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惨绝人寰!俏郡主香消玉殒为哪般?

    一见到赵敏入场,后还带着数百名弓箭手,叶芳璟就马上低声对其他人道,“我们也装作中了毒,快点。”

    众人于是纷纷佯作无力地坐在椅子上,个别还一脸“惊慌”地互相询问。

    此时,曾经被关进万安寺的人也都反应过来自己是中了十香软筋散了,也都看到了赵敏,那些没有被关过也没见过赵敏的,依然乱成一团。其实他们当中也不是没有恰好没喝棚中茶水的人,但是这样的人太少了,也实在成不了什么气候。

    赵敏带来的弓箭手很快就在广场中摆开了阵型,许多人见了都面露绝望。他们只是没了内力,却还能用些拳脚功夫的,如果和赵敏的手下正面搏,未尝不能搏出一条生路,可是对方用的却是取人命于百步之外的弓箭手,那还能怎么办呢?

    赵敏的软椅在广场中央停留了一下,她斜靠在软椅上,环顾了一圈,便勾起了嘴角,指了指明教的棚子。

    过不多久,四个蒙古大汉便将软椅抬到了明教的棚子前。赵敏坐在椅上,微笑着打招呼:“叶公子,张公子,又见面了。哦,对了,还有苦大师。”

    范遥淡淡道:“如今已经没有什么苦大师了,只有光明右使范遥。”

    赵敏也不生气,只是笑吟吟地看着叶芳璟道:“叶公子,你几次坏我大事,想过自己会有任我宰割的一天吗?”

    “原来那天在客栈你果然是故意的,”叶芳璟叹了一口气,“其实根本没必要啊,你就算那天不出现在我们面前,也一点都不妨碍你做今天的事啊。”

    “不不不,”赵敏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知道什么叫先扬后抑吗?如果那天没有让你们觉得十分爽快,那么今天你们又怎么会觉得如此憋屈呢?看到曾经被自己冷嘲讽的人如今能够主宰你们的生死,你们的心是不是很难过?心里的落差是不是很大很大,大得无法接受?其实你们也不用太难过,今有这么多的武林名宿给你们陪葬,也算不错了。”

    芳璟少爷笑了,“赵姑娘,这是你的亲体会吗?我看你描述得十分有真实感啊,是从我们过去几次交锋的过程中感受到的吧?”

    赵敏怜悯地看了他一眼,叹道:“你如今也就只能在嘴上沾点便宜了,我不跟你计较。圆真大师,你可以出来了。”

    一个老和尚在她话音刚落之际,不知从哪里飞了出来,落到了她边,恭敬道:“请郡主吩咐。”

    张无忌在看到这老和尚的瞬间就怒了,猛地站了起来,喝道:“成昆!你这个恶贼还敢出现!”

    老和尚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眉顺眼地转了回去面向赵敏。

    赵敏笑道:“圆真大师,这就是你那逆徒谢逊的义子张无忌了。”

    圆真念了一声佛号,表十分慈和地问张无忌:“请问小公子,我那徒儿现在何处,过得可好?”

    张无忌都快被他恶心坏了——在知道他真面目的人面前还这样装这不是纯粹恶心人么!于是怒道:“你没有资格问我义父!别说我不知道他在哪里,就算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圆真大失所望地叹了口气,道:“不知道屠龙刀在哪里,你还活着做什么?”他反手一掌向张无忌打了过去。

    “住手!”赵敏忙喝止道,“我还要问话!”

    叶芳璟都快忍不住出手了,圆真却又收回了手去,恭恭敬敬地站在赵敏旁边。

    赵敏道:“圆真大师,你先去安抚你的僧众吧。”

    圆真于是迈向了空如等人的方向。

    赵敏则是从脖子上拉出一个精致的小哨子吹了一声,各个棚子里便纷纷站起了几个人,将武器架到了各派掌门帮主的脖子上,又看管住其余失去内力的人——原来竟然是她安插丨进去的卧底!

    “张公子,你要是再不说出你义父和屠龙刀的下落,明江湖上就会传出明教与朝廷合谋杀死各大门派掌门与各大帮派帮主的消息了。”赵敏笑道。

    就说她没那么简单啊……这计谋一环一环的,这才是她的风格啊。

    芳璟少爷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啊。”

    他家的醋坛子立刻就被打翻了,张无忌炸毛道:“你说什么?你说谁是佳人?”

    范遥低头吭哧吭哧地偷笑,殷梨亭还不明所以呢,被他搂着肩膀凑过去一解释,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宋青书在一旁看得十分奇怪,实在不明白在这紧要关头他们怎么还笑得出来,然后下一刻他就知道为什么了。

    因为叶芳璟用一种温柔宠溺又无奈的语气对张无忌道:“你是佳人,你是。”

    宋青书的脸都裂了!不单是他,赵敏的脸也裂了!周围听到的人比如灭绝师太比如周姑娘什么的,脸全都裂了!

    赵敏指着叶芳璟好半天说不出话来,手指都颤抖了,过了好一会儿,才艰难道:“你、你们……叶芳璟你、你无耻!”

    “我哪里无耻了?”芳璟少爷鄙视地看着她,搂住早已红成一团的张无忌的肩膀,“你才无耻,整天惦记着有夫之夫。哪个小姑娘像你这么不要脸?”

    赵敏被他气死了,大叫一声:“来人!给我杀了他!”

    叶芳璟要的就是这个时机,在赵敏边那四个大汉扑上来的瞬间,他已经拔丨出重剑,从她头顶飞跃而过,一个“鹤归孤山”重重地砸进了她后的弓箭手群里。

    万安寺那一晚的景再一次重演了,可是这次赵敏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能够逃掉,因为在叶芳璟出手的瞬间,她已经被张无忌擒住了。

    这时候芳璟少爷还在弓箭手群里“风来吴山”啦“云飞玉皇”啦“夕照雷锋”啦砸得不亦乐乎,那几百名弓箭手的阵型被他冲击得东倒西歪,等到他切换了轻剑开始用“九溪弥烟”收割人头的时候,那些人已经死得差不多了。

    圆真本来正在给他手下的僧众解释自己为什么跟个蒙古郡主联手的,结果一错眼不见,赵敏就落到了张无忌手里,那些弓箭手也快被叶芳璟杀光了……

    他便只好大喝一声:“住手!各派掌门帮主的命你们不要了吗!”

    张无忌一手拿剑横在赵敏的喉咙前应道:“你们郡主的命你也不要了吗!”

    圆真宣了一声佛号,慈眉善目道:“汝阳王爷若知道自己的女在少室山上命丧于明教张公子之手,必定会为她报仇的。列位武士听着,是王爷的大业重要还是郡主的小命重要?要记得你们始终是王爷的人,不是郡主的。咱们跟郡主从来就不是一条心。动手吧!”

    听他这话竟像是已经不顾赵敏的死活了。

    那些棚子中将武器架在各掌门帮主脖子上的汝阳王府武士正待动手,又听见赵敏一声尖叫:“我看你们谁敢动手!若是我父王知道你们今不顾我命,我看你们全家能留几条命!”

    于是他们又停住了。

    圆真又道:“你们忘了王爷的命令吗?‘尽可能多的杀伤中原武林的有生力量’,都不记得了?今这少室山就是整个中原武林的葬之地,一片混战之中,郡主不幸亡是很正常的事。”

    赵敏破口大骂:“成昆!我父王总有一天会知道你的真面目!若我今不死,你就等着五马分尸吧!”

    圆真突然扬起了右手,一道劲风朝着赵敏迎面袭来。张无忌就站在她后拿剑横在她喉咙前,顺手挥剑挡掉了,却原来是一枚泛着幽幽蓝光的钢钉。

    赵敏大喜回头看他,却突然瞪大了眼睛软倒下去。张无忌惊了一下,就看见她背上渐渐晕开了一团血迹,血迹的中央,插着一枚钢钉。

    成昆竟然这么快就出手了第二次,这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那些汝阳王府武士大约也是吓住了,竟片刻都没有动静。这便给了明教和武当派众人大大的机会,范遥和殷梨亭已经抢先带着自己手下的人向两边散开,去解救那些被汝阳王府武士辖制住的人。

    张无忌蹲下去探了探赵敏的脉搏,就呆呆地蹲在那里了。其实他的心很复杂的,虽然他很讨厌赵敏,但是赵敏好多次都表现出了对他的喜欢,一个喜欢自己的人就这么在自己面前死掉了,他还是觉得心里有那么点不是滋味。

    宋青书去旁边救完了峨眉派,一回头就看见他呆呆蹲在那里看着赵敏的尸体,手还放在尸体的手腕上探脉搏呢……宋少侠不由清了清嗓子,走过来拍拍他肩膀道:“无忌师弟,叶公子看着你呢。”

    张无忌转头一看,就看见他家芳璟提着圆真一条腿把他像拖死狗一样拖了过来,眼神非常犀利地盯着他的手……

    他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发现竟然还放在赵敏的手腕上,吓得赶紧跳起来,把手擦了擦,然后一脸无辜地举给叶芳璟看。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在捏图的插件里,黄鸡的定国有四个配色方案,一个本来的金色,一个黑色,一个白色,还有一个浩气蓝,其实白色的定国也是不错的,你们看!

    给爪机党的地址

    img226.po/mypoyphoto/20140119/17/6439765420140119171742097.jpg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