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蚂蚁腾空

    清早,林睡醒后就躺在上赖,埃及天气炎不需要厚重的被子,夜里只需要盖一条薄薄的亚麻布毯子就够了。她和蜜拉睡一间房间,蜜拉睡相极差,已经把被子踢到了地上。

    帮蜜拉捡起被子盖好,林听到外面已经有了一些响动,估计是哥哥起了。

    林走出房间,借着晨光看到哥哥正在灶台处烧水,阳光洒在哥哥光的肩膀上,纵是看不习惯的林也觉得他那样好看的。

    “哥哥。”林软软糯糯地叫了一声哥哥,然后就跑到了他的边,抬起脸看着他。

    “林那么早就起来了啊。”哥哥把一罐子烧好的开水倒入陶罐里,“不多睡一会儿吗?”

    林摇摇头:“哥哥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事吗?”她的量比普通埃及三岁小孩都小很多,而阿德斯发育的又比其他十岁的男孩子快一些,高差让她站在那儿需要仰望阿德斯。

    “乖乖在家听妈妈的话。”阿德斯抱起林就在她粉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哥哥去山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顺便捡点柴火回来。”

    现在是埃及的夏天也就是尼罗河的泛滥季,水田全部被尼罗河淹没所以田里没有什么可以做的活,大部分和阿德斯年龄相仿的男孩子都喜欢去附近山上捡柴火顺便找点野果野味,每天吃面包豆角实在是太乏味了,当然运气好的时候男孩子们还能找到点野兔野鸡回来。村里也有像莫非大叔一样的专业猎人,他有专业的弓箭和斧子可以抓到更大的动物。

    村子里没有学校,边上的镇子上有私塾,不过要上私塾得交钱或者粮,姆拉家并不富裕所以没有将阿德斯和蜜拉送去学习,不过幸亏姆拉是识字的,她在空闲的时候会摆开小桌子教兄妹三人写字。姆拉的教授极为细心仔细,想来就算是到镇子上的私塾去也不会有她这般好的老师了。

    “恩。”被亲了的林有些不愿地恩了一声,她很急躁想要长大,她现在觉得每天吃吃喝喝不干活是一件很羞愧的事,以前的她也是米虫,可是以前的她根本不知道粮食是如此来之不易的。而且她觉得现在她是个小朋友所以哥哥经常亲她,等她变成大姑娘了应该就可以避免被哥哥亲了。

    在玄国她边的侍女都是从贵家小姐里挑选而出,所以侍女们也都不知道生活的疾苦。平时她的边来往的全是锦衣玉食的贵族,她根本不知道原来过子是需要钱的。

    阿德斯把她抱回屋子里的上放好,又帮蜜拉将再一次踢掉的被子掩严实了,这天气虽然,但是露着肚子睡觉还是容易生病的,生病了就得去找医生,村子里没有医生,要找医生还要去镇子上,实在是太麻烦了也太昂贵了。

    看着哥哥出门了,林又躺回上,哎,这儿童的生活太难熬了。她短手短脚的想做什么都做不好,想帮忙递个东西都够不着。既然那么无聊,不如练习一下灵力吧!她之前有试过用灵力,但是体内一丝灵气都然无存。

    她跑到院子里找了个矮凳坐下,然后就开始盯着地上爬来爬去的蚂蚁看。

    盯得她觉得眼睛都要瞎掉了,地上的一只蚂蚁总算慢慢浮空了。

    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林被这一个小进步大为鼓舞,她死死地盯着那只蚂蚁,那蚂蚁在半空中变得惊慌失措,不过在浮到了大概十多厘米的高度后她的灵力就失效了,蚂蚁掉到了地上。

    蚂蚁子轻,摔了也和没事一般,它在原地绕了几圈后就又跟上了蚂蚁们的大部队,忙忙碌碌地去干活了。

    林被这样的成功鼓舞了,如果今天她能移动蚂蚁,那恢复到以后的九层功力也是指可待的了!她又依样画葫芦地朝着另一只蚂蚁盯去,盯了半天总算成功将第二只蚂蚁浮空。

    “林,一个人在外面做什么呢?进来吃早饭了。”后传来姆拉柔柔的呼唤。

    林听到吃饭正好肚子也饿了,她应了一声后就蹭蹭蹭地跑回了屋子,任由那只小蚂蚁从十多厘米高的地方掉落。

    早饭是很稀的大麦粥配面包,林照旧将面包撕成了小块蘸着大麦粥吃,蜜拉坐在她的右手边大快朵颐。早饭看风格是哥哥做的,妈妈做的大麦粥要更香甜一些。

    林发现姆拉的吃饭教养极好,吃什么都是慢条斯理温文尔雅的,怎么看都不像是这个山村的土著妇人。

    “蜜拉,今天妈妈教你怎么织布吧。”饭后姆拉收拾着碗筷,对着坐在边上玩木头玩具的女儿说。

    蜜拉的动作一下子僵硬了,不过她也找不出拒绝的理由,只好回答:“好的妈妈。”

    织布机是放在饭厅边上的,姆拉有时候会坐在这里织布,不过她的腰背不是很好,所以织布的时间并不长。家里的布匹都是用粮食换的,她想着早点让女儿学会织布也好减轻一点家里的负担。不过她也只是想试一试,如果蜜拉做不好那就算了。

    蜜拉坐在织布机面前,紧紧盯着姆拉的手,看着妈妈做演示。

    林坐在边上看着,她看的也是极为认真。

    “蜜拉,你试试看。”在作过几遍后,姆拉微笑着把位子让出来。

    蜜拉伸手过去,她对于打架很在行,但是对于织布真的是一点儿也不精通,她按着姆拉说的织了几下,动作又停下了,她忘记下一步该做什么了。

    姆拉也不恼,她耐心地纠正了蜜拉的错误,然后又示范了几次。

    等姆拉走开,蜜拉才重重叹气:“林,这个太难了。”

    林在边上表示压力山大,她紧紧盯着姆拉的手很久,却也是没能记下来她到底做了哪些动作。

    一个上午蜜拉都在唉声叹气,等姆拉做完中饭回来发现布几乎是一点儿都没织。

    林有些紧张地看着姆拉,妈妈千万别生气啊。

    姆拉只是笑:“蜜拉年纪还太小了,是妈妈心急,去吃饭吧。”

    蜜拉如获大赦,飞速地逃离了织布机,当然她没把林忘记,她拉起自己的小妹妹就冲到了饭桌边上。

    “姐姐,你吃。”林觉得蜜拉早上花了很多脑子,于是把一人一个的无花果塞到了蜜拉手里。

    蜜拉剥开无花果塞回了林的嘴里:“你太瘦小了,要多吃一点才行。”

    林点点头,她是真的很感谢上苍让她遇到了姆拉一家人,这一家人都对她太好了。

    午餐没有她想吃的鸟,也没有再提那只腌兔子,估计是要晚上哥哥回来后才能吃到。她拿着自己的小木勺将碗里的青豆泥吃的一干二净,然后就开始期待晚饭了。

    这种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真的合理吗,林勺子,她看到姆拉吃完午饭已经在缝衣服了。

    姆拉的针线活非常好,除了帮隔壁的莫非大叔缝补衣物外还接了一些另外邻居衣物缝,而作为回报他们也经常会带一点吃的给姆拉。上一次有个村人送了一罐子蜂蜜来,那甘甜的滋味真是无与伦比,虽然上一世吃了不少好料,但是林还是对那些蜂蜜记忆犹新。

    林多次幻想等她的灵力上升了,她要在山里找一个蜜蜂窝然后用灵力控制住所有蜜蜂,接着把蜂窝摘回来吃。

    补好手上的几件衣服,姆拉又把蜜拉叫到了织布机跟前,这一次她没有让蜜拉上手,只是自己坐下来开始织布。

    阳光透过泥瓦窗台洒在姆拉的脸上,两个孩子坐在她的边上痴痴地看着漂亮的妈妈,这场景就如同一张画一般美丽动人。蜜拉和林都很仔细很认真地看着姆拉的动作,她的动作是那么连贯,看着看着,两人都……困了。

    姆拉看出了两人的困意,她站起来把两个孩子赶到屋子里去午睡,替两人盖好小毯子后她就出去忙家务去了。

    “林,姐姐好笨啊。”姆拉出去后,蜜拉喃喃地说,“隔壁安伊莎六岁就会织布了,我现在都七岁了,怎么办我还是不会织布。”

    “六岁与七岁并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安伊莎她打不过你。”林眨巴着眼睛安慰道。安伊莎也是附近比较早慧的孩子,她现在已经可以一个人承担家里人做衣服的布料了,这一点真的很了不起。

    提到引以为傲的打架,蜜拉瞬间来了自信:“我敢说除了哥哥,这个村子里没有孩子能打得过我!”

    林还想说点什么,可是她实在是太困了,小孩子也许就是这样无法控制自己睡觉的**的,她呢喃着说了几句类似晚安的话,然后就一头扎进睡眠中去了。

    在梦里她梦到了八宝蜂蜜饼、糯米鸡、糖年糕、枣泥糕、黄金糕、烤鸭、四喜丸子、火锅……好吃的一样一样在她面前环绕,她想吃却又都吃不到。

    早知道以前多吃一点了,睡醒后的林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看着外面的太阳开始计算到底还有多久可以吃饭。穷人真是伤不起,埃及的穷人似乎比玄国的更伤不起,不过这些都是她的臆断,毕竟她没有看到过玄国真正的穷人家是什么样的。

重要声明:小说《小巫女古埃及生存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