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我们的生活比蜜甜——新婚夫夫的甜蜜婚后生活

    渡过了一个十分美味的新婚之夜,叶芳璟在第二天上三竿的时候醒了过来,他们家小软萌还乖乖地趴在他怀里,睡得脸颊红扑扑。

    怕把人吵醒,他就一直没有动作,不过还是默默地脑补起待会儿张无忌醒过来以后的反应——一定萌死人了!

    过了一会儿,张无忌动了一下,终于醒了过来,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发现他也醒了,就很淡定地跟他打招呼:“啊,你也醒了啊,早……”

    芳璟少爷低头亲他一口,笑眯眯地说:“早,还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吗?”

    张无忌略茫然地想了想,突然“啊”了一声,从他怀里弹开,然后迅雷不及掩耳地拉起被子把自己整个包了起来。

    叶芳璟笑死了,一边笑一边问他:“你躲什么?怕我把你清蒸了?”

    “哎呀你不要跟我说话!”被裹成一团的小软萌气急败坏地喊了一声,缩在被子里一点一点往里蠕动。

    芳璟少爷忍住笑,把他连人带被子抱了起来,扒开被角看着他红扑扑的脸,认真地说:“放心吧,不会把你切成块儿红烧的。”

    张无忌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太丢脸啦!自己喝醉酒之后怎么会变得那么幼稚那么白痴!他恨不得回到昨天晚上把那个蠢兮兮的自己掐死。

    看到他头顶都快冒烟了,芳璟少爷终于大发慈悲放过他,温柔笑道:“其实那样很可啊,我很喜欢。”

    张无忌就是那么好哄,乖乖被他抱着也不炸毛了,不过还是很不好意思而且很坚定地强调:“其实我平常没有那么笨的!都是因为我喝醉了!”

    “是是是,你平常简直聪明绝顶!”芳璟少爷笑眯眯地哄他,“那现在该做的都做过了,就不用那么不好意思了吧?”

    他小声嘟囔:“该不好意思的时候还是要不好意思一下的。”

    简直可死了!芳璟少爷差点忍不住又要让他不好意思一下,不过看在昨晚他累得够呛的份上,还是放过他了,只是给了他一个温柔缠绵的吻,道:“起吧?能起得来吗?”

    张无忌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腰好酸,腰往下的某个地方感觉很奇怪……

    作为一个大神医,他当然知道这个怎么缓解,反正昨晚那么羞耻的事都做过了,他也就没像以前那样放不开,心安理得地开始指挥他家芳璟给他按摩哪个哪个位什么的,芳璟少爷一边按摩一边吃豆腐,心好得一塌糊涂。

    腻歪了好一会儿,两个人才慢腾腾地起,又重新洗了一次澡,神清气爽地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这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大家正好在吃午饭,韦一笑和五散人这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一见到他们就开始起哄,韦蝠王还文艺地吟了一句诗:“**苦短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啊!”

    “战况很激烈啊……”周颠看着张无忌的脖子啧啧感叹,“少教主,衣领不够高啊。”

    少教主大人一张脸红得快冒烟,强自镇定地板着脸道:“周先生,你们不要总开我的玩笑!你们还是长辈呢!”

    芳璟少爷立刻附和他:“为老不尊!”

    “话可不能这么说啊少教主夫人,”周颠煞有介事地说,“就是因为我们是长辈,所以才要这样关心你们的感生活,免得你们小两口闹矛盾嘛。”

    谢逊实在听不下去了,重重地清了清嗓子:“好好吃饭!”老爷子心略复杂,因为儿子真的被吃了啊……真是非常心酸。

    殷离大笑:“少教主夫人!哈哈哈哈!张叶氏?”

    芳璟少爷淡淡道:“阿离,我觉得我们吃完饭就可以开始练剑了。”

    阿离姑娘默默地低头喝粥,喝一口看一眼范遥,把范遥看得莫名其妙:“小丫头,你看我干什么?”

    韦一笑替她答了:“秀色可餐嘛,小姑娘看着你的脸可以多吃一碗饭。”

    范右使脸黑了。

    但是韦一笑的神助攻马上来了,他问殷梨亭:“殷六侠,你说是不是?我们范兄弟是不是秀色可餐?看着他的脸吃起饭来是不是比较香?”

    范遥略期待地看着殷梨亭。

    殷六侠明显接收到了他期待的目光,认为自己的好友大概想要自己夸奖一番,便点头:“是啊。”

    范遥立刻笑得艳光四

    宋青书痛苦地捂住了脸——六叔!你敢不敢不要这么呆!

    吃过这顿午饭,明教众高层开始告辞了,他们本来就有很多事要忙,会等到中午也是想看看少教主的闹而已……

    临走的时候韦一笑和五散人想把范遥拉走去分担教务,范右使坚持不干,还把他们都揍了一顿,简直凶残。

    殷老爷子淡定地教育儿子:“看到了么?早跟你说不要得罪范遥,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了吧?”

    殷野王深受启发。

    现在还留在山庄的客人就只剩下范遥和武当派三人了,宋青书真是非常想走啊!再不走他六叔就要被那个险狡诈心黑手狠的范遥给拐走了!

    然而芳璟少爷对他招了招手,“舅兄,你前几天不是说想跟我探讨一下剑术吗?我要教阿离练剑,要不要来看看?”

    舅兄大人纠结地看了看他家六叔,十分担心,但是又实在很想精进一下自己的剑术,最终还是默默地跟了过去——不过他还是把两个师叔也拉上了——必须对范遥严防死守!

    殷离还没有开始散功,这个得结合着张无忌的治疗慢慢来,所以叶芳璟也还没开始教她藏剑内功,只是先教招式路,但就是这些招式路也让武当派三人看得深受启发,在山庄多停留了好几天。然而好几天后,他们还是踏上了回武当山的道路。

    范遥并没有跟着一起走,主要是他没有站得住脚的理由……宋青书已经看出来他对殷梨亭“居心不良”了,要是他现在马上跟着他们走,那小子说不定会搞什么破坏呢!于是范右使决定过个十天半个月的,再用“巡视明教分坛”的理由去武当山……

    不过他也没有再呆在山庄里了,因为那对新婚夫夫简直越来越闪,闪得他这个目前还被心上人当成好友的苦汉心简直暴躁!

    于是山庄里的美貌侍女们含泪送走了一笑就让她们腿软的大美人,去围观她们家萌萌的公子求治愈了。

    子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去,张无忌已经开始给散了功的殷离治疗,殷离也开始修炼起藏剑内功,每天被芳璟少爷训练得都没力气骂他们闪瞎她的眼睛了。

    谢老爷子依然每天过着悠悠闲闲的子,他老人家最近喜欢上了养花养草什么的,颇有就此颐养天年的架势。

    明教的义军打下的地盘越来越大,教主之位到底该谁来坐,也渐渐成为了一件亟待解决的大事。谢逊和张无忌父子俩是绝对不愿意的,最终经过高层决议,杨逍当上了教主——对外就说他遵照阳教主遗命找回了圣火令(就是张无忌从灵蛇岛带回来给他们的那三枚)。

    等到过完年的时候,殷离的藏剑内功已经有所小成,虽然因为力气不够大用不了重剑,只能单修轻剑的心法问水诀,但起码已经恢复了以前的战斗力。

    昆仑山的冬天是很冷的,虽然都是练武之人不是很怕冷,但是大家还是比较愿意呆在保暖措施做得非常好的屋子里,谢逊养养花,殷离练练剑,那对成亲这么久依然黏糊得像在恋期一样的夫夫就是看看书练练字吃吃喝喝偶尔滚滚单什么的,总之过得都比较惬意。

    “距离回去的子也只有一年了,”有天跟张无忌两个人窝在暖暖的书房里看书练字的时候,他们说到了这个,叶芳璟就非常感慨,“这么一想时间也过得很快啊。不知道芳琪现在怎么样了,算起来的话,大唐现在正打着仗……”

    张无忌忙放下书坐到他边安慰他:“你别担心,你不是拜托了二庄主好好照顾他吗?芳琪那个格,二庄主肯定不会让他出门的,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芳璟少爷叹了口气,“希望是吧,如果两边时间一样的话,芳琪现在都十七岁了,也不知道有没有遇到喜欢的姑娘……”

    这个超级弟控又愁眉苦脸起来,“真舍不得啊,我一手拉扯大的孩子这么快就到了会喜欢小姑娘的年纪……”

    张无忌神来一笔地问:“如果他喜欢上的不是姑娘怎么办?”

    “什么?!”芳璟少爷大惊,“芳琪比你还呆呢!要是喜欢上个男人,那不是只有被吃得死死的份吗!不行!绝对不行!”

    “什么叫比我还呆!”张无忌略郁闷,“你评判别人有多呆的标准就是拿我来对比吗?”

    芳璟少爷一摆手,“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芳琪要是被个男人骗走可怎么办?以他的格,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呢!”

    张无忌觉得这话略耳熟,想了想才想起来当初义父不同意自己跟芳璟在一起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他忍不住在心里腹诽:你这也太双重标准了吧?

    但是他又不能打击他家芳璟对弟弟的诚挚的心,于是他弱弱地说:“也不一定吧……芳琪那个格,十七岁能知道什么是喜欢了吗?”他听叶芳璟念叨了三年的“芳琪”,早就对叶芳琪的格了如指掌了。

    芳璟少爷顿时松了一口气,一拍桌子大笑道:“没错!他肯定不知道的!哈哈,绝对是这样,那个缺心眼儿的笨蛋怎么可能会想到这种事呢?”

    张无忌默默地同起了小芳琪——被亲哥哥说是缺心眼儿的笨蛋真是好悲惨。

    “不过我们也要开始收拾东西了,”芳璟少爷扯过一张纸开始写写画画,“还有一年的时间,我们得把产业都换成黄金带回去,打仗的话,家里肯定是倾尽家财援助朝廷的,这个我不用猜都知道。到时候我们带回去也能帮上些忙……”

    他们俩商量了一番,最后决定等到开就下山去整合他们家的所有产业,能卖的都卖了,卖不了的就留着给殷离当嫁妆——小点的商铺什么的当然不用他们心,但是芳璟少爷的产业可不仅仅是商铺,还是要他们亲自把关的。

    到了二月份,天气终于开始转暖,留下殷离看家照顾谢逊之后,夫夫俩终于带着四个侍女,又一次下了山。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还没有回大唐那么快呢,这边还有剧没解决完啊……

    PS:今天是除夕了,大家除夕快乐,过个好年么么哒!

    小军爷的图我还有一张!

    给爪机党的地址

    img226.po/mypoyphoto/20140130/06/6439765420140130061557064.gif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