶罐交给艾伊,“这是最近做的咸菜,不知道味道怎么样,拿回去给你爸爸尝尝。”

    艾伊接过陶罐,脸上飞快地红了,她小声道了一声谢,然后就快速地离开了。

    西莎很满意她识相的举动,她一个猎人的女儿有什么资格和我争抢阿德斯哥哥,虽然阿德斯哥哥只是村里普通的一个农户家里的儿子,可是他长得真的好帅。爸爸也觉得阿德斯是个好小伙子,而且姆拉看样子也不是什么粗鄙的农妇,虽然说嫁给阿德斯算是下嫁,但是她喜欢。

    西莎拉着阿德斯亲亲密密地就开始说话了,她格奔放百无忌,阿德斯开始有些放不开但是随着聊天的深入也开始聊的高兴了起来。

    “林,你喜欢西莎姐姐还是艾伊姐姐?”蜜拉将林拉到一边,小声问道。

    林迷茫地看了一会儿,西莎明媚,艾伊娴静,两个人都还不错:“都不错,你呢?”

    “艾伊姐姐像妈妈,但是西莎姐姐也很漂亮。”在蜜拉的眼里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西莎长得比艾伊更胜一筹。

    林恩了一声,随即又看向那被抛弃在一边的织布机:“蜜拉姐姐,我们再去研究研究织布机吧。”

    蜜拉虽然不是很愿,但是想着早学会早可以减轻妈妈的负担,于是就跟着林跑到了织布机前研究了起来。两个人笨手笨脚的弄了半天还是弄不好。

    “傻孩子。”姆拉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了她们后,她坐到织布机面前慢慢开始织布,“你们还小,现在去玩儿吧。”

    两人对望一眼,非常有默契地在姆拉边一左一右地坐下,时光静静流淌,能永远这样下去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小巫女古埃及生存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