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冤家路窄——天下之大为何总是遇到你?

    殷梨亭很爽快地就跟着张无忌一行人下了武当山。一路上四个人有时在马车里喝茶聊天,有时下车骑马飞驰,游山玩水倒也很是惬意。

    鉴于叶芳璟这次打着高调的主意,那辆金灿灿的大马车根本不避人,四个侍女也穿得金闪闪的,背着华丽的剑拱卫在马车两边,是以江湖上很多人就知道了藏剑山庄叶公子也要去参加屠狮大会的消息,而且与他同行的还有谢逊义子张无忌,这明摆着就是去砸场子了。

    虽然也有不少人因为这个而不自量力来拦截他们,但是也有很多人为了得到一把神兵前来对叶芳璟各种奉承。

    对此芳璟少爷依然表示“看心”,他看谁顺眼,甚至可以当场就拿出一把自己的练手之作卖出去,要是看谁不顺眼,根本都用不到他做什么,那些有求于他的人就先把那人给解决了。

    至于他怎样才会看某个人顺眼呢?首先,那个人不能是丐帮的,不能是少林的,不能是峨眉的;其次,那个人是不想参加屠狮大会的;第三,那个人可以不是正道人士,但是必须人品要好;第四,那个人还要替他清理过那些来打扰他游山玩水的家伙。

    光是这样还不行,那个人还得买得起他的兵器。

    于是这一路上他虽然只卖出了三把武器,却一路都没怎么被打扰到。

    范遥虽然说是要代表明教去讨个说法,但是他却是想着到了少林再表明份的;殷梨亭因为是武当的,不是很方便在这当口让人知道自己和张无忌同行,于是每次有江湖人来的时候,他们俩就超级淡定地在马车里喝茶。就连叶芳璟和张无忌都没怎么露面,对外交涉的事全是四个侍女做的。

    这副土豪派头真是唬住了不少人,大约是武林人士们认为越有本事的人就越有资格嚣张吧,总之等他们进入河南境内的时候,江湖上已经全是“骇人听闻!藏剑山庄叶公子携手明教少教主张无忌杀上少室山”的消息。

    围剿光明顶的时候,有份参加的那些门派对这两人当的凶残依然记忆犹新,不少觉得他们和少林都惹不起的人,就打定主意准备看闹了,反正不会直接参与进去了。

    快要到少室山的时候,芳璟少爷十分高调地和张无忌一起,在四个侍女的拱卫下,走进了一间客栈投宿。

    这段时间少室山下来了不知道多少江湖人,这间附近最大的客栈里更是住满了人,客栈大堂里许多人一看到门口那架金灿灿的大马车,就知道是最近的风云人物来了。

    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两个穿得金灿灿的美貌女子就背着金灿灿的剑走了进来,先是订好了单独的院落,订好了雅座,才又退出去,和另外两个跟她们一样打扮的美貌女子将叶芳璟和张无忌迎了进来。

    “这派头还大……”有个人羡慕嫉妒恨地低声和边的人说,“也不过跟咱们一样是混江湖的,摆什么王孙公子的谱?”

    芳璟少爷笑眯眯地看了过去,那人立刻把头低了下来。

    张无忌看得心中好笑,跟着他到了屏风后的雅座坐下,才小声道:“其实也不用这么摆谱吧……”

    “不是摆谱,”仗着没人能看到屏风后的他们,芳璟少爷肆无忌惮地捏捏他们家小软萌的脸,“既然我们有条件,为什么不好好享受?难道非得跟他们一样苦巴巴的才算混江湖?我想让你行走江湖也能像在家里那样舒服。”

    张无忌脸一红,岔开了话题:“范右使和六叔怎么办?”

    叶芳璟转头问侍女:“啸,范右使和殷六侠的饭菜备了吗?”

    啸微微一笑,“刚才已经一并点了,范右使已经将马车赶到我们的院子里,现在应该已经和殷六侠开始用餐了。”

    “你看,这就是我们和那些人的差别,”芳璟少爷微笑道,“我们把行走江湖当成过子,他们却把过子都过成了行走江湖。你说是不是我们比他们舒服得多?”

    张无忌深受启发地点头。

    两人和四个侍女正在吃着饭,突然听到客栈大门外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藏剑山庄叶公子到!”

    张无忌一下子被汤呛到了。

    芳璟少爷伸手拍着他的背,对着侍女们一点头:“去,看看是谁在冒充我,而且还这么蠢,在这种地方还要喊什么‘叶公子到’。这是客栈又不是皇宫,还‘叶公子到’呢,傻不傻啊,喊给谁看啊。”

    这时候大堂里已经沸腾起来了,一片“嗡嗡嗡”的声音,都是在讨论哪个才是真的叶公子。

    叶芳璟还听到有个汉子在大声说:“里面那个才是真的吧?那个派头大一些,边的侍女都那么绝色,比这个小白脸更像传说中所说的那样啊。”

    那是当然了,按照芳璟少爷的审美,边的侍女怎么可能不是美女?就不说啸和听雷了,摘星和醉月还是胡姬呢。

    四个侍女刚好就在这时候走了出去,叶芳璟也不管外面怎么样,还在气定神闲地吃饭,顺便给他们家小软萌夹夹菜什么的。

    张无忌被他投喂得腮帮子都鼓起来,看起来好像一只小松鼠,吃得很欢,但是小松鼠在听到啸的话的时候,差点又被呛到。

    因为他听到啸说:“这位姑娘,我家少爷说了,你让人喊‘叶公子到’这一招太蠢,蠢得不忍直视。我家少爷劝你下次要冒充谁的话,起码找个跟你一样蠢的再说吧。”

    果然芳璟一手培养的人就是跟他一样,一开口就气死人。张无忌默默地想。

    不过……姑娘?谁?

    他和叶芳璟对视一眼,都想到了同一个人。

    然后他们果然就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你叫谁姑娘?你家少爷是谁?他说我是冒充的我就是冒充的了?”

    又是赵敏……

    “她怎么这么魂不散。”张无忌不满地嘟囔。

    芳璟少爷安抚地拍拍他,“没事,你吃你的,外面的事让啸她们去解决就好。”

    就听见醉月很淡定地说:“我家少爷就是姑娘你冒充的叶公子。鉴于姑娘你冒用了我家少爷的名号,让我们这些对我家少爷忠心耿耿的忠仆感到义愤填膺,我认为姑娘你需要对我们做出一些补偿。当然了,精神上的补偿我们就不奢求了,物质上的补偿嘛,我看就一千两吧。”

    “叶芳璟也在这里?那张无忌呢?”赵敏追问道。

    这下子大堂里的人都确定她是假冒的了,便哄笑起来,有的人还道:“这姑娘原来是追郎来了!”

    一听到“郎”两个字,芳璟少爷的脸就黑了,张无忌连忙安抚他:“他们乱说的,我才不会喜欢那个女人!”

    就听到听雷说:“这位姑娘,我劝你还是早点死心吧,张公子有一位很好很好的心上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他是不会喜欢你的。”

    赵敏咬牙切齿道:“谁说我喜欢张无忌那个无耻小人!我是来找他算账的!你快叫他出来见我!”

    摘星懒懒道:“张公子很忙的,他还要准备婚礼呢,就连这次来少林寺,都是好不容易挤出时间来的,恐怕没有工夫和姑娘算账。”

    很忙的张公子一口咬掉叶芳璟夹给他的一只虾,对着他笑得眼睛弯弯可极了。

    赵敏冷笑道:“很好,那你们就告诉他,我在少室山上等着他!”

    大堂里的人本来还期待着“少女因生恨怒砸雅座”的上演,却看到赵敏放完狠话走掉了,顿时发出一阵失望的叹息。

    四个侍女淡定地回来,醉月首先给张无忌报告:“公子,那姑娘说她在少室山上等着你,盼你莫要失约让她心碎。”

    “……后面这句是怎么回事?你们不要以为我没听见。”张无忌无奈。

    芳璟少爷立刻很捧媳妇儿场地板起脸,“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你们?正经点。”

    四个人马上乖乖地给他们剥虾的剥虾,拆螃蟹的拆螃蟹。

    然而这顿饭注定没办法吃得顺利,过了没一会儿,又来了一帮人,大堂里顿时一片惊呼:“灭绝师太!”

    峨眉派来了。

    叶芳璟皱起了眉,问张无忌:“灭绝师太上次既然没有死在万安寺,这次应该不会让周姑娘用美色来惑你了吧?之前路上你六叔不是说,你大师伯的儿子喜欢她吗?如果她还对你那样,万一造成你们师兄弟不和怎么办?”

    “不会吧……”张无忌顿时愁眉苦脸,“其实小时候我呆在山上养病那会儿,青书师兄对我还是照顾的。如果周姑娘真的要那样的话……我严词拒绝就好了吧?”

    “那可不一定啊!”听雷很积极地说,“公子,你不知道,这种事很复杂的,你要是看上那个周姑娘,你师兄肯定会不高兴。可你要是严厉地拒绝那个周姑娘,你师兄也不见得会开心的,凭什么他心目中的仙女,你竟敢嫌弃呢?”

    张无忌坐立不安,“可是、可是青书师兄应该不会吧……他可是大师伯的儿子,大师伯人那么好,青书师兄小时候也好的。”

    “上次你把倚天剑还给灭绝师太的时候,她应该明白你听到了她和周姑娘的对话了吧?”叶芳璟安慰他,“既然明白了,我想她应该不会再做这种蠢事才对。”

    啸唯恐天下不乱地说:“可是少爷,我们家公子这么讨人喜欢,万一那个周姑娘就是看上他了呢?”

    少爷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少乌鸦嘴!”

    作者有话要说:现在太晚了,下一章估计今晚是赶不出来了,明天早上真人要出差所以下一章要晚上才能发,大家见谅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