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巫女重生

    林妍睁眼的时候没有见到预期中的断手断脚和血流一地。她的上不痛。嘴巴里寒冰珠的苦涩也然无存。

    她很疑惑,虽然她的灵力已突破了九层成为了玄国最高的高手,但是在面对千名幻国的高手时还是不敌。而现在的她居然可以在掉落万丈悬崖后活下来?她虽然可以做到从高处平安落地,但是这个高处不包括万丈。

    边黑暗又湿润,这里是何处?她正在思考这个问题,边一阵强烈的压力涌来,在一阵惊呼声中她看到了一个大脸。

    一张又老又丑,长满了褶子的农妇的脸,这农妇生的奇丑无比,大脸大眼睛大嘴巴大鼻子,一切都是大大的,她正张着嘴哇哇乱叫,也不知是在说些什么东西。

    林妍皱眉,心想这妇人非我玄国子民,莫非是住在这悬崖底下的土著?可是这妇人也长得太巨大了一些,虽早前听说极北之地有一些住民长两三米,但是那也是在传说中而不是现实的。

    那农妇哇啦哇啦地叫开了,接着一群和她长相差不多的人涌了进来,他们伸着手指点着林妍,议论纷纷,看表也知道说的不是什么好话。

    他们的装束都无比开放,林妍心想这帮人肯定是还没有开化,全部都是袒的,光天化之下聚众j□j成何体统!

    林妍本想脯来斥责他们对巫女无礼,但是伸出手来却看到自己的手臂和藕一样一节一节的,而且还短短小小的。

    这是投胎了!?

    她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一个面貌凶恶的异族壮汉就从外面冲了进来,他看了看林妍,他脸上的表怒不可遏,大饼脸上写满了怒意。他一把将林妍从上抱了起来,作势就要往地上摔去。

    别这样啊大叔,我们有话好商量啊!林妍想大喊出声,可是发出的却是嘹亮的哭声。

    许是婴儿的哭声唤起了大叔的良知,这位异族大叔停下动作,将林妍往上的妇人手中一塞,然后就转愤然离去。一系列动作做的如行云流水顺畅贯通。

    上的妇人一把将林妍丢到边,接着就委屈的嘤嘤嘤嘤地哭了起来。

    别丢我啊,很疼的,刁妇!林妍被她这一丢丢的头都晕了,她眼冒金星倒栽葱地倒在不软的板上,背上火辣辣地疼。

    男人离去后屋子里就闹开了,他们叽里呱啦地说着林妍听不懂的内容,但是看得出来矛头是直指上的妇人的。一阵混乱后,林妍被那个丑陋的老妇人(接生婆)草草装入一只厚实的篮子里,她的眼中有些不忍,于是她想了想又往篮子里塞入一块破布,最后她颠颠地捧着篮子就跑到了河边。

    林妍躺在篮子里睁大双眼望着她,她要做什么林妍暂时还不知道,但是已经明晰这是要被丢弃了,她虽然不想装可卖萌,但是还是忍不住朝着那老妇人放电。

    老妇人根本不敢看篮子里的婴孩,她也是第一遭做这种亏心事,可是这孩子很明显就是个野种啊,完全是个外族人。看样子很像是北方的赫梯人的种,不不,感觉比赫梯还要再东北一些的样子,这夫人也真是的,就算和流浪诗人乱搞也别把肚子搞大了啊!这下子真是一巴掌打在了她丈夫的脸上,脸面然无存。

    这孩子,就算现在活下来也是没人抚养的,老妇人心一狠就将篮子丢进了尼罗河里,她看着顺水飘去的竹篮,心中祈祷着最好能有个好心人将她捡走,千万不要被河马或鳄鱼吃了。不过想想存活几率实在太低,老妇人摇了摇头转离开了。

    这是一个多么漂亮的孩子啊,可惜是个私生子。老妇人最后感叹了一下,接着就将这桩事丢到了九霄云外去。

    林妍一脸紧张地躺在篮子里,浑僵硬,风吹得她有些冷,她下意识地想伸手拉过那块破布想抵挡一下寒风,但是她发现手太短根本够不到。

    刚才那个女人,你好歹也帮我把被子盖盖紧啊!林妍在心底不淡定地咆哮了一声。

    不过看刚才那些人的清凉穿着,这里的气温似乎比玄国要温不少?林妍费力地从篮子里坐起半个子,开始往周遭打量。

    边是密密麻麻的芦苇杆状植物,河水是绿色的说明了水草很多,远方岸上那绿绿的……

    好像会动?

    林妍绷紧了子,这绿色的东西看起来像一块大石头,可是分明是在缓缓移动的。

    她现在还不知道那种生物叫鳄鱼,她在看鳄鱼,鳄鱼也在看她,一人一鳄四目相交,电光火石。

    ‘扑通’一声,那绿色的鳄鱼跳下了河,不多久就在林妍面前探出一个脑袋来。

    林妍被这相貌丑陋的东西吓得半死,她想挥手使出一个风诀来推倒这动物,却发现自己一丁点儿灵力都没有了,她又用力调用了几次全的力量,却发现体内一丝丝灵力都不存在。

    要被吃掉了吗?林妍紧张地看着那东西尖锐的牙齿,心里无限遗憾,本以为活下来了却是投胎了,本以为投胎可以重新活了却要被野外的怪物吃掉了,呜呜呜我的命好苦啊。

    那鳄鱼出乎意料之外地打了个哈欠,然后慢悠悠地游走了,不知是什么原因,它就是没有过来吃林妍。

    林妍的小心脏一抽搐,然后叹出一口长气,吓死我了。

    太阳渐渐露了出来,林妍一点儿也不觉得冷了。相反的是她被太阳炙烤得晕晕乎乎的,她口渴,肚子饿,没被怪物吃掉却要饿死了,看来马上就要重新去投胎了,没办法,认命吧。

    她被晒的晕晕乎乎,眼睛慢慢眯了起来,肚子极饿,饿得她已经没有力气去观察四周环境了。

    “妈妈,妈妈”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不过她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林妍懒懒地抬了一下眼皮,看到自己的篮子已经被人放在地上,而她则被一个妇女抱在怀里。

    “妈妈,这个小妹妹好可啊。”一个头发乱蓬蓬像鸟窝一样的蜜色肌肤小女孩开心地说。

    林妍听不懂他们说的话,她只是魔怔一般地盯着那妇女的j□j看。

    好吃的,好吃的,我要喝

    “这孩子饿坏了。”那妇女虽然也是个异族但是相貌很是秀美,她黑发黑眼小麦j□j肌肤,穿着和刚才那帮人一样暴露的衣服,尽管如此,没来由地林妍就是喜欢这个妇女。

    她和刚才那些人是不一样的,她好温柔,她的上有一股子淡淡的花香,让人闻着心旷神怡。

    那妇女慈地拉开自己的衣襟露出了硕大的j□j,林妍虽然心理有些抗拒但是体却很诚实,她一口含住妇女的j□j就开始猛烈吸

    “妈妈,我们可以把小妹妹捡回去养吗?”小女孩眼巴巴地望着自己的妈妈,小心翼翼地提出了想要捡走林妍的请求,她明白这不是捡一只小猫小狗,这是一个大活人,但是尽管如此她还是想把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带回家去。

    妇女一边拍着林妍的背一边喂,她微笑着问:“蜜拉喜欢小妹妹吗?”

    “恩,喜欢,小妹妹长得真可!”小女孩蜜拉重重地点了一下头,“真的很喜欢!”

    “妈妈也很喜欢小妹妹,不过如果捡回去了蜜拉就是姐姐了。”妇女见林妍吃饱了就将衣襟掩上,“蜜拉会做一个好姐姐吗?”

    小女孩蜜拉听到妈妈的意思是答应了,立马忙不迭地抱住妈妈的大腿:“妈妈你真好,我们给小妹妹取个名字吧!”

    吃得死撑正在打嗝的林妍放下了心,看来世界上不论何处都是有好心人的,这下子估计是不会饿死了……不对,我堂堂玄国巫女怎么能被一顿人就收买了,我这么高兴是怎么回事?

    我果然还是怕死的吧?林妍自嘲地想,她现在还不知道她已经被这漂亮的妇女决定收养了,如果知道的话她肯定更加高兴。

    “好啊。”妇女伸出手来温柔地抚摸过林妍稚嫩的小脸蛋,“妈妈刚才想到了一个名字,就叫她林吧。”

    “林,好奇怪的名字啊?”蜜拉到底是个小孩子,她没有去深究这个名字有何意义,在接受了妈妈的取名后立马高兴地叫了起来,“林,林。”

    林妍听到那小女孩在叫‘林’,心里很是奇怪,莫非她们认识我?为什么知道我姓林?不过这些事……容后再说吧,本巫女突然觉得好困,困意袭来怎么都抵挡不住啊。

    林妍挣扎了几秒就放弃了对困意的抵抗,她无限满足地打了个哈欠,该举动引来抱着她的妇女的极度怜:“蜜拉,你看小妹妹要睡觉了。”

    “妈妈,小妹妹真的好可啊!”蜜拉伸出稚嫩的双手,“我也想抱抱小妹妹。”小妹妹长得和兔子一样白白嫩嫩的,真的好喜欢!

    “林她睡着了呢。”蜜拉单手提起篮子单手抱住林妍,“蜜拉,我们先回家。”

    巫女她睡得忘乎所以甚至还流下了幸福的口水,事后回想起这天的经历她表示自己非常幸运,真的是非常非常幸运,如果没有姆拉母女将她捡回家,她一个小婴儿肯定就香消玉殒在了这个陌生未知的国度。

重要声明:小说《小巫女古埃及生存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